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半山吟

第七十章 一路携手憧憬未来 二人野合悔恨终生

半山吟 天上一口 2547 2012-11-21 18:14:30

  此时此刻,赵文海的每一句话,在翟先华听来都是如泣如诉;翟先华一直默默不语,他为赵文海和翟小芝的故事伤感不已。

翟先华把赵文海从床上扶着坐了起来,并递给他一杯水,说,“赵,我冒昧地问你一件事,你若不愿意,可以不说。”

赵文海点点头,“你说。”

“你跟翟小芝的关系究竟发展到什么程度了……”翟先华欲言又止。

赵文海抬眼望了望翟先华,“什么意思?我跟翟小芝相爱已经很深了……”

“赵,我是随便问问的。今天下午,我隐约听说……我来,一是来看看你,二也是为了这件事来问问你的。”翟先华觉得很难开口,他担心自己说漏了嘴有什么意想不到的后果发生。他想,如果翟小芝肚子里的孩子是赵文海的,那倒还好交代,赵文海只不过会有一些难堪而已;倘若不是赵文海所为,那么,翟小芝在赵文海心目中的完美形象也就完全失去了。这肯定会使赵文海受到另一种更大打击。

赵文海见翟先华说话的那种神态,已猜出是怎么一回事了,“是,是她的身孕,在抢救过程中暴露了……”

翟先华连连点头,“这是卫生院传出来的风声……那,那是你所为吗?”

“唉!都是因为我们太年轻了!是我害死了小芝那!”赵文海的眼睛又是红红的了。

两人都沉默了,宿舍里暂时的静寂,仿佛让彼此感觉到只有呼吸和心跳存在。

赵文海又回到了那段不堪回首的回忆之中。

宣传队的人白天参加劳动,晚上才集中进行排练。翟小芝作为主角,她的戏文台词较多,背起来很吃力,还经常碰到不认识的字。这样,她跟赵文海的接触机会就更多了。她常常利用吃午饭的时间和不排练的晚上去找他教她那些不认识的字及一些不理解的句子。他们几乎每天都有在一起的机会。

这段时间,翟小芝觉得最开心和最幸福了,她在宣传队里把自己作为一个年青姑娘各方面的优势都发挥得淋漓尽致了。她知道,村里乃至大队的不少小伙子都在围着她转,他们简直把她当成了公主,给她捧场,献殷勤。但是,她一个都不放在心上。因为,她的身边有一个赵文海,她的心也早已被赵文海占据了。

翟小芝把每次能跟赵文海在一起,当作自豪。因为村里能直接跟男知青在一起说上话,白天、晚上在一起学习和交流,在一起玩的姑娘,就只有她翟小芝一人了。可以说,宣传队的日子带给了翟小芝精神生活方面的欢快愉悦,与此同时,也给她的人生送来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感。

公社文艺调演的日子到了,前庄大队只有歌舞《大红枣儿甜又香》被选中。

演出成功的喜悦,给了翟小芝和赵文海从未有过的兴奋。在演出的后台,赵文海的手在不知不觉中紧紧地抓住了翟小芝的手,“小芝,我们成功了!这是你的功劳,你唱得太好了!”电流般的刺激,顿时涌动了翟小芝的全身,她的身子在颤抖。

这是一双温暖的,软绵绵的手。这双能令翟小芝窒息的手,一下将激情传遍了她的全身。

翟小芝没有立即从赵文海的手中抽回她的手;她跟他一样,彼此都沉浸在陶醉之中了。

天,已没有了一丝亮光。赵文海和翟小芝行走在梁堡镇到翟家庄的崎岖山道上。

“哦,就要到半山了,我搀着点你吧,小芝。”赵文海向翟小芝伸出了一只手。

“不,不用了……”翟小芝没有把手伸过去。

“怎么?你很讲究男女有别吗?那么你怎会跟我一道同台演出,和我同走在一条山道上了?”赵文海像是生气了。

“这,这是两码事么。”说着,翟小芝还是把一只手送了过去。

她向漆黑的夜空抬头望去,是一种憧憬、一种向往;他牵着她的那只滚烫的手在不停地颤抖,浑身热血上涌,“小芝,我,我喜欢你……”

突然,他一把抱住了她。他忘情地强吻着她。

“小赵,你别,别这样。这,这不可能,这是不可能的!”翟小芝挣脱了他的吻。猛烈的心跳,让她一时手足无措。

“小芝,翟家庄不是流传着仙姑娘娘的故事么,不信,我马上就跟你一道去仙姑娘娘洞!你不要认为我是一时的冲动,我,我真的很爱你,小芝!”赵文海停住了脚步,仍然把翟小芝的手牵着不放。

赵文海感到,翟小芝的手也在颤抖。

“农村人,有什么让你们城里人喜欢的……”翟小芝的声音打着颤

“农村人怎么了?我现在不也是一个农村人了么?我什么都不管的,我只是爱你,小芝!”

“你们迟早要回城的。”

“回城?假如真有回城的那一天,我难道还忍心丢下你,我一定要把你一同带进城去。”

“可是,我不认字。”

“认字有什么用?我们认字,还不都下放了。再说,我是不在乎这些的。小芝!你答应我吧,相信我,我会永远爱着你的。”

“不行,不行,我已经订了婚了……”

“订婚。你们相爱吗?他爱你吗?你爱他么?”

“我,我不知道。”

“小芝!没有爱情的婚姻是痛苦的婚姻,将来是没有任何幸福可言的。”

翟小芝在黑暗中抹着泪水:赵文海说得多好呀!是的,我是为了哥哥才答应了那桩亲事的,哪有半点爱可言呢?

翟小芝沉默了。

翟小芝是一位身材匀称,高高个子的漂亮姑娘,黑而明亮的大眼睛,皮肤微黑,人人说她像朵“黑牡丹”;甜甜脆脆的说话声音,像从银铃发出的。因为家里穷,哥哥翟小松二十九岁还未能找上对象。爹娘为了哥的婚事,也是费尽了心思。

换亲!翟小芝被她的爹娘当作了哥哥婚事的一个可怜的筹码。为了哥哥,她忍受着,打算就那样浑浑噩噩地打发自己的一生了。

在跟赵文海的接触中,她体味出了什么叫爱情;每当她跟赵文海在一起的时候,她都会感觉到无比幸福。

翟小芝哭了。

赵文海再次拥抱着她,又一次吻着她;她没有反抗。他拥着她倒下了,双双倒在了半山南面的缓坡上。

“别,别这样文海!我是有人家的人了……”翟小芝虽是这样说着,但却已没有丝毫反抗的动作了。

他们翻过了半山,越过了翟家山头,在走向翟家庄的路上,两人商量了一个计划——适当的时候,翟小芝向父母提出退婚。

翟小芝感受到的赵文海对她爱,可是,她只能把它藏在心里,独自品尝。她不敢把这种幸福对她的爹娘说,让他们为她祝福;更不能告诉她的兄长,让兄长跟她一道去分享她的快乐。只有当她跟赵文海幽会的时候,她才会产生真正的感动,体会到实实在在的幸福只在他们两个人之间。对于这种十分痛苦而无奈的折磨,翟小芝只能一个人默默地承受着。

翟小芝无时无刻不在向往着真正属于自己的爱情,是多么地期盼自由和幸福能早一日到来那。

“她怎么会死了呢?”泪水顺着赵文海的脸颊流下,“你说,是不是自由都必须要用生命去作代价?先华!”

“或许吧!”翟先华长长地嘘了一口气,“赵,你这样下去身体会垮的,还是去公社告个假,暂时回翟家庄歇着吧。大家在一起,也好有个照应的。”

赵文海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翟先华的意见,“先华,我真高兴有你这样的好朋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