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半山吟

第二十八章 袁妈讲述半山故事 寇家执意县府告状

半山吟 天上一口 2585 2012-10-28 22:22:20

  堂屋里的每一个人都自觉地静了下来,听袁妈讲着那个关于半山的故事——

那次,豆花问我说,‘大妈,你说,如果有一个人喜欢我,而且他也多次跟我表白,要我答应他;我在心里也喜欢这他。可是,不知怎么的,我就是有些害怕。他一次次求我,可我就是不敢轻易答应他。你说,我该怎么办?’我当然知道她说的这个人就是小薛。想了想,我就随口跟她说道,傻姑娘,那是你们的缘分还没有到呀。我只听她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唉!缘分这东西怎么这样难修呢?’听她这样说着,我不知为什么忽然就想起了我年轻时听说的那个半山仙人洞的故事来了。看着这姑娘一副痴情样,心里像是觉得她怪可怜的,所以我就脱口说,要修到缘分是不难的呀,听说半山陡坡上有个神仙洞,洞里的神仙就能帮助世间有情人修到缘分。听我这么一说,看得出,她一下就拿这事当了真,只听她一本正经地跟我说了这么一句,‘大妈,我,什么时间有空了,我一定要去拜拜那个洞里的神仙去。’我知道我说漏嘴了,听说半山的陡坡是不容易上去的,万一有什么危险的话,这不是我的罪过么。我就劝她,那里危险,去不得的。她却说,‘大妈,只要真能修到缘分,我不怕的。’看她的样子,她说得很认真。后来,她突然走了,我也不清楚她这究竟是为什么了。她是不是真的去了半山,进了那洞,我就更弄不明白了。“

袁妈像是弄明白了桌子上尸骨的来历,她禁不住一边抹着脸上的眼泪,一边惊恐地再向八仙桌靠近了一些,“老爷,保不准,这只戒指……豆花的那只也跟这只一模一样的。”

袁妈的话,像是一个权威发布的见解,不仅给屋子里所有的人传递了一个信息,更给薛三带来了更大的鼓舞和信心。他再次对着翟忠石狠狠地叫道,“你说,谁有跟这一模一样的戒指?”

突然,屋子里又是一阵骚动,大家的耳朵和眼睛霎时都被外面一个男人的悲痛哭声吸引了去。

这哀哀的悲痛哭号,是寇丙松远远传过来的。翟忠石和屋子里的每一个人,立刻意识到这里马上就会发生什么。

“快把老人家拦住,千万不能让他进屋!”不知是谁急中生智喊出了这样的一句。

是啊,是啊,无论如何不能让他看到桌子上的白骨。

于是,就有人赶紧过来,把桌子上的尸骨包扎了起来,提着放在了一边;寇丙松哭着喊着,拼了命地硬是要往屋里冲,没有一个人能拦住他。

“我的花儿,我的花儿呢,你们把我的闺女弄死了吗?翟忠石,你还我的闺女!还我闺女啊!”

“大伯,豆花没有死,她没有死,她还活着。”薛三忽然这样劝说着寇丙松。

“寇大伯,您,您先别这样。我不相信豆花死了。”翟忠石说这话的时明显心里发虚。

“那,我闺女她人呢?!你还给我闺女那!”

“大伯……”翟忠石又像是要跟寇丙松说要证据,但他这次没有说出口。他想,姚小红也许说的没错,这堆尸骨如果真的是豆花的,寇家及薛三也拿不出十足的理由来证明就是翟家害死了她。他暗想道,就暂且忍着性子,任由寇丙松和薛三发泄吧。

他知道,处在激烈的双方之中的任何一方,纵有一千一万个强词夺理也抵不上一条充足的理由。他要的还是证据。

“三儿,我们走。我们去县衙,告这狗东西去!”

“大伯!你不要,不要去告状……”董芷兰忽然出现在了楼梯口,“大伯,薛三,你们听我一句吧,告状会把事情弄复杂的……”

“依你怎么办?你能给我说法,给我闺女?”寇丙松对着董芷兰吼着,“不听这娘们的,翟家没有一个好东西!三儿,我们走!”

薛三提了包裹随着寇丙松离去了;于是,众人也都一窝蜂散了。

董芷兰呆呆地站在楼梯口,现出一脸的无奈和苦楚。

看得出,那些翟家庄人和长工们,对寇丙松和薛三都有些失望,因为,他们没有见着寇丙松和薛三从翟忠石这里得到一个实际的说法。

或许任何时候,只要你心里存有爱,即使你自认为是一个弱者,也能走过别人不敢走的路,去攀别人不敢攀的高峰。

爱,使一位柔弱的女子充满无畏气概,她在那个不为人知的夜晚只身来到了半山——这个让她听了袁妈叙述的那个简短的故事后,就偷偷地把它埋在心底,对它充满了无限幻想的神奇的地方。当她在这个漆黑的夜晚,鬼使神差般地找到了那个洞口的一刹那,她惊喜,这就是仙姑赐给自己和薛三的那个缘分了!不顾一切,她冲进了“仙姑洞”。

可是,狂喜之下,她却根本没有想一想,从洞口趋向洞里边的道是否都是平坦向前的。恰恰相反,这条进洞的道,它竟然跟洞底的地面近乎垂直,像是倚靠在墙壁上的一架梯子那样,需要小心谨慎一步一步地踏着嶙峋的石块走下去的,只有走下了这架石梯子才算是真正进入了洞里。

她差不多是自己把自己从洞口抛扔进了那架石梯子的下面!

几度昏死又几度醒来,她明白她的后脑勺已经开裂,在汩汩地流着血,右胳膊和左边大腿根部的骨头也都断了。她多么希望薛三能到这里来。如果,薛三真能来到这里,这不正应了袁妈所的话,圆了她俩的缘分么?

她微笑着进入了美好的昏睡——薛三,薛三!你真的来了!我答应你,我答应嫁给你!我们的缘分终于找到了……

花儿,你又要走了吗?

嗯,爹,我走了。我走后,可能有个小伙子要来找我。

那是谁?

他叫薛三。爹,如果他来了,你要好好待他。

她压根就没有想到自己会走到了现在的状况。

她从来也没有想到过死;相反,她在经受了董芷兰给她的不公正待遇后,更在心里滋长出了她对美好生活和正常人生的渴求。正如她在葛庄,当时,她虽然受到了葛卫财夫妇的百般侮辱,但是,她也会一面舔舐心里的伤痛,一面去直面人生。她把她在翟家生活的那一段生活,看做是她生命中最受到尊重的一段时光——虽然到目前为止她都还没有真正明白董芷兰为什么要对自己使气,但她还是暗暗地在心里感激董芷兰原先对她犹如知遇之恩的那一段情。

她打算在半山上拜过了神仙,圆了她心中渴望的那个缘分后,就答应薛三的求婚,他走到哪她就随着他跟到那。其实,她早已经在心里悄悄地规划了她跟薛三的美好未来——她和他都离开翟家这个是非之地,结婚成家后,过一个平平静静安安稳稳的小夫妻生活。

爹!薛三!你们知道我在这里吗……

袁家庄的寇丙松状告翟家庄财主翟忠石害死人命的新闻,这几天像长了翅膀,在这一带的十里八村传开了。

这件新闻之所以得到乡邻们的风传,这倒还不在于寇丙松这么一位老实巴交的贫苦人,要去县衙状告财主翟忠石这桩事情的本身有多么地让大家觉得有嚼头。说实话,这个年头,这样的案子实在不能再引起人们太多的兴趣了;寇丙松要打的官司,它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他寇丙松这位大字不识一个的睁眼瞎子,竟那样地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冒冒失失把他请人代笔的那份状纸,直接呈送到了县府董其炳县长的手上。

这岂不是睁着眼睛吃毒药,傻得冒泡了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