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半山吟

第七十六章 听闲言双亲急催嫁 谈情爱两人渡陈仓

半山吟 天上一口 2395 2012-11-27 06:34:35

  迎着落日的余晖,翟先华抬头向半山的方向凝望去。远处,那片林业队废弃的小树林,保持着沉默和孤独的姿态。尽管他的视线不能直接到达那个地方。

其实姜小翠跟司徒斌的事一直都跟他毫无关系。可是,出于一种猎奇心理,尤其是受了赵文海与翟小芝事情的影响,他也不能不在自己的潜意识里跟翟家庄其他的人一样,用一种异样的眼神去静静地看司徒斌和姜小翠了。

跟周云星喝茶的那个晚上,周云星跟翟先华提到的所谓爱情游戏,其实就是周云星对司徒斌和姜小翠故事结局的一个倾向性的表露。出于某种说不清的原因,翟先华的心里时不时地就会产生出一些不安,他总觉得在司徒斌与姜小翠之间,一定会发生一些什么。究竟是什么,他也说不清,只是觉得他俩之间不会那么顺当。

村前的水塘边大概就是女人闲语碎言的集散地。

这天,姜小翠的娘提着衣服来水塘漂洗,也是她最怕听到什么,正巧这些女人就给她传过来了什么:

“你说这风骚蛇,呵呵,没见着吧,那天我去小店买食盐,正好撞上啦,你们说我看到什么了。两个正抱一起啃嘴呢,呵呵呵……”

“是的呀,姑娘大了不能留的啦。你说,上次退婚弄成那样,败坏了村风的。现在又追上个司什么徒的,哈!人家能看上她?自己也不掂量掂量……”

呵呵呵,哈哈哈!

小翠的娘装着什么也没听见,一肚子气一直窝到了第二天的早晨,老人家实在也忍不住了。

“就在家养老吧,我跟你爹都这么大年纪了,等我们哪一天都走了,连个嫁你的亲人都没有了……”小翠的娘嘀嘀咕咕一个人念叨开了。

正在院子的角落刷牙的姜小翠,听娘又在嘀咕,噗地一口吐掉了嘴里的白沫,“烦不烦呀!一清早的,就叫人不得安稳!”一边气呼呼地说着,一边一溜风折回家来,把手里的漱口杯和牙刷哐当一扔,“我都快给你们烦死了!成天嫁嫁嫁!催命啦,唠叨个没完没了……”

“砰”地一声,姜小翠把自己关进了房间。

“翠,你开开门呀!娘有话问你……跟娘说实话,你是不是真有人了?”娘站在门外陪着小心,“闺女,喜欢上小店那个了……”

“没有,没有的!有这么简单吗?仅仅喜欢能说明什么啦!喜欢就等于爱了吗?谈恋爱谈恋爱,不谈哪有爱……”受司徒斌的影响,姜小翠也已习惯用“谈”这个词了。

听到爹收早工回家的声音,姜小翠拉开门走出了房间。

“爹,你歇工了。”每天早饭的时候,姜小翠都是用这句话跟爹打招呼,习惯而自然,亲切而平常。

可是,今天姜光祖却不但不搭理女儿,甚至连看都不愿看她一眼。只是自顾自地蹲在一边咬着他的咸萝卜干,喝着玉米糊糊。

娘也端着早饭,站在姜光祖身旁,“她爹,小翠在叫你呢。”

“谁稀罕她叫!我没她这个女儿。”姜光祖喝完了最后一口糊糊,把碗重重地往灶角上一撂,气呼呼地跟小翠娘说,“你,由着她吧,养这么个好闺女。”

“闺女是我一个人生的?啊!”小翠娘也把碗撂在灶角,对着姜光组嚷道,“你见了小翠连屁都不放一个,尽跟我发火有什么用,反倒责怪起我来了……”

“你以为我是惯着她了?哼,我是怕出事,这些个疯了心的死丫头!”姜光祖拿出装烟丝的荷包,烟斗在里面刮拉着,“你说,二十好几的大姑娘,成天跟那知识青年瞎混着,多难听?”

正说着,姜小翠从院子里又跑到了爹妈的跟前,“我就是跟知识青年谈了,怎么啦?!那些人的嘴闲得没事乱叨叨,你们也跟他们一样,是不是想把女儿逼疯了,你们才好受。”

娘听女儿说出这样威胁性的话,心头不禁一惊,她用眼瞥了一下姜光组,自己首先放缓了口气,“闺女,爹他是听了队里人说了些闲话,心里不痛快,你别往心里去,啊。”

姜小翠可是姜家独生女,爹娘从小就惯着,什么事都依着她。今天一大清早,娘又说她,爹又不理她,她怎么受得了?想着自己自从退婚以来的处境,她不由得暗自抽泣了起来。

姜光祖今天这样对女儿,也后悔把话说得重了些,自觉心里也很不好受。临出工,他悄悄叮嘱小翠娘,在家看着点闺女。

姜小翠受了爹妈的气,也懒得去生产队干活了。饭也不吃,倒在床上闷头就睡。不一会,她又爬了起来,从酱红色的柜子里找出她那件平时舍不得穿的白底红格子上衣换了,穿了件蓝“的确凉”裤子,出去了。

“小翠,你要去哪?”娘追上女儿大声地叫着。

“我出去走走,烦死了,出去散散心……”姜小翠朝着小店的方向走去。

娘远远地在后面跟着,盯着女儿到底要去哪。小翠见娘不即不离在后头跟着自己,知道娘是生怕自己对今天早上的事情想不开会出什么事。他不由地鼻子一酸,眼泪夺眶而出,哽咽着回过头去对娘说道,“娘,女儿不会出事的,您回去吧……”

司徒!晚上去半山。

晚上去?你不害怕?

你就说你去不去!

好,去,我去!看你这样子,定有什么事要谈。

就只是谈谈谈,不知到你要谈到哪个猴年马月!

司徒斌看着姜小翠笑了,“谈,是为了更好地增加我们之间的了解,增进感情啦;不谈,怎么能擦出爱情火花来?”

“我真弄不明白,爱了,为什么就不结婚;不结婚,爱有什么意思?”姜小翠嚷嚷着,“我爹娘都为我的事快急疯了。”

我差不多都跟你说过一千遍了,你还不相信我……

半山的傍晚,不时有几只野鸟惊起远飞。姜小翠心神不宁地站在她和司徒斌约定的大队林业组三间未完全倒塌的茅草屋里,等待司徒斌。

“司徒,你真的爱我吗?你说,你说呀!”姜小翠奔上去,一把狠狠地抱住了司徒斌。

“小翠,我爱你。有天作证,有,有半山作证。”司徒斌吻着她,“如果我司徒斌有负姜小翠,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姜小翠用嘴堵住司徒斌的嘴,不让他发这样的毒誓,“司徒!你真好!我,我也爱你……”

“小翠,这翟家庄再没有谁比你更漂亮,更美丽了呀!”司徒斌抱住姜小翠,准备把她放倒在地上。突然,断墙外边不远处的杂草丛中,不知窜出来一只野兔还是山猫什么的,直惊得姜小翠大叫了起来。她慌忙推开了司徒斌,迅速地站起了身子,“司徒,我们,我们还是说说话吧。”

你,你就不考虑我的感受吗?

别,别这样,你别这样……我,我有话要对你说,我的身,身子已经破了,你别……

我不在乎这个的。

姜小翠默默地承受着了司徒斌。

她幸福地想,像司徒斌这样大度的男人世界上也难找一个;于是,她也在心里承受了他,她要把她所有的爱都给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