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半山吟

第八十三章 翟忠汉牵上一段缘 老娘亲临终三呼儿

半山吟 天上一口 2898 2012-12-03 07:03:52

  冯定颀跟桃花后来的事情,还是这个晚上翟先华从翟忠汉口里挖出来的。

翟先华听说,选聘教师的事近几天就要进行最后一关了,大队下午开会已把参加文化考试的人选定下来了。于是,他揣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迫不及待地跑来了翟忠汉家,想先捞到一个准信。哪知,翟忠汉这晚的原则性强得几乎让翟先华吃惊!

“这是大队订下的纪律,不到张榜公布,谁把消息透出去了谁负责。你小子一夜的时间都等不及啦?我只能告诉你,你当看书就看书,当睡觉就睡觉,其他的你今晚别想从我这里打探出什么来!”翟忠汉说得很是斩钉截铁。

“嗨嗨,不说就不说呗。你不说我还不问了呢!”翟先华故意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可是,他觉得既然翟忠汉不愿说,他也必须找个话题再跟翟忠汉打个岔。否则他这样就走,会被翟忠汉认为他这是赌气走的。

翟先华灵机一动,就借了个话题拍着翟忠汉的马屁,“哎,叔,听说冯老师当时跟桃花的结合,最后还是您给撮合的,可以想见,当时您在冯老师和桃花师娘的心里,威望是多么的高!”

“现在就不高了啦?啊。”翟忠汉故意表现出嗔怒的样子斥着翟先华似的,“照你的意思,我现在就没有什么威望了?”

“叔,哪儿是这个意思的,你理解错了……我知道,您现在不但在冯老师心里威望高,在全大队老师的心目中威望也高得很的,谁不知您现在管着全大队的学校和老师啦。”

“哈哈哈!你小子。”忽然翟忠汉转过了话头,“当时那,我也确实是帮了一把冯老师的。那年,冯定颀不是受了那个鸟处分吗,桃花怕影响他的前程,她甚至连她娘也不让去学堂了。我知道这事,也就去给他们做了些工作,嗨嗨!其实,我也只不过是秃子做和尚,现成头脑,呵呵!”

接着翟忠汉就跟翟先华聊到了冯定颀的当时——

这天一早,翟大娘来到了学堂,她按照桃花的意思,向冯定颀说了不再来学堂的打算。

“大娘,你怎么也这么糊涂,我受了处分,你和桃花都要远离我了吗?我真不理解,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冯定颀愁苦着一张脸。

“冯老师,桃花跟我说,她知道上面对你们当老师的要求很高。她说,我如果还总呆在学堂,对你会不好的。”翟大娘的声音很低,让冯定颀听了感觉很凄苦。

“大娘,我就弄不明白你们娘儿俩的想法了。如果我答应你离开学堂了,外人还以为是我冯定颀小心眼了,说是因为我受了上级的处分就跟桃花的娘过不去了,你想,这样会对我有好处么?”冯定颀像用哄小孩的口气说着,“大娘,我只有一句话,坚决不同意你离开学堂。我又何尝不知道您跟桃花对我的这片心呢。组织上处分我,这是对我的关心和帮助,我也是从内心去接受这个处分的。一个人犯了错误能得到组织的重视和帮助,这对个人来说是幸运的么。你和桃花作为我最亲近的人,更应该理解和帮助我才是呀,没想到这个时候你们会想那么多……”冯定颀很激动。

翟大娘当然理解冯定颀这个时候的心情,默默地点了点头退去了。

不知什么时候,天上下起了小雨。雨,像是湿漉漉的烟雾,无声无息。若不是雨滴顺着屋檐一滴接着一滴地滴下来的响声惊动了他,冯定颀还仍然沉浸在他对桃花的痴痴的思恋之中。这场春雨告诉冯定颀,这已是第二年的春天了。他从压抑中慢慢地缓过神来,长长地嘘出了一口气,抬头朝着学堂的门外望去,仿佛刚刚才发现春天的气息真的来到了。学堂门口的那棵柳树已抽出了细细的柳丝;一丛丛一簇簇的小草带着泥土的芳香钻出了土;娃娃们都脱掉了臃肿的冬装,换上轻松活泼的春装了。

冯定颀触景生情,想起了他的桃花。春天来了,桃花就要盛开了!

虽然,翟大娘经过他和翟忠汉的劝说依然留在了半山学堂,可是,冯定颀与翟桃花的直接联系却已经中断了快一年了。她还好吗?她还像我想她一样想着我吗?

就是这天下午,翟忠汉笑呵呵跑来了学堂。

“冯老师,今天上午我去公社开会了。我给你带好消息来啦,处分撤销了!哈哈哈!”翟忠汉笑声厚道而爽朗,“刘副主任在会上还专门谈到了你,说你处分期间能正确对待组织,正确对待自己,没有因为受了处分而放松了教学工作,还说你能深刻认识自己的错误,呵呵呵,我真为你高兴那!冯老师。”

冯定颀紧紧地握着翟忠汉的手,眼里闪动着泪花,“大叔,我从心底里感谢您,感谢大队对我的继续信任,让我能继续站在讲台上……”

“你尽说这些做什么啦,你,还有什么想说的么……”翟忠汉乐呵呵地朝冯定颀咧嘴笑着。

“还有,还有我就是要尽我的努力,不断改善学校的教学条件,努力提高教育教学质量……”冯定颀傻傻地向翟忠汉一个劲地表着态。

“嗨!我不是要你说这些的!我是要你说说你自己那。”翟忠汉盯着露出一脸欣喜的冯定颀,“难道这一年来,你就一直没有想过桃花?”

“想啊,我每天都想的!可是,她就是不理睬我,简直把我当陌生人了。”冯定颀的眼里现出忧伤的神情说,“我知道,我伤害了她,我对不起她。每当我想到这些,我的心头就像刀绞一样的难受,所以,我只有靠努力工作来减轻心里的压力,缓解心头的痛苦。”

“那么,也就是说,你心里还装着桃花。”

“大叔,我,我的心每天都想着她……”

吃过了晚饭,翟忠汉急冲冲就去了翟桃花家。

院子的中央,翟桃花独自一人静静地站着。她仰头遥望天空,像是跟天空中哪一颗星星在对话。

晚风轻轻地吹拂在她的脸上,她感到了一丝温暖。这一年多来,桃花已经习惯了她的夜晚,她一个人的天空。每晚仰头遥望着它,似乎感觉到冯定颀也会像她一样,在通过他自己的天空正在跟她对话。只有这个时候,她的心才被唤回一些轻松:冯老师,只要你好就比什么都好。哪怕一个人过一辈子,我的心再苦也能守住。

咚咚咚!急促的敲门声。翟桃花的忧思和遐想被打搅了。

“忠汉大叔。”桃花麻利地开开了院门。

翟忠汉一跨进院子,就朝翟桃花咋咋呼呼嚷开了,“桃花那!你可不要失去一段好姻缘吆!冯老师他是个什么人,你一定比我了解。这一年多来,他可是每日每夜都把你挂在心上。他把心里的话都跟我说了,他依然像以前一样思恋你。可是桃花,你也不能这样苦自己了。叔今晚来,就只问你一句话,你回答我,你到底还喜欢不喜欢他了?”

翟桃花低着头,“叔,你容我再考虑考虑……”

“都考虑快一年了,还有什么可考虑的!这个主,叔给做了,明天叔领着你和冯老师去公社打结婚证!”

翟桃花默默地点了点头。

冯定颀和翟桃花结婚了。

狗蛋神神秘秘地告诉冯定颀和桃花,写举报信的那个人昨晚上已经一命呜呼了;冯定颀和桃花相视一笑: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当天,在翟家庄人的簇拥下,冯定颀搬来了桃花家。

第二年,冯老师和桃花有了第一个孩子学文。可是,还未等学文的出世喜气退去,家里却接二连三地发生了一些变故。

先是因为桃花生下学文,翟大娘整天操劳,累倒而一病不起。

学文降临大概才二十多天的一个风雪天,冯定颀在学堂的教室又从来人的气喘吁吁的传告中得知:桃花在村口池塘洗尿布,掉进了冰水里。

冯定颀安顿好学生,上气不接下气慌张地地跑到池塘边,幸好桃花已被大伙救醒。但是,从此桃花也落下了浑身骨节疼痛的毛病。早些时,还能勉强地撑着去生产队挣些工分,后来就疼的几乎常年瘫痪了。

学文两岁的时候,桃花的娘也故去了。

桃花说,她从内心十分感激冯老师。她说,她和冯老师的婚姻,最大幸福在于既真心相爱,又照顾好了老人的晚年。

她深深地记住了娘在临终时的那一幕——娘干瘪的手,握住了冯定颀的手,朝冯定颀微笑着,“儿……你,你是个好人,我的儿,你,你好,好……我的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