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半山吟

第六十四章 门外窥听教人思过 屋里警醒犹未为晚

半山吟 天上一口 2326 2012-11-18 18:12:22

  翟先华在姐姐春柳离开他的房间后,怎么也不想睡了。

原来姐也跟自己一样在关心翟先旺家失火的事,而且她还抱有很大的兴趣,只不过没有说出来罢了。

毕竟,这是村里发生的一件大事,每个人都在关心。只不过有的人遇事喜欢说;而有的人却喜欢用自己的头脑思考,不轻易说出来罢了。姐姐春柳就属于后者。

姐姐的态度变化,忽然激发了翟先华无论如何必须要在今晚去见一下三愣子的念头,何况三楞子下午还被左伟叫去了村部。

“娘,小周来叫我,让我去队上记今天干活的工分。”

“哪个小周呀?”

“就是那个戴着眼镜,长脸、瘦长高个子的知识青年周云星呀!你不是说过,‘这孩子长得像根豆芽’么,就是他。”翟先华给娘编着谎言。

“既然是队里叫你,那是正事,快去吧,早些回来。”

第一次对娘说了谎,翟先华心口砰砰直跳。他拉开了院门,一下就像被斩去了尾巴的公狗撒起了腿,直奔三愣子家。

到了门口,见门关着。门缝里透出的灯光告诉他,堂间有人。

翟先华闭起一只眼睛从门缝里往屋里瞧去,屋里只有三愣子他爹翟孝天一个人坐在鬼火一样的灯光下,一边贪婪地叽叽吸着旱烟,一边有滋有味地抿着酒。翟先华好奇地审视着门缝里的怪老头,浓眉圆脸,颧骨嶙峋凸起,鼻孔眼里生出的鼻毛跟上嘴唇的胡须连成了一片,整个脸像是从来都没有好好地清理过。他双腿叉开,两只光脚丫子高高架在面前的一张长凳子上。

翟孝天一边悠闲地喝酒吸烟,一边还不忘腾出手来眯着眼睛抠挖着面前的臭脚丫子。看样子,这时候他正处在独自享受的最佳时刻。翟先华不愿也不敢去惊动这个自得自乐的老头,他因此也就取消了敲门和喊话的念头,打算干脆就在屋外等候着三愣子的出现。

凭直觉,三愣子这时候是一定不会在家睡大觉的。

等人的滋味十分难捱。但是,他还不觉得有多少寂寞,毕竟隔开着一扇门还有一个老头在陪伴着他。

好久,翟先华发现三楞子从墙角处出现了。翟先华的脑子里突然生出一个恶作剧的念头——哼!这个愣子,我倒要看看你推门进去后,你爹是怎么教训你的。

还好,三楞子没有发现蹲在乱石墩子旁边的翟先华。

三楞子朝门里看了看,然后嘴对着门里边“咳咳”了两声。里边随即问道,“三伢吗?”

“爹,是三伢。”声音很低,“爹,你开门呐。”

门吱呀一声开了,随即又很快地关上了,并传来两声“咯嗒咯嗒”栓上门闩的声响。

翟先华发现三楞子的行为很怪,这让他一下产生了要在翟孝天和三楞子这对父子身上希望弄清楚些什么的兴趣。这种兴趣,当然他一下子也说不清,只是觉得屋子里的对话很古怪罢了。

翟先华轻手轻脚,摸到了门边隔着门缝一会儿侧耳听着,一会又睁大眼睛朝里边看着。

“打听清楚了么?”翟孝天瞪着三楞子问道,“那帮人,后来又都找了谁了?”

“他们找了小芝他哥小松,还有孝财,山槐。”三楞子一一回答着翟孝天的问话。

“也找山槐了?!”翟孝天一阵惊喜,“真的么?你听谁说的?”

“真的,队上记工分的人都是这样说的。”三楞子说。

“他们还说些什么?快把今天晚上听到的都跟爹说说。”翟孝天从凳子上放下了他的两只脚,动了动身子,“他们就没有提到过你哥?”

“没有。”

“儿吔!这回你哥有救了,有救了呐!”翟孝天呼啦一下推开了桌子上的杯盏,嚯地站起身来,“三伢,你哥,你哥他没有事了!还是大伢说得没错,公检法那帮人是拿不出任何证据证明那火是被人点着的。”

“爹,难道孝旺家的屋子真是我哥烧掉的?哥为什么要干那种事?”三楞子冲着翟孝天叫起来。

“你疯啦,啊。”翟孝天下意识地朝门外看了看,“不许乱说!当心我撕了你的嘴。”

翟孝天忽然一屁股又坐到了凳子上,他把三楞子叫到了跟前,瞪着两只眼睛盯着三楞子语无伦次地说道,“嗨!大伢伤天害理,伤天害理呐!你,千万不可学他。再穷,脑子里也不能生出害人的想法。三伢,一定不要像你哥那样的,要本分走正道。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爹。”三楞子毕恭毕敬地站着回答道。

“都怪你爹不好啊,爹骂你们,抽你们,不也都是为你们好么,没想到到头来反倒成了这样。要是你妈不死多好呐!”翟孝天咳嗽了一声继续说道,“三伢,爹也老了,没有几年了,你可一定要学好啊!”说着翟孝天抹了一下眼窝,把将要流到眼眶外的泪水很快地揩拭掉了。

翟孝天今年也近七十岁了,老伴过世早,小儿子二伢也在几年前死了。大伢、三伢两个儿子,现在都已长大成人,可是就是这两个不争气的东西,弄得翟孝天成天头痛。三伢也倒好一些,他只是经常在外捣鼓些不伤人皮肉的事情,回家后揍上一顿也就会好上几天的;大伢可就不同了,想女人简直想到了发疯的地步!想就想吧,你不能老是变着法子把家里仅有的一点零花钱都拿了去讨好那些个娘们啊,一家三口的开销,你也不能一个人弄出去花了啊?

那些个见钱眼开的轻薄娘们,哪个不是盯着你大伢袋巴里的几个钱?不给她送吃送喝送胭脂花粉什么的,她会理你?没有了那些,她们都只会把一个臭屁股对你的。这不,现在好了,捅了这么大一个纰漏。险些被被公检法那帮人查到,否则,这身价性命不就栽倒在女人的裤裆里了。

翟孝天这样想着,仿佛一下子从大伢的事情上已经吸取了一点什么教训,他对站在面前的三楞子投去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爱抚的眼神,感叹地说道,“三伢呐!爹有错哇!孩子。”

翟先华终于把屋子里的每一句话都听清楚了,他只觉得心口砰砰乱跳,而且越跳越厉害,越想越害怕。

当翟先华回到家的时候,娘和姐都已经睡了。

睡梦中,翟先华看到大伢赤.裸着身子正在没命地朝前奔跑:我没有钱了,什么也没有了,精光光的啦!哈哈哈!没有钱,那臭婆娘就不要我了。我要杀了她,要烧了她的屋子,烧掉她家的屋子呐!哈哈哈!

翟先华追赶着大伢:大伢!不要跑呀!公检法的人都走了!他们都走啦!

可是,大伢还是头也不会地一直向前狂奔……

蓦然,翟先华被一个声音惊醒!他清楚地听到,警车呜呜的鸣叫声正远离翟家庄而去……

天刚亮,村里就传开了——昨夜,大伢被公检法抓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