首页 小说 职场 半山吟

第五十七章 登山顶远望半山庄 探山洞瞎扯村里事

半山吟 天上一口 2252 2012-11-15 05:38:10

  翟先华领着三楞子和翟存水,绕着走上了半山的缓坡。顺着缓缓的山道,他们很快就登上了半山的山顶。

“这下,你们都明白我们怎么去找洞了吧?”翟先华得意地对两人说。

三楞子咧开了大嘴巴,“我早就说过,先华的脑子灵,哈哈!存水,这叫什么来着的……”

“是叫反什么其道而行的吧,呵呵!从下边上不去,干脆就不上去,爬上去再从山顶往下找,这法子真聪明!”翟存水佩服得直点头。

站在高高的半山顶上,顿时,他们都怀了一种征服的自豪。翟先华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山的北边说,“站在这里看,我们翟家庄确实也不过是个小村子啦。”转身,他又指着半山的东南方向,“要说,我们前庄大队,倒真还是前庄大些,像有翟家庄两个大呢。你们看,这南面偏西山脚下的半山庄还比我们村大一点的。”

“是的,那些个漂亮的女知青都分到半山庄了,在我们前庄大队就算半山庄的运气最好了。”翟存水眼巴巴地看着山下的半山庄方向,嘟哝着,“村子这么小,尽遭人欺负,也难怪分不到女知青了,就连我们村后的葛庄,也都分了三个女知青的……”

“存水!你又瞎扯什么啦,谁敢欺负我们村,我草他姥姥去!”三楞子听了心里很不平,“他姥姥的,草!姓林的狗杂种,我咒他祖宗八代,不得好死!擦!”

西斜的阳光射过来,异常耀眼,翟先华面朝着西南方向,呆呆地站着望过去——眼前的半山庄上,就住着那位让他日夜思恋的女知青啊!

虽然树上的叶子已枯黄,但大半都还挂在枝头,陡坡上偶有几株野柿子树,滴滴拉拉地挂着几颗早已泛红的柿子,像是刻意点缀着半山的深秋。远处传来的几声鸦鸣和近处山雀的叽叽喳喳,像是在提醒着三位年轻人,行走陡峭的山道,步步惊心,须多加小心!

那棵扎根石缝固执的野柿子树,挺立风中,像在欢迎这三位年青人的到来。

翟存水拉开一丛枯黄的杂草,掀开披披挂挂的藤蔓,果然,一个洞口豁然出现在了眼前!

“啊!仙姑娘娘洞,是仙姑娘娘洞!先华,三楞子你们看啊,仙姑娘娘洞!”翟存水大喊着抢先来到了洞口,狂叫着,“怎么样,先华,楞子,我没骗你们吧!”

正在翟存水兴高采烈从洞口伸长脖子朝里打探的当口,猛然,“呼”地一声,一个灰色的东西冷不防从里边窜出,正好冲撞在翟存水的腿上差点把他撞倒。

“野兔!一只野兔!抓住它……”翟存水高喊着。

三愣子吓得脸色发白,心口乱跳,“是野兔,这鬼东西,也差一点撞着我了!”他看了看翟先华,“先华,你在想什么呢,发呆?你怎么就无动于衷么。”

“我在想,这也太容易了,这么快我们就找到了洞口。照这么说,半山附近的所有人不全都知道仙姑娘娘洞了?”翟先华若有所思地说。

“你是说,这不是仙姑娘娘洞!这里明明是个洞口!你瞎啦,看不到?”三楞子很不服气地瞪着翟先华。

翟存水嚷道,“是不是,进去看看就知道了。走,趁太阳还没下去,我们快看看去么。”

说着,翟存水弓着身子率先到了洞口;三愣子随后也猫着腰准备进去。

“慢着,不可莽撞!”翟先华脱口而出。他忽然想,这个洞是不是仙姑洞还不能确定。娘说过的,以前洞里死过一位美丽的姑娘的。不觉,他的心里害怕了起来,“存水!当心摔跤!一定要当心的。谁身上带火柴了,点着了借着亮光走。”

“放心吧,我带着火柴的。你别怕呀,先华。”翟存水在洞口叫着。

翟先华还不忙着进洞,他反而退出几步站在洞口的一侧,向着四处张望寻觅。凭他的直觉,他不大相信这个山洞就是仙姑娘娘洞,可是,他却又拿不出什么来证明他这个想法的对与错。所以,他希望能在这个陡坡上再找到一个石洞,而且它就是仙姑娘娘洞。

翟先华还是在翟存水和三愣子的催促之下进了山洞,默默地走了一会,翟存水划着了一根火柴,顺便点了一支烟。

借着翟存水手里剩下的半截烟头燃着的一星点亮光,他们发现已经走到了山洞的尽头。

“存水,再划一根火柴。”翟先华像是在命令翟存水。

“还划呀?我这火柴可是要计划买的……”翟存水不高兴地说,“你知道小店那个臭孝财有多抠,求他多卖给一盒也不肯的。村里人谁不知道,他就是想方设法截留下人家的计划给他自己留着……”

“存水你也真是太小气,让你再划一根你就划么,**啰嗦的说些什么呢……回去我掏两根还给你是了。”三愣子对翟存水愤愤不满。

“我也弄几根给你,存水。划吧,划了再照照看还有没有哪里有什么叉洞口。”翟先华像是在哄着翟存水,“听说,村里打算把孝财换了,让司徒斌进去了,说人家知青有文化,算账肯定比孝财要精些。”

“司徒斌?他进小店!我就看不惯他见人就点头哈腰的那副鸟样,这人准是个马屁精。他进去了,还不等于打掉了一只豺狗进去一只狼,换了汤水不换药。先华,我把这句话撂这里,司徒斌那小子如果不给村里大大小小的干部多给计划东西,不拍他们的马屁,你走到哪我就跟着你爬到哪。”翟存水一边像是义愤填膺地说着,一边“刺啦”一声划着了第三跟火柴。

这回,看起来洞里比先前亮了一些。没有发现哪里有什么叉洞。这只是一个四五十步深的一个死洞,难怪里面再也没有遇上其他什么鸟儿和野兔之类的东西,那只窜出去的野兔原来也只是在洞口栖息。

三人只得照原路退出了洞外。

“存水,仙姑娘娘呢?”三楞子一副吊二朗当样,朝着翟存水嚷嚷,“这下,看你还吹不,蔫了吧?”

翟存水气急败坏,“我草!山上的洞就这一个啦?!我怎么蔫了,我看是你这闷骚东西太着急了。尽挖苦人,就不想想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就是找到了仙姑娘娘洞,我看仙姑娘娘也不会保佑你的……”

“你!谁闷骚啦!”三楞子急急巴巴地,“不是,不是你这狗嘴那天晚上尽胡说八道扯什么仙姑娘娘洞,我和先华今天会跑这里来?倒还好意思说!”

“又吵什么吵么,好不容易上来一趟……我们三个都散开了,分头再找找看不就得啦!”

翟先华烦躁不安地对着三楞子吼叫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