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如果有一天

如果有一天

徐蒂安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4-01-07上架
  • 201887

    已完结(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别害怕失去

如果有一天 徐蒂安 3736 2012-12-11 09:58:24

  五月的天气真是让人捉摸不定,突然而至的几日高温之后,是阴雨霏霏的低迷,引得多咪的过敏性鼻炎一度发作。“阿嚏!阿——嚏!不要活了……阿嚏!”

“几个喷嚏就不要活了?”金大叔刚从张律的办公室走出来,很明显,肯定是被下了“通牒”灰头土脸的,“哎,你有没有试过整整三个月无假期无休息日??”“金大叔”是地地道道的北京人,律所里元老级别的人物,年龄最大,助理律师中资历最老。而他的顶头上司张律是所里的头牌大律,也是这家律所的合伙人之一,是个名副其实的工作狂。虽然面貌姣好,三十出头,年收入过百万,是真真的黄金单身汉,但所里的女性都不曾有过妄想。因为他眼里除了接案就是接案。自己忙就算了,还要硬拽着大家一起忙,简直太不人道了!金大叔自然也在张律日复一日的压榨下暗无天日,折磨得比实际年龄还老了十岁。多咪刚来的时候问过他为什么不自己做律师。金大叔满脸谦虚地回答道:“你看我都那么大岁数了,要单飞早不知道飞哪儿高枝儿了,这不是黔驴技穷么,知道自个儿肚里有多少点墨水儿~嘿嘿~咱还是安分点儿,免得竹篮打水——一场空啊!”

多咪听了这么一番话,觉得好像也适用于自己。尽管从没有怀疑过自己的专业水准,H大的法律系是国内鼎有名的,司法考试的成绩排进全国前十,要不然怎么会被招进S城最有名望的律所呢!但是她深知自己的性格弱点,太不擅长跟人打交道,虽然理论知识过硬,但实际操作起来便有些头疼了,毕竟来所里上班还只是第二个星期。

下班的时候,在电梯口碰到刚刚回来的张律,吓得她缩了缩脖子,不是她胆小,只是有前车之鉴。不知道么?所里有个魔咒:要是下班遇到张律,那当晚的加班就逃不掉了!本来多咪是不当回事的,可是前几日一连几天撞到张律,其果不其然“邀请”她加班!这么一来二去多咪就吓怕了,谁有事没事喜欢加班的说?!当口,多咪避之不及,只好硬着头皮,叫了声:“张律好!”好歹咱也是有名牌学历的,不能失了风度,加不加班的乃是后话!

结果出乎意料的,张律望了望多咪,说:“多咪,明晚你有空吗?”

多咪愣了好一会儿,才从嘴里蹦出一个字:“有!”

“哦,那好!明晚有个重要客户,办了个晚宴请我们过去~你是所里的新人,我想有必要带你去观摩观摩~!”

多咪只觉得一阵鸡皮疙瘩,观摩?实则就是变相地谈案子,接单子,熟络关系网,就等于加班!还是加班!真是个狠角啊!变着弯得让人替你卖命!好吧,谁让我是鱼肉呢?多咪同情地替自己眨巴眨巴眼睛。长长的眼睫毛跟着扇动起来,好似有风。张律站在多咪跟前,那一股风仿佛直直吹进了他的眼瞳里,瞬间迷失。

回到家,多咪一头倒在卧室地毯上,想着明晚的宴会是否需要再添置一件新的礼服。虽然是有的,只是那唯一的一件显得有些稚嫰,毕竟是学生时代穿过的。

那时的她,有一头麦色的大波浪卷发,小小的鹅脸蛋上,眼睛衬得大而有神,高挺的鼻子,樱桃般的小嘴,优雅的脖颈,高挑的身材,身着的那件小礼服,淡灰色的吊带,肉粉色裙摆层层叠叠,遮住小半截白皙粉嫩的大腿,踩着粉嘟嘟的高跟鞋,气质迷人。在学校的拉丁舞晚会上,一出现,便是全场瞩目的焦点~在他的引领下,走向舞池中央,翩然一曲。而他,那个曾经一路引领多咪的他,竟然也会道别。夕阳西下,断肠人今在何方?

多咪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想到“还是去新买一件吧”,便拨通了猪的电话:“陪我去逛街!7点,老地方啊!”到底是个急性子,挂了电话就跑去厨房胡乱弄了点吃的,途中不幸被柜子角撞到,小腿上立刻青了一大块,疼得她直咧嘴,无法,只得从冰箱里拿了冰块来敷,缓解疼痛。

S城的购物大街一眼望不到尽头。而多咪硬是从这头逛到了那头。猪在一旁直打哆嗦:“好歹你也买个一件半件的,别让我觉得走了那么多冤枉路啊!”猪,其实她姓朱,身材用丰腴一词快包不过来了,却仍是大吃大喝,五六年来减肥的口号也一直只是停留在口号上。她是多咪的“极品”闺蜜。说极品,是有很多原因的。最要好,是首要条件。再次,用多咪的话说,如果呆在这样的女人身边久了,寿命就会变成负数!因为迟到的是她!麻烦的是她!坑自己的又是她!变卦的还是她!有那么几回多咪真的要被她弄疯了,一路挺过来真的不容易啊!可是她直爽,单纯,对朋友绝对做得到两肋插刀,所以从大学时代一直走到现在还是感情很好,现在都在S城工作了,自然时不时要用暗号接头。

多咪扁扁嘴:“不是没看上的么!陪我逛个街那么不情愿啊?”

“大小姐,你知道我们已经逛了多久?走了多少路?过了多久了么?”猪委屈地看着多咪,眼睛虽不及多咪的大,但那无辜的眼神也是一等一的。

多咪扑哧一声笑出来:“好好,是我没有充分考虑到你的丰腴身材,让您受累了!”故意在丰腴两字上加了重音。她知道猪是最待见不得人说她那微胖的身材。多咪眼看她就要扑将过来,立刻侧身进了最近的礼服门店。

多咪眼前一亮,看中了一件黑色的晚礼服,是自己想要的那一种。她的眼光不算顶好,但是深知什么样的衣服适合自己,所以有时候不试穿就直接付款拎走。

从试衣间里出来的时候,猪在一旁感叹:“要是我有你那么瘦就好了!人瘦穿什么衣服都好看。”

是呀,有哪个女人不希望瘦呢?谁让全世界的服装设计师都以瘦女人为标准设计衣服!

多咪望着镜中的自己,黑色的一抹雪纺礼服,衬出她洁白细腻的皮肤,窄肩带的设计恰好让整条锁骨展露无疑,V型的大露背将蝴蝶骨勾勒出完美的线条,好像长出了翅膀,整个身子变得轻盈起来。束上宽宽的黑色镶钻腰带,使她看上去又气质又高贵。不规则的裙摆煞有坠感,直坠到地板里去,原本就高挑的人儿越发显得高了。

服务员看得出了神,再美的衣服也要有美人作衬。在猪的提醒下,服务员拿来一双款式简单的黑色高跟鞋,让多咪换上。猪知道多咪崇尚简单,这双高跟虽不是店里最抢眼的款式,但是多咪喜欢。几根黑色窄皮带随意地缠绕在一起,既干净又别致。和身上的礼服浑然一体,十分搭配。

服务员当然不忘兴致勃勃介绍着这是自家店中今季的新款,如此云云。多咪并不细听,只是伸手将自己的披散的中长卷发扎成一束,心中已有将其买下的决定。

买到心仪的衣物总是值得女人们兴奋一番的。多咪今晚的购物欲达到了顶峰,硬是拖着早已蔫了的猪又逛了几家。在多咪的极力推荐和赞美下,猪也打开了今天购物欲的大门,满载而归,意兴阑珊。

从大楼出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十一点。“为表达对你今晚赏脸陪我逛街的谢意,请你吃宵夜啊!”多咪一脸笑容,想拍拍猪的马屁。猪一听宵夜立马来了精神:“好呀!附近有一家满记……”没说完,就咽了咽口水。“你不想活了啊?!大晚上的吃什么甜品,不怕胖死啊?!走,吃馄饨去~”

猪极不情愿被多咪拉来吃馄饨,岂不便宜了多咪,但是自己真的饿了,看着水灵灵、滑溜溜的馄饨被端上来的时候,还是直流口水,便大快朵颐。

“你注意点形象啊!都看你呢~”多咪朝猪砸吧砸吧嘴。

“这家的馄饨做得还不赖,挺入味儿的!”猪擦了擦嘴,“姐姐我很久没走过那么多路了,又累又饿,能别那么多规矩么?”

多咪无奈摇摇头,自己本不是那么规矩的人,只是一个女孩子在外头,总要顾及点形象,不然真嫁不出去了。猪也经常开她玩笑:“被绿甩了之后,你整个就变成了‘神叨妇’!整天紧张兮兮神神叨叨的,过分注意自己的举止,对别人更是苛刻,真不是好事~”提到往事,多咪的心里还是会痛,但是知道猪只是想刺激刺激她,提醒提醒她,为她好。

猪想要说什么,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

两人吃完夜宵就分道扬镳,各自回窝了。

多咪也累得不行,洗洗就直接奔床。看到手机在不断闪烁,才发现有短信。是猪发来的;“刚才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对你说。绿这个礼拜六要结婚了,我们都收到了请柬。”

多咪生怕看漏了字,又仔仔细细看了一遍。

终于,是要结婚了,曾经对她说过永远的人。

多咪没什么感想,关了手机,把头蒙进被子里,睡了。

“我们分手吧。”说的时候,多咪很认真地观察他的表情,可是他脸上竟没有一丝波澜。总该有些的吧,失落、痛心,哪怕是无奈也好,总该有些什么。可是,什么都没有,生生将她的心凉了半截去。

“就因为算命的说你们生辰八字不合?……这也太戏剧性了吧?!”猪睁大了眼睛,大家眼中的金童玉女就因为这么荒谬的理由就要分手,实在不能接受,“你有没有找他谈过?”

多咪摇摇头。不是她不想,只是她知道,一切已经成了定局。绿的母亲特地找算命先生算上了这一卦,说不配就是不配,别想有挽回的余地。绿是孝顺的男孩子,怎么可能违背他母亲帮她一个外人呢?呵,她终究只是个外人。

后来多咪想起这段来就觉得那会儿真是窝囊。人家说八字不合就八字不合,说分手就分手,一点骨气都没有。为了出气,还想象着自己当场给绿一个回旋踢,将他放倒,可以直呼过瘾。可是终究只是想想,自己从来都只是想,不敢做的。

跟绿一起四年的时间成为泡影,成为追忆,成为灰色的胶卷底片,也将多咪的爱情生涯定格在了他们分手的那一瞬间,连同学业一起,深深埋葬在多咪的心底里。原本多咪打算跟绿一起考本校R大的法学研究生,如果努力一点,甚至可以将保送名额收入囊中。顺利的话三年之后就可以毕业,然后找工作,结婚,甚至连他们将来自家窝的设计都想好了。“我比较喜欢黑白配!”“卧室一定要粉色的!”“主卧的洗手间帮你改成放衣间吧!你那么多衣服总要有地方放~”“哦!好耶!”“厨房归你设计啊!包括餐具~”“那当然!我会把它设计成日式田园风的,嘿嘿!”但是万万没有想到,那么多美好,竟然就这样被轻易抹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