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飘去的孤独岁月》

《飘去的孤独岁月》

15881795111

  • 小说

    类型
  • 2014-01-07上架
  • 192449

    已完结(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六章

《飘去的孤独岁月》 15881795111 5133 2012-04-23 09:56:05

  六

我和小姑在紫凌市上中专。这是一座美丽的城市。一座座鳞次栉比的楼房巍然耸立在蓝天白云下。城中一辆辆现代化的豪华气派的小轿车、公交车在整洁宽阔的公路上穿梭如流。那巨幅的招商广告贴在城市醒目的地方。一排排商城、影楼、餐馆、宾馆充满着现代化的都市气息。在大街小巷有悠闲漫步的俊俏姑娘,也有步履匆匆低头算计的生意人……这人流,车流给城市注入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我们的中专校在紫凌市郊区,环境优雅。校园里一幢幢宿舍楼、教学楼被青翠的绿树掩映着。学校的办公楼壁上爬满了茂密的金银花,小小的圆圆的叶儿一顺儿朝下。在这个初来乍到的明媚的早晨,同学们在作自我介绍。我们的班主任是一位年轻的男士,大概二十八、九岁。人长的清秀俊逸潇洒,一双深情的大黑眼从镜片后面含着笑意望着大家。一条黑色的西裤套着一件雪白的衬衫,打着一条小花点的灰色领带。一双呈亮的黑皮鞋。看上去干净利落。他刚结婚不久,妻子是一个护士,是个不漂亮的女人,当他迈着浪漫而从容的步伐登上讲台时,教室里鸦雀无声,他微笑着开始给同学们讲话:“同学们,我姓汪,叫汪晓寒,有幸任你们班的班主任,上你们的代数课,我感到很荣幸。我们彼此都是年轻人,我希望我们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我这个人的个性也很活跃,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我。我相信在我们共同的努力下,一定会把我们这个班集体建设成一个朝气蓬勃,努力向上,团结和睦的班集体。”汪老师的话音刚落,教室里就响起了激动兴奋的热烈掌声。顿了顿,他抽了抽鼻梁上的眼镜,继续说:“现在,让我们来互相认识一下,大家作个自我介绍,好不好?”

“好。”大家欢呼着。

“现在,就由第一组的这个同学开始。”汪老师指着一个戴眼镜的男生说。

“我叫程军,来自四川省南部县升钟区。我属狗,是一条正直而忠实的狗。本人的爱好很多,喜欢下棋、看书、听音乐……”程军把两手贴在裤缝上,显得局促不安,很难为情地说。

轮到我了,我的心都跳到嗓子眼了,但我立即在心中镇静下来,我想,我应该向父亲那样办事不慌不忙,从容镇定,还应该具有大将风度,于是我清了清嗓子,大声说:“我叫林小婉,来自四川省南部县香溪镇,本人的爱好很多,喜欢唱歌,爬山,还喜欢安静……”

在这所喧闹充满现代化生气的校园里,我和我的小姑,还有来自南部县东坝镇的张平成了形影不离的朋友,我们经常在一起看书、跑步、吃饭、洗衣服。我的小姑和张平都已成为俊俏的大姑娘。张平剪着齐耳短发,笑盈盈的脸蛋上经常露着两个圆圆的酒窝,一条灰白的牛仔裤,,配着一件合身的白色短袖衫,看上去更加婀娜多姿。我的小姑呢?更是一个让人过目难忘,频频回眸的女孩。她高挑的个儿,在脑后随意编成一条粗粗的,沉甸甸的辫子,美丽的蛋形圆脸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常闪出热情奔放的光彩,一条白色的马裤,套着一件剪裁得体的白色短袖衫,勾勒出身材的匀称、苗条。白晰的秀美的脚上蹬着一双精美的白色凉皮鞋。使她看上去极为优雅。

十月份渐近了,学校将举行一场冬季运动会,我们三个个子高的女孩都参加了学校的篮球比赛。那天的天气非常柔和,天空湛蓝湛蓝的,展现在眼前的是一幅温暖、华采、明丽的画卷。操场上坐满了黑压压的人,主席台前学校领导在郑重地讲话:“各位老师,各位同学,你们好,为了让同学们很好地享受到健康教育、艺术教育、体育教育;为了发扬同学们的拼搏精神,团结,努力向上的品格;为了增强同学们的体质,培养同学们的坚强意志。一年一度的冬季运动会又如期在我们这所美丽的学校举行了。在这次运动会中,希望我们的裁判员,本着公平、公正的裁判原则进行评判,也希望各班能赛出好的成绩,好的风格,以展示我们校园朝气蓬勃的精神面貌。接下来,请同学们观看和平鸽的放飞和校乐队老师的奏乐。”在一片噼啪热烈的掌声中,大家不约而同地站起来向天空望去,只见成群结队的黑色鸽子密密麻麻地呼啦啦地冲向长空,操场上哗然地响起同学们的一阵阵惊呼声。随之而来的是乐队奏起了热烈而悠扬的歌声,奔放的深情的乐曲飘荡在鸽子起飞的地方。十月的校园在歌声中灿然绽放。

“快看,那是汪老师呢!”站在我身旁的小姑摇摇我的肩膀激动而兴奋地指着远处正在演奏的一个人说。

顺着她指的方向望去,只见汪老师穿着一套灰黑色的西服,打着玫瑰色领带,微倾着身子,优雅地在那儿吹号。戴着白手套的双手在号角上自如地起起落落,显得神采飘逸,潇洒倜傥。

“真是个有才华的人呢!”小姑情不自禁地俯在我的肩上说。我侧过头回望着她,我发现她的眼里流露出一种无限崇敬仰慕的光芒。

“确实不错。”我附和着点头说。

开幕仪式举行完毕后,各种运动如跳高、跳远、长跑、短跑、百米冲刺、篮球……便在操场上拉开了序幕。我们这个年级一共有五个班,第一场便是我们三班对二班。班主任老师和同学们在篮球场外围成一个圈观看。各班的同学都纷纷涨红了脸,可着嗓门为自己班的同学呐喊助威。我上气不接下气地在场内跑来跑去,汗水从我的脸上一串串往下滴,尽管累得腰酸腿痛,但为了班集体的荣誉,我拼命地奋力拼搏。我个子高,守后门接连投中了几个球,赢来了场外观众不断地喝彩声。我的心情非常激动,愈跑愈来劲。就在大家如行云流水般穿梭时,忽然我的小姑被二班的一个女生抽绊了,她趴在地上很久都不能站起来,当同学们把她扶到场外时,她抱着自己的腿,眼睛里流露出疼痛难忍的神色,脸上失去了血色,面颊显得很苍白,虚汗顺着脸颊直往下滴。

“怎么了,问题不严重吧?让我看看。”汪老师拨开众人,大步走上来,急切地说。他蹲下身去,用手摸了摸小姑腿上的伤痕说:“疼吗?”

“有点疼。”小姑轻轻点点头说。

汪老师又握着她的腿轻轻摇了摇说:“这样疼吗?”

“疼,好疼哟!”小姑咬紧牙关喊道。

“可能是扭伤了神经组织,如果发生骨折,会起包的,现在没有起包,问题不严重。哦,对了,你等一下。我把家里的药酒拿来给你洗一下,就好了。”说完,汪老师便匆匆去拿药酒,刚走了几步,他又转回身来说:“你们几个就暂时不忙上场,休息一下,另外换几个人上场。张平去告诉班长,让他另外换几个人上场。”

“嗯,知道了。”张平应了声便跑步去找班长。

汪老师拿来药酒,用棉球蘸了些药水,仔细地涂着小姑扭伤了的地方。小姑窘迫地低垂着眼睛,美丽的脸蛋上不由泛起一片红晕。

“真是的,打不赢我们这个班,就抽人。”我抱怨说。

“在跑的时候,要小心,千万要注意安全,她抽我们是不应该的。”汪老师对我们说,“还好,幸亏杨琼的伤势不严重。”

十月的天,烟雾蒙蒙。下午放学时,密密麻麻的雨点斜织在校园里,下课的钟声叮铃铃地穿透在雨雾中。那些活泼,有朝气,衣着鲜亮的同学们纷纷撑起五颜六色的油布伞在校园里的青石板路上纷纷走动。我坐在三楼教室的窗户旁向外望去,望见那些雨珠儿一滴一滴地打落在梧桐叶儿上,淅淅沥沥的。我的思绪不由得飞回到了那美丽的故乡,故乡中那条弯弯的在朝雾中淙淙流淌的小河,小河旁,那红旗招展矗立在朝阳中的镇中学。那里有我和俞帆在一起学习时的串串笑声,有我们在一起漫步谈笑的身影,有我们留在家乡五坪山上野炊时的足迹……如今,我不能因为我升起了学,而他没有升起学,就拒之不理我的好同学了。我更要多多地写信去鼓励他。想到这里,我不由拿起笔来,用我漂亮的笔法给俞帆写起信来。

就这样,寒来暑往,信件像雪片一样在我们俩之间飞来飞去,我们互相鼓励互相学习。

南国的冬天虽然没有北国的冬天那样铺天盖地的风雪,但也夹杂着丝丝的寒冷,风吹刮在脸上、脖颈上,冷飕飕的。在这寒冬的脚步来临之际,同学们纷纷买了漂亮的帽子、围巾、羽绒服、牛仔裤、毛皮鞋。就在这样的一个星期天的上午,俞帆来到了我的学校,他拘拘束束地,十分腼腆地坐在我的床沿上。同寝室的女生用好奇的目光看着他,又看着我,似乎在问:

“林小婉,这是你的男朋友吗?”

我的小姑似乎看穿了大家的心思,微笑着说:“这是我们上初中时很要好的一个同班同学,他今天到紫凌市来办点事,正好路过这里,顺便来看看我们。”

寝室里的女生点点头,不由快活地笑了。

“小姑,张平咱们一起下城去溜达溜达吧!”我建议说。

“哦,你们俩去吧,我就不去了,我一会上教室去给家里写封信。”小姑说。

“我也不去了。”张平说。

在繁华喧闹的紫凌市,我和俞帆并排走在宽阔的大街上,从街道两边林立的副食店和影楼中传出轻柔的音乐飘落在寒冬的大街上。大街上,人来人往,有打扮入时,提着精致手提包的模样可爱的姑娘在散步;有成对的情侣迈着优雅的步伐在闲谈;有夫妻俩带着快乐的小孩在商店进进出出购物。我和俞帆走进一个大超市中,在琳琅满目的商品中,我忍不住从货架上取下一条漂亮的白色围巾和一顶雅致的白色帽子。我对着镜子栓好围巾,戴好帽子。“好漂亮!”我心中想道。我瞧着镜子中的我那张漂亮而有生气的脸,那双笑盈盈的美丽的眼睛,那从白色的帽檐下散落在额上的一绺秀发,那围绕在脖颈上的飘逸的围巾,心里觉得十分的雅致。

“太漂亮了,买下它吧!”俞帆在一旁端详着我说。

我低头摸了摸胸前的围巾我想起了我这周没回家,身上的钱已经不多了,不够买这条围巾的。我无可奈何地取下围巾和帽子说:

“不买了,我还有一条红色的围巾将就着用就是了。”

“这么好看,买了吧,是不是没钱了?我这里正好有一百元。我爸今年在外包工挣了点钱,正好给我邮寄了一百元生活费。”俞帆边说边往外掏钱。

“不,不,不,这怎么行呢?用了你的生活费,你的生活咋办呢?”我急切地说。

“这不用担心,我又找我爸要呗。”俞帆说完,不用分说就朝服务员喊道:“服务员,买东西。”

彬彬有礼的服务小姐微笑着走过来。

“小姐,这条围巾和这顶帽子多少钱?”

“六十元。”

“有少没有?”

“这样吧,五十元就不说了,这种围巾和帽子可漂亮了,买的人很多。”

“好,拿个袋子装一下。”俞帆说。

“咱们去吃点什么呢?我请客。”我提着新买的帽子和围巾说。

“就吃点小吃吧!”

“行。”

我们在一家小吃店里坐下来,要了两套肥肠干饭,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你在学校里,功课还好吧?”我边吃边问。

“没问题,我的班主任马震洋对我可好了。毕业之后,我准备报考建筑大学。”

“看你,人都瘦了一圈,读高中,正是用脑的时候,要加强营养,多吃点饭。”

“嗯。”俞帆一边点头一边问:“你现在上中专,要轻松些吧?”

“要轻松些,但也要认真学,才能考及格,如果不及格就要补考,那多丢人哪。不过,我每次都是考及格了的。”

“哦。”俞帆若有所思地说。突然,他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接着说:“对了,昨天放学的时候,我看见你弟弟和一个女孩同路的,那女孩可漂亮了。”

“是吗?我知道,那是他们班上的学习委员,他们并没有耍朋友,不过,回家的时候,我得好好问问他。不要让他的学习分了心,我们家里只有一个独儿子,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了。”

弟弟小禹的小小的房间非常整洁,白色暗花纹的窗帘,显得飘逸,洋溢着温馨的氛围。当我一走进他的房间时,他正坐在窗前的桌旁凝神沉思。他看了看我,友好地朝我笑了笑。

“你起来的还挺早的。”我说着,在弟弟的床沿上坐下来,“我想和你谈谈。”

“谈什么呀?”弟弟疑惑地抬起头来,连忙问道。

“有人看见你和一个女孩在一起逛街。”我直截了当地说。

“哦,你是说的我班上的学习委员叶欣吧!那也没什么呀?我和她是同学,在一起走走,也很正常。”

“不正常哟!你莫不是在和她耍朋友?要真是这样,那你就完了。父母还指望你有所出息,光宗耀祖,这一切都将化为泡影。你懂吗?爸爸挣钱也不容易,你看他成天为了挣两个钱,忙前忙后的,饭都吃不上,人又那样单薄瘦弱,你就不心疼吗?”

“知道了,姐,我知道努力。我真的和那个女生没什么,都是作为一般朋友而已,你就别管我了。还是管管妹妹吧!她成天在爸爸抽屉里拿钱,拿了钱就去请班上那些同学买零食吃,也不知道爸爸挣钱多辛苦。”弟弟显得心事重重地说。

我的妹妹林小逆,因为她是家里的老幺,平时父母总认为她小,就宠着她。每次,她和弟弟发生争执,父亲不分青红皂白总要沉着脸训斥弟弟一顿,这样就养成了她骄横任性,唯我独尊的性格,家里的人也就不怎么喜欢她,认为她没有多大出息。有时,碰上算命先生,母亲就专门给我和弟弟算命,从来也不给妹妹算。

“唉,我对妹妹也不抱什么希望。待会儿,我给母亲说说,让她好好管管她。”我的话音刚落,母亲便兴冲冲地走进来,她的嘴唇荡漾着微笑说:

“在说什么呢?”

“哦,说妹妹的事。妈,这下你把妹妹管紧点,不要让她跟她们班上那些调皮捣蛋的同学在一起,这样下去,很不好。”弟弟抬起眼睛说。

“就是,我也正考虑这件事呢?她天天跟她班上那个女孩张小英在一起。那个张小英,整天穿着奇装异服,又不爱读书,净知道瞎混,这样下去,可能要学坏呢!”母亲显得深愁重忧的样子说。

“妹妹还在睡觉吗?”我问。

“在。”

“这都是让你们平时惯的。”我不加思索地说。

母亲沉下脸来,脸上显出几分严峻的表情,她一声不吭地出去了,我知道,母亲在为妹妹的事而忧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