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半山吟

第八十八章 周云星纠结成烦恼 翟先华疏导生感动

半山吟 天上一口 2737 2012-12-06 10:24:01

  知青屋里,晚上的灯光依然昏暗。

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好处,可以静下心来多看看书。周云星从李枣花家吃完晚饭回到了知青屋,一边打开了书本,一边等待着翟先华的到来。这是他白天在地里干活就答应好翟先华,同意晚上给他说说自己跟李枣花的故事。

这几天,周云星的情绪确实遭得很,他迫切需要有个人能跟他交流交流,从心理上给他一些疏导。

“先华,我真的很爱她的。不是因为她让我到她家带锅吃饭,我要去感激她的那种心情;也不是因为他哥在劳动中、生活上关照我,而我要为他们做出点什么姿态的……”周云星向翟先华倾诉,“先华,我好纠结的,很想你给我支支招的那。”

翟先华点了点头,默默地听着。

周云星说道:“我真的很在乎她为我所做的一切。我也自认为已竟读懂了她对我的那份感情。可她,她就是不领会我对她表现出来的这份情感。所以……所以我每当想到了这些心里就会很悲观。”

“你以为你已经为她做了一切?我可并不这么认为你是否为她做了些什么,做了多少的。你知道不?城里人与农村人的差距究竟有多大。我想,如果你完全站到了枣花的立场上去,真正把这个问题弄明白了,你可能也就没有现在我所见到的这么痛苦,这么无精打采了。”翟先华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

“哪你说,我现在该做些什么。”周云星摘下眼镜,轻轻地揉了揉眼眶。

“呵呵!没想到,你周云星也有会为情所困的时候呢。”翟先华放下了茶杯,看着周云星笑了笑说道,“问我怎么办。那好办呀,要么谈,要么就散伙呗。”

“哪有这么简单的,你知道不,爱情,可不是游戏!”周云星的语气像是在对翟先华撒气。

“要不,你就积极努力地去争取。有句话说得好,缘分是修来的,我赞成;可有人说,缘分是前世修定的,这,我就不敢苟同了。谁去过前世,你去过前世吗?前世究竟在哪里,它是怎么样子?因此,这种说法本身就是消极的,它是让你静静地躺着,慢慢等待那个前世定下的缘分在哪一天降临到你的头上。为什么你不抓住今生,珍惜就在你面前的缘分呢?云星,你觉得你和李枣花的缘分,障碍发生在哪吗?”翟先华侃侃而谈,这是因为他是个局外人。

“差距呀,就是这该死的差距嘛!”周云星接着翟先华的话说道。

“那么,你有这个能力把你和李枣花之间的差距缩小吗?”翟先华问。

“这个我是一开始就考虑过的,我的思想准备也是充分的。可是,她总是坚持认为我俩之间是不可能的,她给我的就只有这样的一个红灯信号:此路不通,有差距就不能谈爱情。先华你想,如是这样,我跟她之间就不可能产生什么感情了?更别说爱情了。我绝对办不到。诚然,缩小城乡差距非我所能为之,但要缩小我与枣花之间的差距,我真的已经做好了足够思想准备了。如果哪一天我真能回城,我一定要把她也变成城里人,就这么简单。”

周云星的单纯就是善于把他的心扉都敞开给他所信任的人。

这晚,周云星把翟先华当作知己这让翟先华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心理满足,尤其是周云星对李枣花那份纯真的感情在他面前的流露更让他为之感动。

夜色阴沉,没有星星,只有一弯缺失的月亮在云层间忽隐忽现。

刚从坤城的老家赶回来的周云星,回到村里,天已擦黑,所以他一个人就随便地对付了一下晚餐,没有再去枣花家。

“哥,我去知青屋看看小周回了没,好准备明天的饭。”李枣花收拾好桌子上的碗筷杂什,解下腰间的围兜,跟李山枣说道。

李山枣磕了磕长杆烟斗里的烟灰,对着枣花笑眯眯地说,“想他了吧,才三天呐,嗨,嗨嗨!”他重又装上一袋烟丝,“去吧,妹子,看看去。我估计他今天应该回来了。”

“哥——!”枣花听哥这么一说,脸立刻涨得通红,走也不是,站也不是,“哥,你又说了……我原先跟你说的,小周来我家吃饭,人家会说闲话的,倒好,你也这么说我了。”

“嗨嗨!嗨,妹子,哥没说什么啊,我是说那小子两天没过来,心里还真的觉得有些空落落的了。”李山枣把那杆磨得精光而透着棕红色的竹根长烟斗摆放在桌子上,笑嘻嘻地催促枣花说,“妹子,快去吧,哥不说了还不行么,呵呵。”

周云星见是枣花来了,慌忙地迎了上去,“枣花,你来了……”他高兴得手足无措,“我正要去找你……我爸和我妈都完全同意我俩的事了。”

“我俩有什么事啦?我听不懂,尽说些没头没脑的……”枣花当然明白周云星说的是什么意思。可是,她在周云星面前却表现得不卑不亢,丝毫不露轻浮之色。

“枣花,你知道吗,我这次回家,是专门去征求我爸妈意见的。爸妈都说,这是我的福份好,有幸遇到了你这位好姑娘。”周云星很兴奋。

“小周,你羞也不羞?我和你有什么事啦,还你爸妈完全同意呢,同意什么啦?”枣花的心头砰砰地直跳。她瞥了周云星一眼,“我是来叫你去吃晚饭的,没事,我就回去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口口声声说我们城里人怎样怎样,有文化如何如何。说实话,这些我都考虑过了。”周云星难以抑制激动的心情,“枣花!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那……”望着没有任何反应的枣花,他把早已伸出去的两只激动的手不由地又缩了回来。

“小周,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是,那是两码事,不可能的。我们的关系只是同锅吃饭。除了吃饭,还是吃饭,别的什么我们都不要乱想,好吗?”停了停,枣花又说,“小周,自从你到我家吃饭后,我就把你当成朋友了。我也想过了,我们的关系只能是朋友,是在一起吃饭的朋友,一个城里的朋友,一个乡下的朋友。只能是这样的朋友。”

“枣花,你不要以为,我在你家吃带锅饭而感激你,也不要以为你哥哥是生产队长照顾我,我才跟你说这样的话。如是这样,那你就完全错了。”周云星突然抓住了枣花的手,两眼热辣辣地盯着她的脸,“枣花,我实在找不出一个理由,说让我不爱你……难道你对我就这样狠心么!”

李枣花低着头一言不发,眼里亮晶晶的,她从他滚烫的手心里抽出了自己颤抖的手,“不!小周,不可能的,我俩是不可能的……”

第二天,周云星没有出工。吃中饭时也没有去李枣花家。李山枣觉得有些反常,他几乎是吼着问枣花,“那小子,进了趟城回来怎么啦?饭也不到这里来吃了吗,啊?”忽然他猜想,或许是枣花昨晚跟他说什么了,“妹子,昨晚你跟他说什么了,是不是因为哥昨晚跟你说了那么一句,你就把他给回了?”

“没有呀!”枣花红着脸。

“我看看去。”说着,李山枣风风火火地去了知青屋。

“小周!你小子,回去了一趟,就呆在屋里想家了,也不去上工,又不去吃饭……”李山枣咋咋呼呼。

“队长,我,我喜欢枣花……这次回家,我就是去告诉我爸妈的。我爸妈听我说了都非常高兴。队长,你帮帮我,让枣花答应我吧!”周云星一见李山枣就没头没脑地这样说道,“队长,这样下去,我,我会得病的……”

周云星眼巴巴地望着李山枣。

“哈哈……!你爱我妹子?”李山枣没有料到周云星会突然跟他说起了这个。想了想,他问周云星道,“你喜欢枣花?我问你,她有什么让你喜欢的?我还以为是什么事。”

说着,李山枣一把拉起周云星,一边走,嘴里还一边嚷嚷着,“哼!回了趟家,就不去干活了,还不去吃饭,就为了这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