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半山吟

第七十五章 云星杂谈喝茶好处 先华觉悟知识重要

半山吟 天上一口 2442 2012-11-26 08:26:59

  赵文海死后,翟先华好久也不去知青屋了。这天,是周云星约他晚上来知青屋一趟,说是有事相告。

翟先华吃过晚饭如约来到了知青屋,周云星也像是招待久别的朋友一样,客气地端给他一杯热气腾腾刚沏好的绿茶。

“哈哈,我是什么贵客,还需给我沏茶?这东西,我不太有习惯喝的。”翟先华觉得喝茶对他和周云星这个年龄的人来说还不那么合适,因此表现出一些拘谨。好奇地看了一会杯中慢慢涨开了的茶叶,他问,“云星,你什么时候学会喝茶了?”

“哦,这茶是我回坤城,我爸给带过来的。我也是这几天刚喝的,喝它,可以提神。”周云星顺手端起杯子抿了一小口,并对翟先华也举了举杯,“来,你也喝一口试试。”

翟先华端起茶杯吹了吹,也抿了一点。觉得很苦,皱了皱眉头,还是咽了下去。

“先华,茶可是好东西,吃过晚饭沏上一杯,我能熬到夜里十二点多的。我只是感到喝茶可以提神;其实,真正说起喝茶,里面的道道多着的呢。”周云星又端起杯子吹了吹浮在上层的白色泡沫,然后抿了一点,继续说,“其实,喝茶讲的是一种心情,通过喝茶可以把我们的内心放松下来。这对喝茶讲究的人来说,叫品茶。如果你没有事的时候,一个人静静地泡上一杯茶,不时地喝上一口,用舌尖仔细品味那清苦的味道,那样的感觉,用语言就无法形容了……”

“云星,你说的那种境界,我是根本没有享受过的,也更谈不上有什么体会的。不过,听了你刚才说的,我感觉你对喝茶倒是很有讲究的。”翟先华跟周云星很随意地聊着。

周云星凝神注视着桌子上自己面前的这杯茶,若有所思地说道,“也谈不上有什么讲究吧,只是随便聊聊而已。其实呢,喝茶与做人的道理也差不多的。有人曾说,苦若生命,甜似爱情,淡如微风,这便是人生三道茶。我爸也告诉我,茶可清心。因此。我爸就主张我闲暇之余喝点茶。你说,面对这喧嚣的尘世,我们最难做到的是什么?”周云星用右手的食指和小指轻轻地捻动着桌子上袅袅向上冒着热气的透明玻璃茶杯,似在把玩,又像是在等待着翟先华的反应。

还没等翟先华说出答案,周云星接着说,“当然是清心么。”他慢慢地从茶杯上移开了视线,“这,都是我爸告诉我的。我爸,以前对喝茶是很讲究的那!可是,他老人家现在是不能够啰!”

“你爸,他一定是位大知识分子吧……”翟先华觉得周云星有些伤感,他随即也感到了一些不安,“好像听谁说过的……听说你爸进干校了,有这回事么?”

“我爸去年上半年就去干校了。”周云星看着杯中慢慢上升并很快散开了的热气,声音低低地说道,“现在,他老人家可能再没有什么心境去品茶了!”周云星苦笑了笑,放下手中的茶杯。

接着,他向翟先华这边稍微靠近了些,说道,“先华,我俩是朋友,今晚我约你来坐坐,就是想跟你交流交流我心里的一些想法的。”

“我当然也是求之不得的。云星,你说,我听着。”

“我要开门见山说的,无非就是喝茶和学习的事啦。我爸提醒我,他希望我要一边好好参加生产队劳动,一边不忘多看点书,多学习一点知识。他要求我,不要让知识荒废在了黄土疙瘩里。”周云星顿了顿补充说,“当然,我们可不要理解错了,我刚才说的黄土疙瘩,丝毫也没有贬损它的意思,黄土疙瘩毕竟能提供给我们食粮和营养么。我所强调的只是,我们还应当重视精神食粮的摄取。”

“云星,我真佩服你,你看问题就是要比我看得深。”翟先华点头表示赞成。

周云星端起来杯子朝翟先华伸了伸,提醒翟先华不要忘了喝茶。接着周云星继续说,“事实也是如此呀,任何时候知识都是有用的么。我爸和我妈对我的学习,要求是很严的,他们都要求我定期把学习情况给他们做汇报的。先华,说到这里,你也许明白我爸为什么要给我带回这许多绿茶了。”

说着,周云星顺手指了指靠近土墙的饭桌上摆着的一只黝黑光亮的椭圆形罐子,“诺,那个罐子里装的全都是茶叶呢。”

翟先华点头,“我完全理解你为什么跟我说这些的意思了。云星,你真幸福,有这么好的爸妈关心你。我好羡慕呀!”

“也许,你早已经关心过了吧,大队新建的学校就要竣工了。秋季开学,你可能就要成为一位人民教师了。”周云星特地放慢了语速,像是刻意要引起翟先华对这件事的注意,“先华,如果你真能做一位教师,学习知识的机会就会更多了。可是,我发现你好像没有多大的动作啊。我可要再次提醒你了,千万不要懈怠了那,你的机会跟所有的人都是均等的,当争取的还是要去争取的么。”

“云星,你不提起我还真要放弃这个想法了呢,都这么长时间了,大队也没有一个人跟我说过。”翟先华站起来,在屋子里来回踱着,“我确实也很气馁,自己只是个初中生。”

周云星随即也跟着站了起来,他在翟先华的背上拍了拍,“先华,初中生怎么啦,学校紧缺的两样东西就是设备和师资,贫下中农靠自己的双手已经很快地造起了孩子们读书的教室,下一步,我估计就是招聘师资的事情了。你说你是初中生,我看其他人的条件也都不比你高到哪里去的。急需用人的时候那,你为何不大胆去试试?”周云星提高了嗓门说,“你若听我的,那么,我今晚约你来的目的就达到了。剩下的问题,就是你自己去考虑了。”

翟先华的脸上洋溢着对周云星的感激,“云星,每次,都是你给我及时的提醒,听你的,我去争取争取……”

周云星笑了笑,说,“我这个人就是希望朋友之间彼此都能以诚相见,可是,有人却把善意当恶意,我行我素,执迷不悟的……”

“云星,我知道你指的是谁了。唉!这个司徒……”翟先华揣测着周云星的意思。

周云星拉着翟先华又坐到了原来位子,给自己和翟先华面前的杯子又都斟满了水。

“首先我要说明,我并非是说我有多么高明。可对一些事情我还是喜欢用自己的头脑去分析、去考虑的。比如,就拿你来说,你主动回避姜小翠的追求,我认为是对的。你想,见一个爱一个的姑娘,有几个真正收获了纯真的爱情果实?对赵文海,我不知道你怎么看,我总觉得他对翟小芝的事情就轻率了些。反正人都已经死了,就不说他了;可是现在,我们的司徒不知道在跟那位姜小翠正在玩着一个怎样的爱情游戏?我也曾多次是提醒过他的,他总是把我的话当作耳旁风。”周云星显然有些激动。“我就总认为,司徒跟姜小翠充其量只是在玩游戏。”

听了周云星说的,翟先华只是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