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半山吟

第八十一章 陷冤案桃花闹公社 敢作证狗蛋笑昏官

半山吟 天上一口 2432 2012-12-01 07:17:03

  最近,由于参加老师选聘的原因,翟先华这段时间颇感兴趣的事情,莫过于冯定颀当年的“桃花”趣闻了。

翟家庄人直到今天,说起冯定颀与桃花的婚事,还都说这是多亏了当年的狗蛋。若没有狗蛋在半山学堂的大门上歪七扭八地写下了那两句浑话为他和桃花牵上了姻缘,恐怕冯定颀那样一位老实巴交的书生还真的很难娶上媳妇。

那次,当然也是第一次,冯定颀被翟大娘请到了她家来做客。翟桃花这才近距离地见着了冯定颀。她叫了他一声“冯老师”。冯定颀也许是与陌生姑娘这样近距离说话感到紧张,他的脸一下子刷地就红了。

他想,这也许就是一见钟情。于是,冯定颀就在心里喜欢上了翟桃花。

“你好。”冯定颀抬起头,火辣辣的眼光正好与翟桃花羞涩的眼神碰到了一块。

翟桃花抿着嘴,不敢笑出声来,“冯老师,你们文化人真斯文,见了人就只会说‘你好’,呵,呵呵!”她笑出了脸上的两朵桃花。

翟桃花觉得面前的这位冯老师确实像娘说的那样,是一位老实人。

冯定颀是一位不善运用华丽辞藻来修饰自己的人,即使当时面对翟桃花这样一位令他心头砰砰直跳的姑娘,他也没有学会去刻意地掩饰自己的本色。

翟桃花站在院门,含情脉脉地口目送着冯定颀,直到他慢慢消失在她的视线外;从此,冯定颀和翟桃花的梦中就有了彼此的笑容。

第二年的暑假。

听说冯定颀从老家返回了学堂,翟桃花涌动着一颗思恋的心,翻过了翟家山,跑去了半山学堂。

“才这几天,就回来了?”

“我只是惦记这里,惦记着你……”冯定颀遮遮掩掩,回答着翟桃花的问话。

翟桃花笑靥满面,抑制不住心头的激动,“我很好的,不用惦记的呀!”她摆弄着办公桌上的一支蘸水笔,脸上红红的。

冯定颀偷偷地欣赏着近在咫尺的桃花:粗布白底蓝印花上衣,浅灰色长裤,圆口黑布鞋。丰满的胸口突出鼓鼓乳峰,粗而乌黑的辫子……

他丢下了手中那一摞杂乱的书籍,紧紧地拥住了她。

桃花没有拒绝他……

“你也是的,太实在了。当着队里那么多人,驳斥狗蛋那样的话。我听了,都羞死了,呵呵……”

“我也后悔那样说了。”

“还说你老实呢,坏!你说我俩怎么就收到了这个缘份?”

“上天赐的,不,是狗蛋给我俩牵的线……桃花,我们就结婚吧?”

“嗯。不过,结了婚,娘一个人冷清……我,我就是不忍心我娘一个人孤孤单单的。”

“我有一个办法……”

“你说……”

“学堂里冷清,结婚后你可能也不习惯住这里。我想,如果你娘不嫌弃我,结婚后,我就搬到你家去住。我俩也好照顾她老人家。”

桃花紧紧地抱着冯定颀,“我同意。我这就跟娘说,我们就结婚……只要你不嫌弃我家。”

突然,窗外响起一个沉重的声音,继而是一阵远去的脚步声。霎时,两人都惊呆了:这是什么人居心不良,在窗外偷窥?!

不出冯定颀所料,因为一封匿名举报信,他被公社文教办责令停职检查了。

学堂里调来了一位新老师。

狗蛋遭着冤枉,跑来翟桃花家为自己洗冤。

狗蛋指天画地地跟桃花和翟大娘辩解说,“大娘,桃花!当初都怪我瞎说八道,我也是只想拿冯老师开开心的。至于为什么写上了桃花的名字,那都是因为大娘在半山学堂里打杂,所以就瞎想到了的。那都是写着玩的。哪想到,哪想到冯老师为这事犯了错误了,早知道会这样,就是打死我也不会写那几个狗爬字的。我真是他娘的对不起冯老师了。”他为自己当初的行为后悔不已。

“向公社举报的事,是谁干的?”桃花冷冷地问狗蛋。

“我草他祖宗八代!谁干了这缺德事,全家死光!”狗蛋气得在地上跺着脚吼叫着,“桃花,大娘,村里人都知道我喜欢说笑话,喜欢瞎起哄,可是,我压根儿就没想到会把冯老师弄成这样的!找到这狗日的,我一定要揍扁他,草他娘的,B!”

“狗蛋,我要去公社为冯老师讨公道,你敢跟我同去为冯老师作个证吗?”翟桃花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敢那!怎么不敢!”狗蛋嚷嚷着,“那,我去了怎么说呢?”狗蛋的脸上现着为难的样子。

“人家怎么问,你就怎么答就是了。本来一件好好的事情,搞成了这样,都是你狗蛋做的好事情……”翟大娘抱怨着。

“大娘,你,我,我这不是,嗨!”狗蛋狠狠地给了自己一个嘴巴,“都怪我这臭毛病,本来是想引得大家笑一笑的,真想不到,嗨,冤死了!”

狗蛋像是又想到了什么,他朝着翟大娘做了个鬼脸,“那,桃花跟冯老师经常躲在学堂里干那个,上边的人如果问起来,我说还是不说?”

“瞎说!你看到他们什么时候躲在半山学堂里那个了?”翟大娘没好气地呵斥狗蛋。

狗蛋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村里都在暗地里传来传去传得好久了,说是姜道德这地主老儿为了给自己争取立功机会,不知在背地里陷害过多少人了。这家伙了解到桃花跟冯定颀好上了,他思忖着,这骚娘们经常跑去半山学堂会那孤单的冯老师,这里面一定有戏的……然而,几乎所有人都知晓的公开的秘密,却惟独瞒着了当事人,这种事情屡见不鲜。

于是,狗蛋只是装聋作哑地打了个含糊,“嗨嗨,嗨!大娘,这个,我可是作不了证的。”

“娘,我自己跟他们说,我和冯老师是自由恋爱。冯老师爱我,我也爱冯老师。这用不着狗蛋说的,看他们把我们怎么办。”桃花红了红脸说道。

第二天,狗蛋真的屁颠屁颠地随了翟桃花一道去了梁堡公社。

回村后,狗蛋竟神气活现地对着村里人大吹大擂:我狗蛋怕他个鸟,草!我说我是写了冯老师要草B的呀!你们说那帮昏官听了怎么吓唬我啦?他们说,‘你还说’!哈哈,你们这样吓唬我,我就怕你们啦,你不是让我‘还说’么,我就再说了一遍,结果呀,那些人,都一个个都笑翻了啦!哈哈,还有啦,桃花对公社那班人也是不含糊,她见着他们就大吵大闹,她对那班人大叫大嚷,说那样对待冯老师太不公平,说她跟冯老师是自由恋爱,就差一张结婚证了。还说,她愿意给冯老师睡,谁管得着?哈哈哈!

可是,冯定颀最终还是背上了一个作风问题的记过处分。原因是,狗蛋那天带有故意包庇冯定颀的情绪,而且,学堂大门上的字已经在翟家庄老百姓中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影响;再则,举报人材料上写得有鼻子有眼,说是亲眼从学堂的窗子里看到了冯定颀和那个翟桃花白天就在房间里鬼混……

公社的处分还说,要看冯定颀的现实表现,待到处分撤销了才能结婚,否则将开除公职。

这样,冯定颀又一个人担起了半山学堂的担子。他仍然回到了孤寂的生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