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半山吟

第六十九章 翟小芝绝望喝农药 赵文海洒泪诉情缘

半山吟 天上一口 2440 2012-11-21 06:56:31

  烈日炎炎的午后,知了发出一阵高过一阵的鼓噪,叫人烦躁不安。天空看不到一朵云彩,地面没有一丝的风,整个#像被闷进了蒸笼里。

时至傍晚,远处忽然传来隆隆的闷雷声,一团乌云从西南角的天边慢慢涌起。突如其来的狂风,吹停了知了的嘶鸣,卷起了地上的尘土杂屑在空中漫舞,朝着地面随意抛洒。霎时,翟家庄鸡鸭扑腾,牛羊奔突,大雨来临前人畜共有的慌张和惊恐,在暂短的时间内,体现出生命的本能价值,演绎着抗争,渴求,自由的悲壮和惨烈。

一声撕心裂肺叫喊,再次惊醒了翟家庄的每一个人——小芝喝农药啦!快救人啊!

人们不顾大雨滂沱,电闪雷鸣,纷纷朝翟孝德家涌来。

翟先华挤过围观的人群,奋力朝前,“都什么时候了,哭骂还有什么用!快送梁堡镇哪!”

先华说得是,救人要紧呀,孝德,不要再愣着啦,赶快送医院吧!

再拖下去,恐怕来不及了。脸色都发紫了!怎么搞得啦,好端端的一个姑娘。

刹那间发生的事情,简直叫翟小芝的爹娘和哥哥翟小松都慌了手脚,他们一个个都只知道围着翟小芝呼天抢地嚎成了一团。

翟忠汉分开人群喘着大气来到了跟前,吼叫,“先华、昭旺、小松,还有存水和三楞子,你们几个!赶快跟我抬着小芝去梁堡,快!”

老天爷像特地选定了今天这样的日子,用狂风和暴雨对这个弱小无助的生命肆虐着它的威风。尽管翟忠汉、翟先华等人顶风冒雨艰难地全速向前,可是,可怜的翟小芝,终因上苍不赐救星,美丽的灵魂游离了她冰冷的躯体,飘飘悠悠地飞向了她另外的自由世界。

全村子的人们都为之震惊——退婚,退婚!都因知青惹的祸!

自从知青进了村子,先是姜家的小翠闹退婚;现今,又是这个小芝!

小芝的娘哭得死去活来,女儿服毒前的一幕在她的眼前似乎还未消失掉——

“死丫头,千样事情学得,退婚的事,还跟人家学?你难道没听见村里人是如何骂姜家那丫头的?伤风败俗,败坏门风的东西……”小芝的爹翟孝德对翟小芝骂骂咧咧。

“我退婚是我自己的事情,跟人家小翠没关系的……”翟小芝申辩。

“你这死丫头怎就这么不知天高地厚啦?啊?你退了婚,你哥怎么办?你是不是打算让你哥打光棍了?”翟孝德对女儿吼着。

娘也在一边附和说,“闺女,你知道,你可是给你哥换亲的呀,你退了,你个怎么办?就是为了你哥,你也不能轻易说退婚的那!”

“我……反正这婚,我是一定要退的!”翟小芝拗着爹娘。这也是她第一次跟爹娘说话这么拧。

“你敢!养你这么大,倒学会犟了是不是!”翟孝德吼着,“翟家没有你这辱门风的东西!”他霍地站起身来,把桌子拍得震山响,“你这不听话的东西,除非……除非你死了,这婚就退得了了!”

面对爹和娘的训斥,翟小芝的泪水在眼眶中打着转。这时,她才体会到了什么叫真正的孤独和无助;她想,难道那种正一步步向她逼近恐惧和绝望都只能让她一个人来默默地承受?

她再也找不出一句话来跟她的爹娘说了。自小到大,爹还是第一次对她发这么大的火,她完全没有料到爹娘在自己为争取婚姻自由这件事情上,表现得如此冷漠,态度会是这样的冷酷。

翟杏芝含着眼泪,默默地走进了她的房间。

不一会,一股浓烈的农药味从房间里飘出。娘狠狠踢开了房门,女儿已经倒在了地上。

“她爹,不好了,你快来呀!小芝她!?”娘像发了疯一样地哭喊着,“死丫头那,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啦!小芝,小芝!我的闺女呀!你怎么能做到这里呀!”

梁堡镇卫生院有人悄悄地传说,翟家庄喝农药的那个姑娘,在卫生院断气时,眼睛睁得好大,艰难地张大着嘴巴,含糊不清地说了这样一句话,“赵,赵……我,我走了……”

赵是什么意思?她的死是不是与她所说的这个赵有什么关系……

梁堡镇卫生院随后更有一个骇人听闻的秘密消息不胫而走:翟家庄那天送进卫生院抢救的姑娘,已经怀有身孕了!

翟先华在翟小芝事发的第二天傍晚,就神鬼不知地悄悄溜进了梁堡镇赵文海的住宿。

赵文海仰面躺在床上,眼睛上搭着一条折了四折的湿毛巾,掩饰着滚滚流出的泪水。

为了让两人暂时尚不能公开的恋情能早日见到阳光,在翟小芝出事的早一天,赵文海和翟小芝决定:明天,翟小芝在翟家庄的家里正式向爹娘提出退婚的请求;赵文海则在公社的宿舍等待她的好消息。

可是,赵文海最终从人们大惊失色相互转告的一条新闻里得到了证实:梁堡镇卫生院里来自翟家庄的一位姑娘喝了农药,抢救无效而身亡了。这位姑娘竟是翟小芝!

翟先华知道这个时候跟赵文海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了。他坐在赵文海床边的一张小方凳上,握着赵文海的手,默默地听着赵文海讲述他跟翟小芝那一段甜蜜而令人心酸的故事。

本来,赵文海跟翟小芝两人是没有多少交往的。赵文海是第一生产队,翟小芝翟小芝则在是第二生产队。

赵文海和翟小芝两人真正认识,还是在前庄大队组建文艺演出宣传队那阵开始的。

公社要求每一个大队都必须要有自己的文艺宣传队。前庄大队响应公社号召,从各个自然村抽调了一批有文艺特长的青年,利用工余时间学习排演文艺节目。翟家庄的翟小芝等几个姑娘小伙被选进了文艺宣传队。

赵文海因为擅长文艺,他当然也被选进了宣传队,并做了宣传队的导演兼演员。

一出歌舞《大红枣儿甜又香》,让赵文海和翟小芝两人有了密切的接触,并发展成为后来的故事。

翟小芝嗓音条件好,宣传队的姑娘都没有谁比得上她。翟小芝理所当然便被挑选主唱《大红枣儿甜又香》这首甜美的歌曲;赵文海自己则饰演一名伴舞的八路军战士。

翟小芝优美的歌喉,感染着赵文海,使他对她另眼相看。一次排练休息时,赵文海主动靠近翟小芝,“翟小芝,你的嗓音真甜,唱得真跟广播里放的没有什么两样的。”

“这还不都是老师教得好,呵呵,我又不认几个字,没有老师教我那会唱呀。”翟小芝脸红红的,“我,我要是能多认几个字就好了。”

“没关系的,歌词我教你,你背熟了歌词一样能唱好的。”赵文海微笑着跟翟小芝说。

赵文海看盯着带着一脸羞涩的翟小芝,心头不由一怔:她不但嗓音是那么甜美,而且外貌竟也这样迷人!她,不就是我心中要找的那位美丽清纯的姑娘么?赵文海这样想着,自己不觉也脸上有些发烫了,他情不自禁脱口而出,“翟小芝,你真美!”

“捋锄把子种地的,有什么美不美的,呵呵呵!”翟小芝留下了银铃般笑声,离开了。

自此以后,赵文海心头就总是有个赶不走的翟小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