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半山吟

第六十五章 暗励志走近文化人 明心迹抛却烦恼事

半山吟 天上一口 2367 2012-11-19 06:05:45

  大伢被抓之后,翟先华觉得自己对三楞子欠下了一些什么。可是,究竟是什么,他自己也无法说清,他只是感到自己有一种责任,要为三楞子作一些担当。

这段时间,由于翟先华跟村里所有人一样把破案子当作了头等大事,所以他差点把跟知青交往的事情都忘了——这是他跟姐说的一个想法,也曾得到姐的赞许。他不能辜负了姐,也不能辜负了自己。

虽然,翟先华思慕像殷倩那样美丽的女知青,可是,他却找不出任何理由去抵制分到村里的四位男知青。非但如此,他还在很短时间内,比村子里其他人都要早些认识了他们。

翟先华常常想,村里大人孩子,男男女女为什么都羡慕他们?这不仅他们是城里人,还因为他们都是有知识的文化人。我是村上唯一的一位初中毕业生,总还算是一个山沟里的文化人吧。

我应该跟他们坐到同一条凳子上。

翟先华首先把一头乱蓬蓬的头发修理成了赵文海式的知青发型。翟先华崇拜赵文海的原因有二。一是翟先华跟赵文海同属第一生产队,两人接触时间多,听赵文海说的一些新鲜的东西自然也就多,印象当中赵文海是一位无所不知无所不懂的人;二是,在翟先华看来,赵文海的风度气质都让他羡慕。特别是赵文海的个头较高,皮肤白净,是个标准的美男子。他说话的声音虽比较低沉,但听起来有力度,有磁性。

在翟先华看来,翟家庄人跟这些城里下来的知青确实存在着着差距。比如,知青们每天早上起来都刷牙,他们的牙齿都是雪白晶亮的,而翟家庄人除了翟先华每个礼拜刷一次牙外,有几个知道刷牙?再比如,知青走路都是昂头挺胸的,看上去很精神,而村里的那些大老爷们,有几个走起路来不是弓着个背,鞋子在地上踢啦踢啦的?要说庄里人穿的衣服,哪就更不能跟知青比了。知青的衣服首先是洗的勤,他们都从城里带来香喷喷的肥皂洗衣服。他们洗衣服时,一个个都喜欢十分优雅地用一只手托着面盆,一手拿一条毛巾或提一只水桶走向村子前面的小池塘。他们的衣服哪怕蓝色掉成了灰白色,看上去也都是那样地舒服。村里人,即使是穿上了一件新衣服,也是不多一会就被泥巴鼻涕之类的污物弄得脏兮兮的了。

翟先华在这几个知青面前,开始感到了自己的一些猥琐,他觉得他首先应当把自己装扮成一个文化人的模样。

晚饭后,翟先华端来一张杌子坐到姐的对面,“姐,给我把这件衣服勾一条白色衬领,好吗。”

“吆,还是黄军装呢。哪弄来的?”姐忽闪忽闪地眨巴着她一双长长睫毛的眼睛,笑嘻嘻地把这件衣服不停地翻看着。

“嗨嗨,赵文海给我在坤城梢过来的。”翟先华喜滋滋很自豪地说。

“嗯,好看。姐这就给你勾个领子。你穿上一定很精神。”春柳看着翟先华,她笑着试探道,“先华,知道打扮自己了。看上哪位姑娘了?”

“姐,哪有呢。”翟先华没想到姐会这样问,这使他感到了很局促。

然而这时,他觉得正好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把一直存疑在胸的那件事情,向姐姐打听打听一下了。

“姐,你知不知道,我们家跟姜小翠家是否结过了什么仇?很小的时候,好像隐隐约约听娘说过这方面的事情,但那时还小没弄明白是回什么事。”

“是呀,是听娘说过的。我们老翟家到了爹爹的爷爷那一辈,就是这一带有名的富户了。后来,爷爷就把家业传给了爹……”春柳一边不急不慢地做着针线一边慢腾腾地说。

“后来怎么样了?”翟先华凑近了一些,问。

“后来。”春柳掠了掠头发继续说道,“后来,后来说来就话长了。整个家都彻底毁掉了,房屋烧掉了,地也卖光了。买我们家地的,就是姜瘸子他爹。你想,我们老翟家一直都是村里的首富,却不料落得个买地的下场,从感情上来说,爹一下子就跨不过去那道坎,而且买我们家地的,正好就是一向跟我们翟家明争暗斗的姜家。爹能接受得了这个事实么,所以,两家从此就老死不相往来了。姜小翠的爹姜光组跟姜瘸子的爹是叔侄本家,他也掺和进来跟着瞎起哄,一直帮着姜瘸子的爹。”

“姜瘸子家不是被划地主了么?”翟先华不解地问。

“不错的,他家是地主,可是,他家的那些地大部分都是我们翟家买过去的呀。所以,姜家后来却又不明缘由地在暗地里更加记恨爹了,好像他家的地主成分是爹给强加上去的,多可笑呢,呵呵。”

“原来如此。”翟先华若有所悟。

“还有呢。”春柳想了想又说道,“爹也是糊涂,他当初就不该那样,遭人笑话……”

“哪样?”

“他竟光着身子逃到了韩家山上去了……还是忠汉叔的爹强根爷爷劝了好久才把爹劝回来。这样,姜家也就在村子里暗地里带头说爹的坏话,说爹的行为丢尽了翟家庄人的脸。”

“姐,我知道了,我全都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

“我知道,我远远地离着姜小翠是做对了!”翟先华似乎找到了自己所要的那个答案,他觉得如释负重,“姐,不瞒你说,其实我也很喜欢姜小翠的。我早就看出姜小翠也对我有那个意思的。可是,我都克制了,不让那种感情发展下去。”

翟春柳点点头,但没有表示完全赞成,只说了一句,“过去的事了,不当提的就不要提了!”

“嗨嗨,其实,其实,姐,我只是觉得姜小翠太疯了,我想,我跟这号人搭不来的。”翟先华的脸红红的。

“呵呵呵,青菜萝卜各有所爱,有人喜欢辣,有人喜欢甜,你不喜欢并不等于别人不喜欢那,不喜欢就不要去贬斥人家。我看呐,小翠一定也是会有很多人喜欢她的,呵呵。”翟春柳的话,让翟先华连连点头。

姐姐的一番话,让翟先华悟出了一个道理:什么事情都要去追根寻源,刨根问底未必一定都有完美的答案,有时候,模糊一点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譬如,作为翟家的后人,把翟、姜两家过去发生的那些事,纠结于心耿耿于怀,非得要把它弄个明明白白清清楚楚有那个必要吗?

至此,翟先华才明白,姜小翠的爹姜光组对自己跟姜小翠的那层隐约关系所说的一些狠话也可以理解,自己也没有必要再在这上面纠结的了。

“先华,你今年也二十多了,是该考虑找个对象了。”春柳说着,把衣服递给了翟先华。

“姐,你放心,我会考虑的。”翟先华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不是随口而出的。他要让姐姐为他放心,同时也是给自己建立了一个信心。

近来,翟先华确实感觉到,村里人对他另眼相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