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半山吟

第八十章 耕耘桃李不识桃花 荷锄狗蛋却牵红线

半山吟 天上一口 2439 2012-11-30 05:19:58

  按照翟忠汉的指点,翟先华终于忙完了他所要忙的一切。尽管事情进行得不像他想象的那样,可是他的内心直到现在还是不能平静下来。这不仅是因为他平生以来第一次怀着砰砰的心跳去行那种见不得人的勾当而感到羞愧,而且,他还感觉到了另一个震撼——他所遇到的两位老师的言行,重重地敲打了的灵魂!尤其是他的恩师冯定颀甘守清平的气节,让他惭愧不已!

为此,他对自己先前的愤世嫉俗感到幼稚、可笑,他不得不承认这是他对世事看法的一种偏执。

曾记得,他刚进半山学堂不久,同桌的姜令富姜瘸腿一天悄悄地告诉他一个秘密。姜瘸腿跟自己说,他看到了冯老师蹲在茅坑上拉屎。

“老师也会拉屎?!”翟先华揪住姜瘸子的胸襟,“你敢说老师的坏话,我揍你!”

“先华,我没有骗你,我亲眼看到的。”

于是,老师的圣洁、神圣,因为姜瘸子的那句话,使翟先华逐渐地明白了,老师也是凡人。他也要吃饭,也会拉屎的。

直到今天,翟先华才好像重新认识了冯定颀老师——

冯老师教他们那会,已经二十七岁。那时,冯老师刚从离这二百多里的天风专区师范专科学校,分配到梁堡公社。他先在梁堡镇工作了五年。后来,前庄大队在半山缓坡创建半山学堂,他就服从分配来到了半山小学。

翟先华那时还九岁刚出头,只记得学校除了一位帮着为带中午饭的孩子热一热饭菜的翟大娘外,就是他们的冯老师了。冯老师一个人教着一到三年级三个年级的二十多个孩子。

因为据说半山这地方人气很旺,所以前庄大队四个自然村村民就都一致赞成,把半山学堂选址在了半山的缓坡上,希望自己的娃儿在这里跟着冯老师好好读书,今后都能有一个好出息。

说是学堂,其实就是在山坡上建起的三大间简陋的茅草屋子。屋子的中间和东边的一间是通间,用来做了娃娃们的教室;剩下的西边一间,拦腰隔成了两半,一半做学校的伙房和杂什仓库;另一半就是冯老师的住宿。

半山学堂的大门是一对被风雨侵蚀得发了黑的厚厚的木门。它原是翟家庄大宗祠上拆下来的,因为建校需要,由翟强根领着翟家庄村民把它搬来做了学堂的大门。

忽然的一个礼拜天,冯定颀从公社开会晚归,赫然看到半山学堂的两扇大门上用白粉笔各写了一竖排字,远看恰似一副对联。走近一瞧,冯定颀差点没被气晕!左边的门上是“冯老师想桃花”;右边则是“冯老师要草B”。

这是谁这样恶作剧!

第二天,冯定颀向翟大娘打听前庄大队是否有个叫桃花的女人。他想,大门上无聊下流的粉笔字内容可以不提起,但是谁是“桃花”必须得弄清楚。否则,这可能会造成误会,坏了人家女人的声誉。弄不好,还会影响到自己,作风问题可是要毁了前程的!

“冯老师,你是问村里有没有叫桃花的?我们翟家庄就只有一个叫桃花的呀。你为什么要问起桃花?”翟大娘疑惑而惊奇地问。

“大娘,我只想打听一下有没有这个人。”

“桃花,她是我闺女呀!”

“是你闺女?我怎么没见过她。”冯定颀感到十分的意外与巧合。

“呵呵,你一天到晚被娃儿们缠着,哪有时间都认识村里所有的人么?”翟大娘想了想,说,“哎,想起来了,我闺女上次来过学堂的呀,找我有事。你当时也是见着的,忘了?”

“哦,想起来了。扎着两条长辫子,高高个子……她就是你闺女?”冯定颀恍然大悟的样子。

“这闺女呀,她就是见不得人,当时也不知叫你一声冯老师。不过也难怪,你也不常外出走动,我想,她也不一定认识你的。”翟大娘看着冯定颀说。

“大娘,这不怪你闺女的。实不瞒你说,我哪有空出去走动?你也看到的,从早到晚,我都是跟娃儿们在一起,晚上又要批改作业。除了学堂里有什么事情找干部请示工作,跟他们接触之外,我是没有什么闲工夫再跟其他人接触了。”冯定颀说。

“哎,我想起来了。昨晚我在村子里是好像听娃儿们乱嚷着的,说是半山学堂大门上,狗蛋写了什么桃花的,也没多往心里去。今早来,我也没看到大门上有什么东西。冯老师,你昨天没在大门上看到什么吗?”翟大娘追问。

冯定颀听了翟大娘说的,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脸好像有些发烫,心跳也有加快的感觉。翟大娘从冯定颀的表情也似乎觉察到了什么,她也就找了个借口,知趣地离开了。

上课时间到了,冯定颀举起铁锤子,敲响了悬挂在教室廊檐下的锈铁板:“当——当——当——”

这是初春的一个灰蒙蒙的星期天。一早起来,冯定颀正在学堂门口打扫。离开学堂不远处的小道上,一群下地劳动的村民正荷锄担担由远而近朝这边走了过来。

“哎!冯老师,看见桃花了吗,桃花来了呀……”冯定颀听出,这是狗蛋又在拿他开心。

冯定颀正憋着一肚子气找不到人出,也就顾不上跟他们讲究什么斯文了——既然今天给我撞着了,不当着大伙的面,教训一下这个狗蛋,还待何时?看他以后还胆敢再来学堂捣蛋!

冯定颀这样想着,就站直了身子,朝着走过去的人群那边高喊着,“我说,翟狗蛋呀!难道就只是我冯老师要草B啦?你翟狗蛋就不要草B啦?啊!我,我冯老师就想桃花了,你怎么着啦?”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冯老师哎!你反驳得真是太有力了那!哈哈哈……”众人一路放肆地狂笑着,远去了。

久久地,仿佛传过来的嘻嘻哈哈的笑声,还飘在薄雾中传播开去;冯定颀却后悔了:这种话,怎么可以用以牙还牙的办法来反驳呢,狗蛋呀狗蛋,你等着瞧!

自此,翟家庄人都传说,半山学堂里的冯老师要娶翟大娘的闺女桃花做媳妇了。

这话,当然也传到了翟大娘和桃花的耳朵里。这天,翟大娘把闺女拉到身边端详了好一阵,“你老实跟娘说,那个冯老师他跟你说过些什么了?”

“娘,这话儿从哪说起呐,我跟那个冯老师到现在都没说过一句话。你听狗蛋他们瞎说……”翟桃花忽然一脸绯红。

“那么,娘问你,你跟娘说实话,你喜不喜欢那个冯老师?”翟大娘试探着桃花的态度。

“娘,我说过的,我要服侍你一辈子。我不嫁人,谁也不嫁。”翟桃花不好意思地回答。

“傻丫头,你总不能一世不嫁人吧。我看啊,那个冯老师是个好人……”娘劝着女儿。

“娘!人家是公家人,吃的是国家供应粮,你怎么就想得起来说这个话呀!”

“冯老师也是人么,有文化,吃供应粮,他就不要娶媳妇了?要不,娘哪天把他请到家里来一趟?”

“娘……”

“叫他来家玩玩,碍什么事的。他如果不愿意,我就什么话也不说;如果你们两个都喜欢,娘也不反对。怎么样?”

桃花却没有做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