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半山吟

第九十章 洞中许愿憧憬未来 灯下说话谨慎当前

半山吟 天上一口 2147 2012-12-08 08:01:43

  落日的余晖洒下来,将半山映得分外的妖娆,休工后,周云星和李枣花翻过了翟家山,走上了半山。周云星蹚着脚步,牵着李枣花的手,终于走进了仙姑娘娘洞。惊鸟脱兔,蹿洞而出。李枣花钻进周云星的怀里,紧紧地抱着他;他用一只手抚摸着她,“枣花,我们到了,我们终于看到了仙姑娘娘了。别怕呀,枣花,成功都是属于勇于攀登的人。”

李枣花从周云星的怀中抬起头来,睁开湿润的眼睛看着周云星,“云星,我们真的到了吗?”

“是的,枣花,我们到了!”周云星照着手电,携着李枣花的手,进入洞的深处,一尊褐红色的仙姑娘娘浮雕端坐于石壁之上。周云星在心中赞叹仙姑娘娘浮雕艺术精湛的同时,迫不及待地摸住了慈祥端庄的仙姑娘娘的左手,“枣花,我们都在心中当着仙姑娘娘许个愿吧!”

在李山枣去南凹开会的七天时间里,周云星和李枣花的感情得到了飞快的发展。这几天,他们整天都陶醉在幸福和浪漫之中,俨然过上了无比甜蜜的小夫妻的生活了。

“云星,你以后还像现在这样喜欢我吗?”

“我要向着整个世界高声喊,我爱李枣花!”

“羞死人了,想不到你也这么疯。你说,我哥知道了我俩这样,他会怎样?我好害怕呀!”

“你哥回来了我就跟他说,哥!你怎么就把一个这样漂亮的妹子,交给我了。我可提前领受了呀,哈哈哈!”

“你坏,你好坏……”枣花捶打着他。

周云星哈哈地笑着跳着像个调皮的孩子,“好好好,我不说了。枣花,我们说正经的,你哥如果真的知道了我们的这种关系,我就跟你立即去做结婚登记。迟早我俩都要做夫妻的。”

夜深了,周云星还是要回到知青屋去睡的。李枣花拉着他的一只手,不愿意让他离开她。

他和她拥吻着,好久才分开。“枣花,我还是要去知青屋的……让人发现了,对你不好。”

李枣花听到周云星说出了这句话,像触电一样松开了手,“云星,我怕!”

随着周云星的离去,一种莫名的恐惧感朝着李枣花袭来,他的心突然在砰砰乱跳;梦幻似的,她仿佛看到了翟小芝正微笑着朝她走过来——

小芝,你跟你爹娘好好说呀!就说你真的喜欢赵文海。哦,这样说好像还不够呢,你就在后面再添上一句,说……说赵文海也很喜欢你。小芝,你千万不可做什么傻事的呀!

枣花,我……我真的没脸面见人了。文海他,不!是我做傻事了!

你?赵文海对你行不轨了?

不!枣花,是我自己,我自己愿意的。

你如果退了婚,赵文海他会娶你吗?

他说他爱我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也不变心。他是个好人。不过,他很害怕村里的那些人说他破坏别人婚姻。我很理解他的。他说,他等着我退婚……可是枣花,我等不及了!我有了……我没有颜面见村里的所有的人了。

霎时,李枣花的心在一阵紧似已阵地跳着,她情不自禁惊恐地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小肚子,然后摇头苦笑着,“我怎么就这样把持不了自己了?”

虽然李山枣还未回村,可是每天晚间生产队记工分这件最实在的事情,社员们还是要雷打不动坚持做的。

低矮草棚里,中间的地面上架着树枝,燃烧着红红的炭火。生产队的男女劳力乱七八糟围着火堆坐着,等待着周云星来给他们记工分。由于李山枣在县里的冬训还未结束,所以,这几天大家就临时推举翟先华来主持这项工作。

炭火的烟雾和劣质的叶烟味,把整个屋子弄得乌烟瘴气。妇女、姑娘们的咳咳声提醒着翟先华,要尽快把记工员周云星叫来了。

“先华,小周这几天是不是草昏头了?让大家干等他一人。”

哈哈哈……!

李枣花坐在人群中,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不敢抬起眼来。她只是借着手中的毛线,为自己找了个专注于正在编织毛衣的幌子。其实,她把大家的话都听得清清楚楚。

“人家小周草,关你屁事了!快回去把你婆娘放倒了去呀……”

“嗨!我说,嘴就闲着点吧,人家小周也是人呀,为什么他就不能草啦?啊?”

哈哈哈!哈哈哈……!

周云星推门进来了,“呵呵,呵,对不起。我,我有点事,来迟了,让大家久等了。”

翟先华看见周云星冻得一个劲地直跺脚,指了指身边的一块空处,说道,“坐下吧,云星。是不是又在看书,忘了。”

周云星咧着嘴,表示承认。

从队屋出来,李枣花走近周云星,小声说,“云星,你到我家来一趟。”

“天不早了,明天吧?”周云星好像顾忌着什么,他有些为难地说。

“不!我就要今天,就现在跟我走。”枣花的口气不容商量。

“明天不行吗?为什么偏要在今天。我还想回去看会儿书的。”周云星说。

“偏不么!看书,什么时候不能看。”枣花坚持着不肯让步。

周云星随着李枣花进了门。一跨进门,周云星就把门闭上了;李枣花见了却飞快地把两扇大门都敞开了。

李枣花点着了煤油灯,把它放在了堂间的饭桌上,“云星,我们到灯下说说话。”

周云星不解,“枣花,今天你为什么这么正儿八经的。”

“正经些不好吗?云星,我找你来我家,我是害怕。我们的事情,生产队的人都知道了。他们说得可难听啦!”

“他们都说什么了?”

“我哪说得出口的。你去问问先华就知道了。”

“不管人家怎么说,反正我都不会管的。这是我和你两个人的事,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周云星凑近了一些,“枣花,正因为我爱你,我才早早地闯入了你的生活,才对你那样地热情如火!我承认我对你很冲动,可我也算是个男子汉吧。我那样做了是完全能够对你负责的,我会对我所作的一切负责的!枣花我爱你,我要娶你做我的妻子。”

周云星离开后,李枣花又失眠了。

她在辗转反侧的挣扎中给自己与周云星的关系立下了一个最后的界限——为了他的今后,未来我俩的未来,当前,我必须要谨慎处之,两人保持一种若即若离的关系——只要彼此心中有对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