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半山吟

第七十三章 遗书遗恨其哀悠悠 庄里庄外追思绵绵

半山吟 天上一口 2450 2012-11-23 18:06:47

  夏日晚间的微风,吹散了白天些许的温热。翟家庄人几乎都集中到了庄子东边的打谷场纳凉了。孩子们追逐嬉戏,大人们东拉西扯。张婶唤娃儿当心跌破了头,李妈说姑娘不要学小芝退婚送了命。男人吞云吐雾脏话粗话说婆娘,女人打情骂俏挤眉弄眼逗汉子。劳累了一天的人们,把打谷场当成了翟家庄的乐园,所有的烦恼都在这里暂时抛却了。

李山枣吆喝着,“一队的,记工分了!大伙都向小周这边靠靠。”

第一生产队的男女社员,在队长李山枣的召唤下,散坐在了打谷场的正中把周云星围在中间。在一盏亮堂堂的煤油泡子灯下,周云星曲坐在一块大石块上,面前放一张方凳,神情专注地倾听着大伙给每人所议应得的工分,像一位小心谨慎的小学生,把它记载在各人的工分簿上。这时的周云星,俨然掌握着李山枣交给的一项神圣大权,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每记上一个人,周云星都要朗声地给大家念一遍,让每个人都能听得到。

“哎,小周,你知道先华为什么没有来?”李山枣问周云星道。

周云星从灯光下抬起头,试探着向人群扫了一下,根本看不清那是谁跟谁,他随便地说了一句,“可能是去赵文海那里了吧?”

大家听到周云星提起赵文海的名字,都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

“这个小赵,听说他今天又去公社了,要去伸什么冤?真是的,还嫌害的人家不够。”

“唉!管不住的是儿子,看不住的是女儿。孝德老两口真是都应了这两句话了,死人、坐牢都摊上了。”

“要在我,非把那小子骚**给割了喂狗,先出了这口恶气再说。”

“都别说散话了!小周,轮到谁了?都听小周的,大伙继续评议吧。”李山枣见大家走了题,提醒道,“人家小赵,肯定也没有料到有这个结果的。看他那一瘸一拐的,也是很可怜的啦。”

周云星想,大家在一起,最沉重的话题,或许就是说到自己的事情,最轻松的话题,大概就是说到别人的事了。所以他认为有必要当着大家帮助为赵文海澄清一下,他说道,“小赵,今天去公社送一份材料了,他要求上面把小松放了,说他不怪罪小松的……”

“这还像个男人。”

尽管,外边的打谷场上谈笑风生,然而,村中的知青屋里却没有灯光映照,没有人声相伴。

赵文海就这样一直呆呆地坐着。

偶尔,从灶间柴草堆里传出来三两只小老鼠打架发出的叽叽纷扰声,仿佛告诉他,作为一个弱小者自己确实太渺小了。

他没有去点亮那盏一店着了就闪着绿豆般火焰的煤油灯。不知为什么,他却害怕光了,尤其是那种阴森森忽闪忽闪的令他感到毛骨悚然的弱弱的光。

最近,他在面对光的时候总会这样胡思乱想:在亮堂与黑暗之间,一个人选择做人还是做鬼就只是一步之遥了。

今天,赵文海从梁堡屯回来,当经过半山,经过那个令他一生难忘的地方时,他无论如何也迈不开半步了。他躺在了他与小芝海誓山盟,相拥相吻的那片草丛中,跟小芝“交谈”着——既然苍天为我俩特意安排了那样一个黑夜,可为什么它却要将我们弄得这样惨?小芝,人说苍天不老,这是因为它无情那!为什么人们一个个都对我投来鄙视轻蔑的目光,连公社的那个口口声声自称为知青娘家人的林秋枫也把我当成奸污女青年的流氓犯了那。小芝,我是多么地希望有人站出来给我俩说句公道话。小芝,失去了你,我真的犹如失去了春天的花呀,可是,这些人他们逼着我把整个春天都送去!小芝,你曾对我说过,你的爹娘为了你和你哥的婚事吃尽了苦,谋划出那个换亲的办法也是迫不得已。我知道,你十分体谅你父母的苦衷。退婚,也许你不认为那是你挣脱束缚自由绳索的抗争,不认为是你追求真正爱情和幸福的举动;你可能仅仅把退婚看作是对不起你父母和哥哥的一种内心的痛苦的折磨。你曾跟我说,如果我俩哪一天结了婚,一定要好好感谢和报答你的父母。我说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你当时兴奋不已,高兴得像个孩子,捧住了我的脸使劲地亲吻着。我发现,当时你的眼里含着泪花……可是,现在,所有的憧憬都因你的离去而灰飞烟灭了那,小芝……

翟先华推开了知青屋的门,“赵,外面这么凉快,你怎么一个人闷在屋里?”他帮着点亮了灯,看了看赵文海。

翟先华看赵文海的模样,就知道他今天去公社碰了钉子。他问道,“那个林主任怎么说?”

“那人是个流氓!简直是个政治流氓!什么大局小局,竟对我进行百般侮辱。”

“他是管你们知青工作的,难道他对你也耍威风?赵,想开些,今后好好看待小芝的爹娘就是了。”

“恐怕,这个也很难做到了……周围的人都在谴责我,谩骂我,讥笑我,难道你真的不知?今天,林秋枫也把我当成流氓犯、政.治犯了!你说,今后我怎么办?”

“赵,对林秋枫这样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跟他一般见识。看开点,想开些,事情总会过去的。”

“能过去吗?”

赵文海为翟先华留下了一个问号,就再也不愿意说什么了。

第二天清晨,赵文海鼓足勇气,来到了翟小芝家的院子门口。他怀着一股异样的紧张朝里张望,翟小芝的娘正躬着腰打扫院子。

“大妈,大妈,我来看您……”赵文海轻轻地敲着院门。

“丧门星!杀千刀的,你,你滚,你滚远些去呀!你害得我家家破人亡呀……”翟小芝的娘用她手里的扫帚朝赵文海没头没脑地扫着。

“大妈,让我做您二老的儿子吧!我愿意侍奉你们一辈子……”赵文海反复地说着这句话。

小芝的爹翟孝德听到声音,从屋里冲出来,拉开嗓门吼叫着,“你个狗日的无赖,到死我也不会原谅你的!狗杂种,你还我闺女,还我儿子!”翟孝德一边骂,一边拉拉扯扯揪住了赵文海。

第二天,赵文海终于没有再起床。周云星喊破了嗓子也没有叫醒他。

司徒斌、范成、翟先华和李山枣赶来了,村上的很多人都赶来了。司徒斌在赵文海的枕头底下发现了一个空空的安眠药瓶和一份遗书——

亲爱的兄弟范成、司徒和云星,我就要离开你们了。我不是对谁有仇才走的,我是为了爱,因为爱。

记住:一定要把我和翟小芝埋在一起。

请转告我的奶奶——我的唯一的亲人,请她老人家不要伤心。因为,她的孙子是追随山村的一位美丽的姑娘而去的,是为爱而去的。

翟家庄在痛苦中思考,在思考中沉默了。

司徒斌、范成和周云星都经受了一次灵魂大洗礼,他们为失去一位好兄弟,陷入了深深的悲痛中。

每一个翟家庄人在经过翟家山坟地时,总要静静地在这里伫立好久好久,凝望面前这两座高高隆起的坟头:因为,这里安葬着一位坤城下放的知识青年和他在翟家庄的一位恋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