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飘去的孤独岁月》

第十一章

《飘去的孤独岁月》 15881795111 3676 2012-05-10 11:09:04

  十一

美丽的夕阳留恋着滑下山去,把它金黄色的光芒抹在我的书桌上。我坐在窗前把画板放在桌上画画儿。母亲走进房来,有点气急败坏地说:“小婉,我刚去过你妹妹的学校,她的老师说她这几天逃学了,不在学校。这不,今天晚上天都要黑了,又没回家。走,咱们去找找她吧!”

我妹妹林小逆,很顽皮、淘气、出言辛辣,是个男孩子的个性。平时,被善良的父亲娇惯坏了。在学校里,常与老师是冤家对头,要是老师无缘无故冤枉了她,她肯定会理直气壮地找老师讨个说法。

“唉,真是的,她这么不听话,真急死人了。”我着急地说,“咱们去镇上的歌舞厅找找看,她可能和张英在一起,也许在那里唱歌。”

“好,我带个棒上,一会发现她我就非打她不可。”母亲说着就气冲冲地去找了根棒来。

我本想让母亲别拿棒,可仔细看了看母亲怒气冲冲的恐怖的脸,我又把话咽了回去。我害怕母亲给我难堪,大骂我一通。我和母亲一前一后地走在堰塘边的小路上。苍茫的暮色已经悄悄地笼罩在小镇上,小镇上灯火点点。

我和母亲来到镇上一家“新世纪”歌厅登上一排楼梯,走进二楼一间宽大高雅的屋子。房子里面正流淌出柔和的音乐,五彩的霓虹灯散发出朦胧、黯淡的光芒。大家迈着优雅的步伐在翩然起舞。屋子的正前面,站着一位娇小玲珑的拿着话筒唱歌的女子,头发剪得很短,样式很讲究,直披下来,发梢微微向上卷到耳际。她正用一双透着稚气的黑眼睛望着大家。我和母亲的眼睛在人群中扫视着,没有发现妹妹的影子。后来,我们在歌舞厅里面的一间卡拉OK小房子里发现了妹妹。当我们推门进去时,她正坐在跻跻一堂的同学中间开怀畅谈。张英拿着话筒在一旁专注地唱歌。妹妹瞧见我和母亲的神色不对头,她在那些同学的庇护下知趣地从后门溜走了。

“咱们回去吧,她可能已溜回家去了。”我瞧着母亲说。

“好,一会你看我要好好收拾她一顿。整天就知道和这些不学无术的同学瞎混。我怎么就养了这么一个不听话的女儿,也不知我上辈子造的什么孽。”母亲恼怒地埋怨着。

我和母亲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回家来。明亮的灯光下,妹妹一声不吭地坐在床沿上。母亲走进屋,拿起门后的一把扫帚劈头盖脸地朝妹妹打去,一不小心,扫帚打在妹妹的鼻子上,鼻血顺着妹妹的泪水一串串地往下落。母亲把妹妹从屋子打到屋外,妹妹抽抽嗒嗒地哭。看着妹妹捂着鼻子痛哭流涕的样子,我心里真为她难过。不知什么时候,爷爷从外面回来了,他瞧见母亲把妹妹的鼻血打出来了,就可着嗓子对母亲大声嚷道:

“有你这样打孩子的吗,嗯。?”他把妹妹拉到面前替她擦去鼻血。

“怎么了,我管教我的孩子,哪里不对了?”母亲毫不示弱。

“你的心怎么这样狠,怎么可以打她的脸?”爷爷涨红了脸,怒火中烧。

“别吵了,别吵了。”奶奶听见吵闹声走进屋来把爷爷拉出门外去了。随即,她又把妹妹带到厨房给她洗去脸上的鼻血,心疼地说:“孩子,你可要听话啊。我们家三辈人都是独儿子,生了你的时候,就因为你是女孩,全家人都不高兴,差点把你抱去和别人家换个男孩回来。但我和你妈就是舍不得你,所以就没有把你抱去换。你呀,一定要争气,别叫我和你妈妈失望。在学校,你可要听老师的话,别逃学啊!”

“我又没逃学,只不过和同学在一起玩一会。”妹妹抹了一把眼泪带着哭腔说。

我看见母亲把头靠在门框上,使劲擦着眼睛。我的心里难受及了,我多么希望我的妹妹是一个懂事的孩子啊!母亲和爷爷的争锋相对还都不是为了她吗?

第一年的暑假,凌兰考起了中考,不过,她还差一分,读的是委培中专。那天,我和小姑去看望了她,并向她道喜祝贺,她妈妈还给我们做了一顿丰盛可口的饭菜让我们吃。我们在桌上很起劲地吃饭,很起劲地摆谈着。

“凌兰,这下你可好了,终于如愿以偿了。”我说。

“唉,都怪我进了考场心里发慌紧张,这不,只差一分就得读委培,害得父亲要为我缴很多钱呢!”凌兰笑着说,“还是小婉考试时的心里素质好。”

“就是,我在考试时从来都很从容镇定,就在进考场前为了睡一个好觉,我一倒下去就平心静气地睡着了,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必须睡好觉,以保持考试时头脑的清醒,心里这样想着就不知不觉睡着了,而且,在考试时我不慌不忙准确地做题,力求答案的正确。”我侃侃而谈。

“这主要是小婉不爱为家里操心的缘故,从小就有她父母亲为她顶着,生活在糖包包里,而凌兰呢?就不同了,家里的事情她几乎都要操心,她不但要读好书,而且总是要帮助父母做家务活。”小姑兴趣昂然地说。

“嗯,我这个女儿就是太操心了,她爸在城里上班,家里里里外外都是我一人干。她说我太累了,就总是帮我干。”凌兰的母亲笑眯眯地说。

紫凌市校园里。放午学了,该我们这一组搞劳动,我和小姑一组,在扫水沟。当同学们把清清的满满摇晃的一桶水倒在沟里时,我和小姑弯着身子,举着大扫帚一下一下用力扫着。我们干的很起劲,小姑不时用手撩撩额前汗湿的头发。忽然,汪老师从远处走过来,神色平静地对小姑说:

“杨琼,上晚自习前把代数作业本给我收来一下,抱到我寝室里来。”

“嗯。”小姑低低地极其温良和好地应了一声。

晚自习的预备铃敲响了,明亮的灯光下,同学们在唱歌,教室里飘出嘹亮清脆的歌声。歌声完毕,杨琼走到讲台上,清了清嗓子说:

“同学们,请把代数作业本拿出来,放在桌子上,我来收。”

“怎么现在就要收作业了?我还有道题没做起呢。杨琼稍等一下,我把这道题写一下。”张平急冲冲地朝小姑说。

“别急,慢慢做,我等你。”杨琼微笑说。

杨琼抱着一大摞作业本,轻轻敲了敲汪老师的门。

“请进。”汪老师正坐在书桌前吸烟,他吐出一口白色烟雾,掉过头来说。

“哦,是杨琼——把作业本放在这里吧。”汪老师含着笑意,忙站起身,指着书桌说。

杨琼局促不安地把作业本放在桌子上,不知怎的,她一见着汪老师,心就拼命地跳,但她努力在脸上装出一种平淡的表情说:

“所有的作业都收齐了——我回教室上自习去了。”

“杨琼,坐一会儿吧,我想和你谈谈。”汪老师指着身边的一把椅子用极其温柔的语调说。

“不,不用了,一会儿让别人看见了会说闲话。

“没人会看见。我家属带着孩子去给她的同事过生日去了。就我一个人在家。”

“想谈什么呢?杨琼坐在椅子上瞥了一眼汪老师,她预感着汪老师会说什么话,但还是故意冷漠地问道。

“杨琼,你听我说,我很爱你。自从遇见了你,你优雅的身影,甜美的笑容,老是在我的脑子里萦绕。有时半夜一醒来,我总能听见你那清脆银玲般的说话声;有时在我办公的时候,脑子里也是你,我的神思在你的身上游荡。你如此地折磨我,是我的心受着痛苦的煎熬。杨琼,你明白我的心吗?要是没有了你,我的生活会是一片黑暗,生命也将失去意义。”汪老师用痛苦的音调低声说道。

“汪老师,你在同学们眼里,是一个很不错的人,大家都很敬重你。但你说的话,让我感到很害怕,你是有妻子的人了,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儿。你这样做,让我怎么面对世人?让我怎么在人前抬起头?你还是别胡思乱想了,好好地和你妻子在一起生活吧!”

“杨琼,你就可怜可怜我吧。爱你,我没有错。我渴望在人生的道路上与你携手共进。在美丽的夕阳下,在清清的小河边,能与你漫步,共谈人生理想,事业,那将是多么幸福的事呀!”汪晓寒说时,眼里充满着向往的神气。

“汪老师,我听别人说,你爱人也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而且,她也很爱你和你们的孩子。”

“唉,是的,就因为这点我才没抛下她。我很感激她当年义无反顾地跟了我来。那时,她父母很是看不起我,认为我家在农村。我们俩当时都在羊城上学,她瞒着她的父母,我们常常进行地下联系。”

“那你们的感情还是很不错的。”

“其实,她很爱我,但我不爱她。那个时候,要找一个单位上的女人很不容易,但我父母认为她有工作,就很赞同。出于同情心,我也就和她结婚了。婚后,我发现我们有许多合不来的地方,她是个性格内向孤僻的人。成天只以做做家务,带带孩子为快乐,也没什么爱好。而我生性是一个快乐,浪漫的人,我爱好唱歌、看书、与友交际。因此我们常常发生一些冲突,吵架打骂的事经常发生。现在我发现她离我越来越远了。”

好长时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杨琼在心底深深地同情汪晓寒。

“杨琼,你千万不要拒绝我的这份爱!我想我们会很快乐,只要你愿意就行了,我想,等你毕业后,我就和她离婚。有时,我真想带你私奔,我们一起逃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那里将是另外一个世界,阳光永远灿烂,树木清脆茂盛,而且天空永无阴雨。我们在那块神圣的土地上相爱,我们一起看芳草、青天、落日。我们会永远地相互吸引,我们一起去品尝真爱即生活的所有酸甜苦辣。”

“人,没有完美的人,你还是和你妻子好好生活吧。”杨琼低垂着眼睛轻声说。

“不,杨琼,对于我来说,没有爱情的生活是黑色的,没有彩色成分,我真的很爱你,你明白吗?无爱的生活让我感到自己是个最不幸的人。”汪晓寒一边说着一边忽地抓住杨琼的手。

“别,别这样。”杨琼心神慌乱地抽回手,“请放尊重点。”她忽然沉下脸,扔下一句话。逃也似地冲出房子,跑向寝室。

回到教室,杨琼心神俱乱地坐在座位上。她下意识地翻开文选书,眼睛盯着书上那一行行整齐的字,却不知道读的是什么。从内心深处来说,她是很爱汪晓寒的,但她又害怕这样的爱。她屡屡拒绝他的爱,她心里又感到很对不住他,她想,这下汪晓寒一定不会再理她了,她心里又是一阵不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