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飘去的孤独岁月》

第十四章

《飘去的孤独岁月》 15881795111 3828 2012-05-28 17:32:03

  十四

星期五的下午放学后,是女生们洗衣服的时间。我和小姑端着一盆衣服在水龙头前洗。这段时间,我一想起俞帆家的事,心头总是沉甸甸的。哗哗的流水从管子里流进盆子里,我神色忧伤地清着衣服。

“小婉,这段时间,你显得闷闷不乐的,有什么心事吗”小姑一边拧衣服湿漉漉的水,一边说。

“小姑,俞帆他爸得了脑溢血瘫痪了。”

“是吗?那这下他家生活可困难了。小婉,我觉得你们俩不现实,假如今后俞帆考不起大学,你们是决不可能在一起的。”

“我可不能这样无情无义呀,他越是困难,我越是要支持他。”

“不可能,你爸妈决不会同意的。咱们走着瞧吧。”

“我才不管那么多呢?谁也阻挡不了我。”我毅然道。

学校办公楼的玉兰花树旁,一群老师围在一起闲聊。那白白的,一朵朵硕大的玉兰花,衬在一簇簇的绿叶中间,开得泼泼洒洒,热热烈烈。当我和小姑洗完衣服,端着盆子经过那里时。我看见汪老师也站在那里。他和我们的目光相遇了,他冲我们笑了笑。小姑很有礼貌地点头招呼他。他向我们走过来极其亲切地说:

“杨琼,再过两周,学校要举行一次歌咏比赛,听音乐老师胡艳说,你指挥的很好。那你下去就好好练习练习,到时你就指挥。”

“我怕指挥不好。”小姑谦恭地说。

“她没问题,原来在下面读初中时就担任过指挥,歌也唱得好。”我抢着说。

“那好吧,就由你指挥,就这么定了。下去好好练习练习”汪老师抽了抽鼻梁上的眼镜说。

每天,当上晚自习的钟声敲响时,明亮的灯光流泻在教室内的墙壁上,同学们便开始一遍一遍练习歌曲。小姑站在讲台上激动而兴奋地指挥着,她的眼睛闪烁喜悦的光彩,脸上带着若有所思的似有似无的微笑。汪老师则站在一旁,带着得意洋洋而又脉脉含情的眼睛望着她。一曲终了时,汪老师则站在讲台上不厌其烦地指出哪里该停顿,哪里该延长。

到了比赛的下午,我们全班同学都穿着黑色的裤子,玫瑰色的红毛衣。女生头上都用红色的发带扎着高高的马尾。小姑呢?我和张平给她精心地化了妆。她穿一身白色的衣服,精美合身,更把那苗条的体态恰到好处地衬托了出来。她白色的衣领下系着一朵美丽的黑色的蝴蝶结,带着白色的手套。满头秀发也用红丝带束着一个高高的马尾。在素雅的淡妆的衬托下,那双小帘子似得长睫毛下的眼睛显得独有风情。轮到我们班唱的时候,夕阳已渐渐西沉,山顶上发出一片红光。当柔婉、清新的旋律飞扬起来时,小姑站在队伍前面的方木凳上从容大方,举止极为优雅地指挥着,我们全班几十双眼睛都集中在她的身上。那一刻,我心中感到很清澈圣洁,同时心底十分羡慕崇拜小姑,为她感到骄傲自豪。

歌咏比赛完毕后,我们班得了第一名,我们全班同学欣喜若狂,欢呼雀跃起来。为了表示我们内心的喜悦,我们三人跑到学校的小卖部去,买了我们最爱吃的五香豆干和泡鸡爪来吃。在昏黄的路灯下,我们津津有味地吃着,说笑着。忽然,我们瞅见汪老师提着温水壶正向我们走来,那样子好像是从食堂打了开水转来。

“嘘,汪老师来了。”我小声向她俩示意,他们都立即停止了说笑,然后,我又转过头去招呼汪老师,“汪老师,你打开水呀?”

“嗯——你们在里这干什么?”

“我们买了点零食。”张平羞涩地说。

“这次活动还多亏了杨琼成功地指挥和同学们的共同努力,是该高兴高兴。”汪老师说,“哦,杨琼,你跟我来一下,我有事跟你商量。”

“好吧,那你们就先回寝室去,我一会就回来。”杨琼说。

“汪晓寒和杨琼相对走着。夜,开始沉寂下来,杨琼的鞋后跟有节奏地敲击着青石板路,道路两旁飘着树叶和花草的香味。

“汪老师,你找我究竟有什么事?”杨琼打破沉默的气氛问。

“哦,杨琼,你就在这宿舍楼附近等我一下,我把水壶提回去了马上就出来。我写了一首校园歌曲,你帮我参考一下作曲和作词好不好,行吗?”汪晓寒转过身来,停住脚步说。

“那好吧。”

去了一会功夫,汪晓寒便出来了,她跟着他在暮色中穿过校园的操场,来到校外一片树林中,树林中很凉爽,已经升气一层薄雾,他犹豫着,不知那白茫茫的是雾呢,还是云朵中一丛苍白的石竹花。他们摸着了树下的一块青石头,便靠着树干挨着坐。汪晓寒从口袋里掏出那张歌曲,又拿出手机,用手机上的亮光照着。杨琼把那黑发脑袋凑过去,仔细地读着上面的歌词。

“这歌词写的很漂亮。嗯,很不错。”

“是吗?你看还需要修改吗?”汪晓寒喜形于色地问。

“不用了,就这很好。”

随后,汪晓寒用低沉浑厚的声音哼起了曲调,杨琼那一汪水一样的黑眼睛仔细地盯着曲谱,她的心沉浸在音乐里。一曲毕,杨琼说:

“作词作曲都很美丽。”

“为了写这首歌曲,我走路吃饭睡觉都在推敲。学校有好几位老师都写了歌曲。今天周校长审阅后,选中了我这首。”汪晓寒兴奋地说。

“哦,那祝贺你。”杨琼轻声说。

汪晓寒抬起眼睛,看着杨琼,然后用一种沉重的充满爱的声音说:

“杨琼,我爱你。”

杨琼低着头,脸红了,她心中涌起一股温暖,仿佛他是一团火,在空中飞荡时点燃她心中的热情。但她一想到世俗的人以后将如何看待她,她心中又忐忑不安,惊恐万分,她的心像小鹿在怀里突突地撞,她装出一种极为平静的声音说:

“汪老师,你别这样想了,这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不可能?仅仅是因为我是有妻子儿女的人吗?我不是给你说了吗,等你毕业后,我就和她离婚。”

“别,别这样,况且我的家人知道了是不会同意的。”

“杨琼,你知道吗,我有多爱你?有时感觉我走到哪里,你的影子就跟到哪里。始终感觉和你在一块。我担心这样爱你,我会变痴呆。一个人一旦有了真感情,那是很强大的,任何人也阻挡不了我对你的感情,你明白吗?”

“嘘,别说了,有人路过这里了。”杨琼小声向汪晓寒示意。他们侧耳倾听,听见有人说笑的声音,那声音越来越近,他们躲在树丛旁屏息凝视,等那声音渐渐远去后,杨琼又小声说:

“汪老师,我很敬重你的才华,你的感情丰富细腻,又能干,而且,你又有那么可爱的孩子,难道你就真舍得孩子吗?”

“孩子,我当然很爱我的孩子,但我也爱你。”

“这毕竟是不现实的——我该回去了,再等会就晚了。”

“杨琼。”汪晓寒低声地叫道,她的心又像团火似地跳动起来,他顺势紧紧抱住她,温柔地吻她。她受惊似的使劲挣脱了他。

“不要!”她说,“别这样!我们不能这样!”

杨琼的耳膜在嗡嗡地响,心也在咚咚地跳,似乎是对汪晓寒,也对他自己万分懊恼似的。

“我们不要这样!”她喊着,“我跟你说我们不能这样。”说完,她急冲冲地拔腿就跑了。

天气一天天变凉了,人们的衣服也在一件件地增加,小姑变得越来越深愁重忧,我的心也越来越牵挂远在香溪镇的俞帆,不知道他怎么样了。谁也没有注意到,小姑没有随天气的变凉而加衣服,她整成了重感冒了,卧病在床上。

“小姑,把药吃了吧。”一放学,我就跑到寝室给小姑拿药吃,并给她倒了一杯开水。

小姑从床上坐起来,她的眼睛似乎越来越黯淡,脸色变得蜡黄,嘴唇乌青。

“小婉,我把你拖累了,你看,整天让你为我拿药,倒开水,打饭,真不好意思。”

“你这就见外了,我们是亲戚,又是好朋友,别那么生疏了。”我说。

小姑吃了西药,又喝了几口开水。我把杯子接过来放在桌子上,又摸了摸她的额头。

“好烫哟,这些药吃了怎么没起作用呢?病一点都没减轻。”我着急地说。

晚自习的时候我向汪老师请了假:“汪老师,杨琼生病了,我要照顾她,今晚,没法上晚自习了,向你请个假。

“什么病?严不严重啊?“汪老师抽了抽鼻梁上的眼镜说。

“感冒了,但吃了药又没见好。”

“好,我也去看一下。”

我和汪老师来到寝室,汪老师仔细询问了杨琼的病情。

“杨琼,你怎么了?”

“感冒了,浑身无力,口苦,也不想吃饭。”杨琼撑起疲惫无力的身体说

“像这样多长时间了。”

“两天。”

“昨天你怎么还在上课呢?”

“小毛病,我就坚持着。”

“不行,你还是要到医院去检查一下,别拖成大病了。”

“不用了。”

“别再固执了,快点起来,林小碗,你把她扶着,我们上医院。”

“好。”

小姑穿好衣服下床来,我慢慢扶着她跟在汪老师后面。到了医院,医生说是重感冒,必须住院治疗。“遭了,我没带这么多钱。”小姑紧蹙着眉头,低声对我说。汪老师听见了我们低声的议论,说:

“钱不够吧?我先帮你垫着,你就安心养病吧,等病好了,再回校上课。”

“下周我就还你”小姑轻声说。

“不用客气。”

我把小姑扶到住院部的病房里,汪老师去给小姑拿药去了。不一会,医生给她挂好了液体,我便返回宿舍去拿温水壶,杯子等系列用品了。留下汪老师在那里陪着小姑。洁净整洁的病房里,小姑靠床壁坐着,液体一滴一滴地从输液管里往下滴着。他看到她苍白,憔悴,眼神黯淡迷惘,不由地感到一阵心痛。他爱怜地望着她,用充满疼爱的语调说:

“杨琼,你看你身体多单薄,你一个人在外面,要照顾好自己。天气冷了,就要加衣服。你看,我的身子骨多硬朗,但我平时也是注意保护的,只要稍稍一不合适,我马上就去拿药吃,药到病除。如果拖下去,一定会拖严重的。女孩子家一定要注意保养自己,天晴了,别在太阳地下晒。下雨了,要打伞出门。平时呢?一定要多吃饭,身体长胖点,抵抗力才强。”

汪晓寒的一席话如涓涓细流,带着温暖,洋溢着温情,流进了杨琼的心里,杨琼感到汪晓寒是如此的优雅,细腻,柔和。她望着他那英俊的面庞,心里溢满了阳光,她在长期以来内心经过苦苦挣扎逃避后,她觉得她原来是那么的爱他,他已留在她灵魂的最深处,甩不开撇不开。她想,只要天天能看见他,守望他,她心中就满足了。

对杨琼,汪晓寒心中也涌起一股温暖而强烈的感情。他把那爱怜横溢的眼光投在她面颊上。此时,杨琼的内心升起一种至高的甜蜜的幸福,脸颊也微红了。

“杨琼,等这些液体输完了,再输点氨基酸补补身子,这些日子以来,你身体都虚弱了。”

“嗯。”杨琼轻轻应声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