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如果有一天

任君多美丽

如果有一天 徐蒂安 6995 2012-12-12 12:01:38

  玄关的灯亮起来的时候,多咪才突然发现自己已经精疲力竭,眼睛都睁不开了。她向来这样,人前一副屹立不倒的逞能样儿,到人后则是累到虚脱的衰样儿,经常被某人教育,每每都虚心接受,但次次坚决不改!

于是速速卸妆,洗漱完毕后,倒床便沉沉睡去。

一夜无梦。

待到第二天早上,多咪睡眼朦胧地看手机时间,正好7点。大学时代养成的生物钟倒是真真切切帮了她大忙。发现有两条短信,昨晚睡的太急,没有留意。一条是林墨发来的,大意是晚安好好休息之类道别的话。另一条则是猪发来的:“后天绿的婚礼你来吗?”

一行字,一个问号,多咪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深深沉了下去。不是痛,不是恨,那感觉单纯而又彻底。是啊,是去还是不去呢?这是个问题~还是先去上班吧,这样想着,便离开被窝,捣腾去了。

到了律所,有一大推事情等着她做,便顺理成章把烦恼事抛诸脑后。这几天明显降温,多咪连打几个喷嚏。隔间新来的同事好心地问她是不是感冒了。多咪只得笑笑说,是鼻炎犯了。金大叔也走过来,开玩笑说:“你这个上发条的鼻子还真是一鸣惊人呐!”

多咪莞尔,自从有一年得了感冒以后,天天流鼻涕打喷嚏,几乎一整个月不见好,以为感冒就只是感冒,也没太在意,结果领悟过来的时候去医院一查,发现已经转变成鼻炎了,还是过敏性的,治又治不好,太伤脑经,索性就不管它了。在律所上班时间不规律、人也常见不着,自然有人不明所以。

金大叔又追问道:“听说张律让你跟他一起去了昨天Queenie的晚宴?怎么样?遇到中意的没?”

多咪扁扁嘴:“那是去工作的!”

金大叔见多咪极为随意,便着急道:“你也不是未满十八,就没这想法?那可是上流社会的聚餐啊!当然了,就以你这样的条件,钓个十个八个的肯定是没问题的,哈哈!”

多咪不再说,万一让他知道昨晚的主角跟她相熟,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流言。沉默是金吧!

正好这时,张律的第一助理宝姐叫她进去,话题只得未完待续。

多咪跟在宝姐身后,朝金大叔吐了吐舌头,示意他的阴谋未得逞。

金大叔则耸了耸肩,表示:看好吧,有人要遭殃了!

进了办公室,多咪才发现,张律的一张脸沉得,真是……完蛋了,忽的明白过来金大叔耸肩的意思,到底是跟着做了多年的,知道什么是雷鸣之前的平静。

张律翻了翻手中的案卷,说话带着强压的愠怒:“这就是你昨天从法院取的证?!”将资料一甩,丢在多咪跟前。

多咪拿起来一看,大事不好,拿来的资料有些是错误的,还有缺码,乱七八糟,根本没法查阅。知道是自己的失误,只好弱弱地问:“我再去取一次?”

“不必了!我已经叫人去取了。”张律清了清嗓子,“鉴你是新来的,又是初犯,我就不追究这一次了。但是,请你记住,不管是什么原因,私人情绪还是毛躁性格都不要带到工作上来。要知道,工作是件严肃的事情,更何况是像我们这样的工作!”

多咪觉得张律说得十分在理,做错了事自然是要付出代价的,便没有异议,只认真地点了点头。

张律的话还未说完:“还有,从今天开始你要做我的第二助理,午休的时候就可以搬过来了。交接工作有不明白的地方去问问阿宝,我不希望再有差错。”

“哦!”多咪默默退出去,还在愣神。

金大叔拍拍她的肩膀:“没事儿吧?”

“没,没事……说让我做他的第二助理。”

“什么啊?”金大叔觉得太不可思议,除了宝姐还从来没有人能吃得消当张律的助理,“叔表万分同情!”

多咪从金大叔怜悯的眼神里读懂了,这才真正是做错事的代价!

张律,则坐在办公桌前,对自己刚才做的决定惊心不已。明明是做了在他看来不可原谅的事,为什么不朝她发火,还拼命给她找理由?自己是怎么了?脑海里不时浮现昨晚看着别的男人载她回家的情景,心情变得很奇怪。他不知道,这其实是一种质变。他想要个解释,所以他要把她弄到自己身边来,看看她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自己被她搅得从未有过的乱。

中午的饭多咪吃得没滋没味。想到今后要向“雷区”更进一步,就对那天的失误忏悔不已。随便扒了两口饭就回去整理东西了。

“哦,亲爱的!可怜的人儿~”说话的正是多咪在所里最谈得来的同事,虫子。虫子其实叫徐若秦,虫子这名是她自己比喻的,因为从小家境好,过得很舒服,便觉得自己依赖心太强,想要改头换面,就叫自己虫子,表示什么苦都能吃,这不,念了法律系到律所吃苦来了。今年招聘就招了她们两个,又系同龄,也美得跟一朵花似的。有好事的同事曾不解地问她,不是说漂亮女人之间的磁场是互斥的么?为什么单单竟你们俩好上了?她的回答让对方哑口无言:“我们乐意!”虫子就是这么个直爽的性子,也是多咪喜欢之处,不像别的女人那样唧唧歪歪的,她可受不了。

“我刚随王律上庭回来就听说了你的悲惨遭遇!你怎么搞的?我不在那么一会儿会儿就遭人暗算啦?”虫子一脸夸张的表情。

“唉,自己惹的祸,当然自己承担了。”多咪一副“我认栽”的样子跟虫子叙述了整件事的过程。

虫子听后更疑惑了:“瞧你平时做事人模人样的,怎么也会犯迷糊,这种小事都能出岔?说,到底什么情况?”

多咪被她这么一问才想起婚礼一事,于是小心翼翼地问:“虫子啊,你说,如果你很久没见的一个朋友要结婚了,你会不会去参加婚礼?”

虫子抽了抽嘴角:“这算什么问题啊?当然去了!既然是朋友,又主动请我,难道这面子也不给?”

多咪觉得自己刚才的表述有误,又补正道:“不是不是,是一个我不想跟他做朋友的人。”

“那当然不去了!连朋友都不是,去干嘛?”

“不不,应该是不太想见的朋友……呃不对,是想见又不想见的人……”

“前男友吧?”虫子快被多咪憋死了。

“你怎么知道?!”多咪的眼睛变成铜铃。

“这么纠结复杂的关系,非前男友莫属!”虫子奸诈地笑起来,“原来是感情问题困扰了你啊~来来,姐姐来开导开导你!”

多咪下意识地往后退了退,暗叫不好。虫子有个习惯,每次使坏之前必有“姐姐”一词,她自己倒未察觉。“不玩了,我投降!”在虫子没有展开攻势之前就举白旗,实乃上上之策!

“还是给我正正经经出个主意吧!”多咪几乎是哀求道。

这回虫子倒是认真了,坐在多咪对面的座位上,双手托腮,一双有灵气的丹凤眼转个不停:“我觉得,你去或是不去,他都在那里,不悲,不喜。”

多咪一直在等下文,见虫子没有继续的意思,便问:“说完了?”

“对啊,说完了!”

“……”

等多咪收拾完,做好交接,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的事了。坐在陌生的办公室里,望向落地玻璃门另一边的世界——一个小时前自己也是那儿的人,但是从现在这一小时开始,便感觉和外边匆忙行走、聊天说笑的同事离得很远。以后要过非人的日子喽!多咪给自己加了把油。

快下班的时候,宝姐来带话:今晚要加班。果然!虽然多咪早有准备,可还是不由地失落。

挥别了虫子,多咪便开始处理明天开庭的案卷。快要睡着的时候,听到了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从里间传来。多咪的办公室,包括宝姐的,其实是和张律的办公室相连的,就像是“米奇头”,张律的是脑袋,多咪的和宝姐的是耳朵!也像她们三个的工作关系。

这时,宝姐走进来,示意她去资料室复印一份资料,一式三份。

多咪领了旨,当然马上去办。看了看表,八点。不知道时间还好,一知道了,肚子就开始咕噜噜叫嚣起来,才发觉自己还没吃晚饭。只好去饮水间灌了一杯水下肚。总不能让人家听到吧。复印好资料,拿给宝姐看。宝姐手头正有事在忙,让她直接送进到里间去。多咪便敲门进去。

抬头一看,这男子不是林墨是谁!

只因为在场的人都极为严肃,多咪也不敢造次,放下手中的资料就退了出去。

其实办公室里的两个人都在意她。

两个小时以后,多咪得令下班,便愉快地向宝姐道别。走到电梯口的时候,遇到了正在电梯里头的林墨。

林墨伸出手拦住电梯门。电梯门又张大的时候,多咪笑着走了进去。

这次是林墨先开口:“每天都这么晚下班么?”

“哦?不是啊~要看所里忙不忙。”

“我听说张律是极严格的人,当他的助理应该很辛苦吧?”

“不,还好~其实当他的助理也没多久啦!哈哈!”不能说这是在几个小时以前的事,更不能说原因,太丢人了。

“感觉你变了很多……”林墨这句话淹没在了电梯门打开的那一瞬间纷乱里。

多咪正要跟他道别,林墨来不及追究前一句话,只得说:“反正顺路,我送你回去吧!”说着便不容置喙地引多咪上车。多咪也不再言语,加班确实很累。

车里还是一如既往地寂静。林墨从来不喜欢在车里放音乐,严肃地像个小老头。但现在,他要说话:“今天你好像有心事。”

“呃……没什么。”多咪有些无措。跟虫子讨论了一中午,也没能得出个结果,还白白被她笑话了去。这个棘手的问题,她急需找到答案,

林墨见了多咪的反应:“是因为明天的那场婚礼吧?”

一语中的!

多咪瞬间眼神黯然:“你怎么会知道?”

“我们可是同个学校毕业的,而且……我也有被邀请。”林墨看了看她,“这件事,需要问别人的意见吗?其实你是不想面对。”

多咪不知道,林墨其实是最了解她的,他在暗中观察了她无数次,就像以前,她总是能够轻易地在他的视线里成为“胜利女神”。她的一颦一笑,只要有些许的变化,他就能发现。观察她,已经成为一种习惯,而没有她的日子里他曾一度迷茫。

连林墨都看得出来?

多咪觉得在林墨面前自己就像个小丑,搔首弄姿,千方百计想要讨好观看的人,却终于被嫌弃。她何尝不想痛痛快快地面对?她恨他,恨地牙痒痒,恨到骨子里,却使不出任何报复的手段。猪说她是极典型的天蝎座,有报复心没报复胆。多咪最初听到的时候,就已经认了,更何况是现在!所以她觉得最好不要再见面。但是,但是!她不服输!不参加婚礼就表示逃避,就表示她还放不下,就表示有牵挂!就表示这场赌局她以失败告终!她不想要输,她想要让他知道自己现在过得很好,没有他也一样很好,甚至更好!

“我陪你去吧!”林墨终于还是说出了口。

“啊?”多咪有那么一秒没有反应过来。

“有个伴至少不会那么尴尬,”林墨顿了顿,“而且也是一种示威,不是吗?”

多咪想了想,说:“这样好像有点……”其实她心里正翻江倒海,这是个好主意!可是这样会不会使林墨难看?林墨是谁?Queenie的大代理!他刚进这个圈子,位子还没坐稳,有多少人想看他出丑看他的笑话!可是……多咪一时自私地不想放弃这个“好主意”,于是猥琐地问,“你……没关系吗?”

没想到,林墨一口答应下来:“当然没问题!”

多咪当下乐开了花,给了林墨一个大大的笑脸。

于是,“报复二人组”就这样诞生了!

林墨送了多咪回家,也自径回住处。

他躺在床上,眼前不断浮现多咪的笑脸。他并不笃定刚才的决定是否正确,只要这么做能让多咪快乐一点就好。他只是想守护他,就像从前在校园里看到她的时候都是笑着的。想着想着,就拿起电话给助理拨了过去:“Sabrina,帮我订一套小礼服,要端庄点的。明早送到我这里来。”

电话那一头的人明显愣住了。这大晚上的被搅醒不说,还哪里能买得到礼服?!Sabrina从林墨调来Queenie中国子总司的时候就一直跟在身旁了,到现在快一年从来发生过这般离奇的事情。因为林墨性格内敛,为人正直随和,从不刁难别人,更别说是她这个贴心的助理了!想来是出了什么紧急事件,订的还是女装,不会是恋爱了吧?Sabrina这样想着,还一遍盘算着礼服只得明儿个赶早去买了。

第二天早上,多咪还在被窝里的时候,接到了林墨的电话:“我到你小区了,是我上来还是你出来?”

多咪迷迷糊糊地听到林墨来了,一个激灵坐起身,自己还蓬头垢面地,还是让他上来算了,反正别人也不知道这号帅哥找的是谁,于是对着电话里说:“你笔直开,开到倒数第三撞楼的时候,右拐,再开过三幢,第四幢就是了!A座502!”多咪自己都觉得说复杂了,但是电话那边却没有再问。

挂掉电话,多咪以最快的速度解决仪容问题、拉窗帘、开窗通风、亮灯、收拾房间……

门铃响的时候,多咪正在厨房煎荷包蛋。急急冲出去给林墨开门,又急急跑回去给荷包蛋翻面。

林墨只听见哔哔啵啵地声响,却不知多咪在干什么。等到多咪心满意足地端着两个盘子从厨房走出来的时候,林墨才明白过来,那一阵香味是属于荷包蛋的。

“还没吃早餐吧?”多咪笑着问林墨。

此时,林墨眼前,白色的盘子里那两枚金黄色的荷包蛋似乎在说“快把我吃了吧!”让他食指大动。实际上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吃过真正意义上的早餐了,自从进了Queenie每天都忙得焦头烂额,都是Sabrina帮他买的早餐——三明治加咖啡,最简单不过。好不容易到了假期,补觉最重要,早餐又排挤得被午餐收了去。

多咪见林墨吃得欢,十分安慰,又泡了两杯麦片,递一杯给林墨,自己也吃起来。等她吃完第一个荷包蛋,林墨已经咕咚咕咚喝光了麦片,盘子里也已空空如也。

“好吃吗?”

“看我吃那么快就知道是美味啦!”林墨笑嘻嘻地眼神发亮,很有满足感。

“看来,食物真的有魔力呢!刚才看起来还挺疲倦的样子。”

“因为是你做的嘛!”林墨脱口而出。

多咪的眼光对上了他的,脸颊一阵骚红,忙顾左右而言他:“呃……你怎么找上来的?是不是很难找?”

林墨觉得刚才的话是直白了些,但并不后悔,这确实是他的真实想法。应了她的话:“我方向感挺好!大学的时候学过定向,大晚上我也能在森林里散步!”这也是实话,那时候大学社团搞野营,林墨是组织者。当时那是时下流行,一些不懂的也装懂一起跟来。结果出去的第一个晚上就有两个女生在森林里迷了路,失踪了好几个小时。众人找不着她们,左等右等也不见回来。眼看天色越来越黑,林墨便独自带了装备去寻。他不让人跟,内行人知道自己一个人行动才是最安全的,不需要在同伴的安全问题上分心。过了大半个钟头,就被林墨找到了。据说,他们几个回来的时候都不像是逃生回来的。因为众人看到他们的时候林墨正在讲笑话,就像是散步回来一样。经过这件事以后,他林墨的名字在校园里传得更响了,爱慕者也急剧增加。

多咪呵呵笑了:“真利害!”

等多咪收拾好,林墨拿起他放在茶几上的礼服盒子,递给多咪:“这个拿去换上。”

多咪没有拒绝,她确实没有合适的衣服。衣柜里要么就是中规中矩的套装,要么就是太随意的便服,仅有的那两套礼服也不适合今天的场合。林墨想得真是周到!多咪不禁对他大加赞赏。

绿的婚礼是极西式的室外典礼。林墨和多咪到达婚礼场地,已是人头攒动。

还是猪最先发现了他们。她惊讶地朝着这个方向望来的时候,多咪就已经做好要被仔仔细细盘问的准备。

“我以为你不来了,怎么都不事先跟我打个招呼!”猪又看看多咪身边。

林墨抢先问好:“你好!”

猪瞪大了眼睛:“你……你是林墨学长?!”

林墨笑笑,原来也是学妹。

猪把多咪拉到一边:“什么时候勾搭上的?嘿嘿,等会儿婚礼结束了跟我好好交代啊!”

多咪不禁莞尔。现在她确实也没心思解释。

陆续遇到几个大学同学,平时都疏于联系,再加上众人都清楚今天的主角与多咪有莫大的关联,所以大家忌讳着,没有几句寒暄的话就散开了。

猪带他们俩找好位子坐下,过不久后,牧师就出现了。

多咪忍不住看住站在牧师一侧的绿。今天的他一身华丽的西装,精神很好,一直都面带微笑,站成一个极好看的姿势。随着婚礼进行曲的娓娓流动,绿一直目视朝自己走来的新娘,高贵、美丽。多咪了解他,这是他发自心底的,因为他一弯笑眼里是藏不住的喜欢。多咪不知道自己应该高兴,还是失落。

交换戒指的时候,多咪甚至狠毒地想过,能够出现一道闪电将戒指折断崩裂,诅咒他们的婚姻会因此不美满。可是看着绿幸福甜美的样子,又觉得自己太残忍,毕竟这是绿,多咪唯一爱过的人。

仪式在大家的鼓掌下,顺利结束。之后,便是新人前来敬酒。

当绿看到多咪的时候,有一种说不出的情愫。至少多咪是这样觉得。是啊,绿怎么也不会想到她会来,还精心打扮,更有男伴相伴左右。请是一回事,来又是一回事。这不像是绿所熟悉的多咪了。

林墨看着多咪似乎有些愣神,捅了捅多咪。多咪定神后,伸出酒杯向新人敬酒:“恭喜你们!”

新娘笑开来,绿则淡淡地说:“谢谢!”然后一饮而尽,说了句“你随意”便转而向其他人敬酒去了。她不善饮酒,绿是知道的。只要一小杯就醉了。醉了之后就会倒在他怀里,喃喃耳语。绿只是搂着她,搂着她进入梦乡。

而回忆只是回忆。

多咪只是小小抿了口,心里还在细细回忆他的那一句“谢谢”。她忽然明白,其实,虫子说得很对,她去或不去,绿都在那里,不悲,不喜。

婚礼的活动准备得很丰富,每一个环节都是精心设计过的,很像绿的个***漫的双鱼总是有用不完的好点子。

拉丁舞曲想起的时候,多咪觉得这才像绿的婚礼,鲜明而个性。此时新人已经换下了白纱、西装,身着拉丁性感妩媚的服装跃跃欲试。多咪看着绿携着新娘缓缓步入舞池中央,绿一如以往的深情,只是不再对她。新娘的步子有些凌乱,表情僵硬,应该是绿临时教的。多咪不该去评论,因为只做娱乐,可是她还是忍不住和自己比较,好将她比下去,满足她的心境。

一曲终了,新人伦巴舞姿引得众人纷纷鼓掌赞扬,。

林墨看着多咪的凄凉,心犹动,第一次没有问她的意见,便不由分说拉着多咪走向舞池。

多咪一惊,已来不及回头,带着疑惑和责备低声说:“你干什么?!”

“想要某人嫉妒我!”

又一曲响起,是《BancaBanca》恰恰舞曲,,多咪最熟悉不过,因为那是她和绿比赛获奖的曲子。

多咪,林墨,很有默契地做出一个开始的姿势……

纽约步——二分之一转——手接手——二分之一转——三连步——陀螺转……一对可人儿,配上流畅而富有节奏的舞步,是极具吸引力的,所有的人都在围观,发出惊叹,有些还在揣测着他们的身份,毕竟他们不是婚礼的主角,可别抢了风头。

可是,他们确实抢了风头。

林墨送来的礼服,多咪穿着很合身,米白色的裙身,显得多咪的身体玲珑有致,又高雅气质。跳舞时的她,双腿绷直,胸背直挺,下巴高扬,像极了一只骄傲的天鹅。眼里似有光,嘴角微微上扬,像在享受一般。

林墨望着她的眼神有些迷离了,这究竟是不是真的?时到今日,他终于站在了她的身旁,不再是别人,正是自己,是自己!他带着她旋转,带着她下腰,带着她完成了一个个富有神韵的动作,像一直幻想的那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