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如果有一天

人善天不欺(下)

如果有一天 徐蒂安 3298 2012-12-16 20:39:34

  到了公寓门口,见多咪下车都那么艰难,霍子叹了口气:“哎,谁叫我摊上这事,还是我扶你上楼吧。”

“不用了。”多咪下意识回绝,可是脚却不争气,要不是霍子及时扶住,多咪又要跌一跤,只得让他扶着上了楼。多咪偷偷看了他一眼,很专注的样子,难怪刚才医院的那个阿姨会这么看好他,如果撇开他对她做的那些无礼的事,确实是个不错的男人。

好不容易走到多咪住的楼层,来到房门口,多咪犹豫着要不要这么快开门。

霍子好像看出了她的心思:“怎么?怕我耍流氓啊?”

多咪有些心虚了,避开他的眼神,从包里掏出钥匙。

“好吧,已经送你到家,我先走了。明天你上班我会来接你的。”

“啊?不用!不要!”多咪使劲摇头。

“怎么说也是我的缘故你才受伤,就当是给我个弥补的机会喽!”

“不要!”多咪态度坚决,“我自己能上班。”说实在的,她实在不想跟这么个人扯上关系,要是律所的同事看见,就有得好解释了。

霍子知道她不会妥协,便直接忽略她的拒绝,转而嘱咐说:“晚上记得用冷水泡脚啊!泡完贴上药膏。我先走了,明天见!”挥挥手,下楼去。

多咪急了,担心他真的说得出做得到,忙大声说:“明天你别来!来了我也不会坐你的车!”

霍子也不理,只是朝她笑笑,便离去。

多咪开门进家里,换了拖鞋,发现脚踝肿得跟金华火腿似的,担心明天只能穿拖鞋去上班,急忙去准备泡脚。忽然又想起晚上放了张律和林墨鸽子,要打个电话说声抱歉,却发现手机根本还在那霸道男人手里,没要回来。想到刚才那男人离开前那诡异的笑容,大呼上当,又被算计了。多咪想着觉得今天的事真是可以写成小说了,太荒谬了。只好作罢,等明天去所里再说。

楼下宾利里,霍子并没有马上离开,此时正握着多咪的手机,开机中。不出意料,很多未接和几条“你在哪,回电话”的短信。霍子草草翻看,大部分都是林墨留下的。看来,林墨对这个女人很是上心。霍子显然对这个结果很满意,证明他的猜想是正确的。这是他此行的目的之一,也正好打乱了林墨的计划。因为,白天,在林墨的办公室里,霍子从林墨的助理Sabrina口中得知,林墨近期要去Queenie中国子公司的香港分公司处理那里的一起产品质量纠纷的案子。据Sabrina说,林墨打算找合作律所的人一起跟进。如果霍子没有猜错,林墨一定会找多咪,虽然她还不是执业律师,但是他调查过,多咪能力够,沟通能力很好,绝对是同去的不二人选。林墨想要跟多咪有更多的机会相处,就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他断定,今晚他要跟多咪谈的事,一定跟这件事有关。

那么,现在,他至少先了林墨一步,而且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林墨回到家,坐在沙发上松领带,越想越担心,不会出什么事吧?可是手机一直无法接通,到后来通了却没有人接。真是急死人了。索性再穿好衣服,直奔多咪的家。

路上,林墨的保时捷卡宴“嗖嗖”驶得飞快,一转眼就到了多咪住的公寓楼下,下车的时候,他没有发现另一辆车的驶离。林墨抬头发现多咪家的阳台上透出灯光,还有一个纤细的人影晃动。原来她已经回家了。他很想上楼亲眼确认多咪没事,只是他怕这样会给她带来负担。想了想,还是算了,她既然没事就好,明天可以再约她见面,这样显得自然一点。想到这里,林墨又回到车里,发动车子回家。

第二天,多咪一早醒来检查了受伤的脚踝,依旧很肿,真的只能穿拖鞋上班了。无奈,小心翼翼梳洗完毕,吃完早饭,下楼。

不远处,宾利里下来一个人,正是霍子。朝多咪的方向走过来。

多咪还在蜗牛似的挪动,被人从一旁扶住。她转头一看,正是她不想见到的人,“你还真的来了?!”

被多咪问得一头雾水,霍子道:“难道还假的来?!”

昨晚的气似乎还没消,多咪欲走,想起自己的手机还没还回来,只得随他扶进他的车里。

坐稳了,多咪扬着头,追问:“手机还我!”

霍子“哦”了一声,从口袋里掏出来递给她,说:“我把我的号码存进去了。”

多咪瘪嘴,开机,想翻出号码删掉。

谁知,霍子好像知道她的心思,便说:“删了我的号也没关系,我会打给你的!”

多咪对他的无赖行径不予理睬,还是照样删除了他的号码。

霍子瞬间觉得,眼前这个女人真有种惹人怜爱的倔强,不禁上扬嘴角的弧度。

多咪的手机随即响起来。这铃声……怎么是《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的开》??旋即瞥一眼身旁的人,自作主张的家伙!竟然连她的手机铃声都改了,还是这么首让人害羞的曲子。真是要多咪的命了!本想追究,但看一眼屏幕发现是林墨打来的,咬牙忍着,接起来:“学长。”

电话那头,听到了多咪的声音,像吃了定心丸般一下子放松下来:“你终于在了……没事吧?”

多咪垂了垂头:“恩,没事。昨天真不好意思,没打招呼就走了。”

“是啊,不知道我多担心你……你……你今晚有时间么?上次要讲的事情还没来得及跟你说。”

“哦,好的。”多咪没有把自己崴脚的事情托盘而出。她知道林墨紧张她,从他打电话的及时就知道,一定是不停地打了很久,才在自己刚刚开机的一瞬就拨进来。是她欠他的。要还。“那就今晚见吧,拜拜。”

霍子在一旁冷眼相看:“怎么?今晚佳人有约了?”

“不用你管!”

“哟!那么快就喜新厌旧了?才吻了一下而已啊……”

“什么?”多咪对他的厌恶感一下提升了一个级别,从“很”到“特”。明明是最介意的事,却被他那么轻挑地从口里说出来。“什么喜新厌旧?!我根本不认识你!”

“又装不认识了?!你这女人真善变。”

多咪懒得再搭理他,把头扭向另一边。

到了写字楼楼下,多咪坚持要自己上楼,可是霍子没有把她的坚持放在眼里,强迫性地“扶”她上楼。一路上,引来很多注视的眼光,让多咪浑身不自在。好不容易挨到律所门口,多咪想让霍子走,可是霍子却没有要走的意思,帮她推开门。多咪真想挖个洞钻进去,因为同事个个都看着她,确切地说,是她,和他!

待到霍子将她扶进她的公办室,外间的同事已经议论纷纷,不用猜也知道他们议论的主题。因为今天依旧有花,很容易便把这两者联系在一起。

张律在里间,从落地玻璃的另一边望见了这一场景,便走到多咪这边,问:“你怎么了?”

多咪正跟霍子顶嘴,让他快点消失。霍子却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想赖着不走。被张律那么一问,多咪立刻红了脸:“哦,没,没什么。脚崴了,这个好心人把我扶上来的。”一边说,一边还不忘指指身边的霍子。

霍子郁闷,眼镜眯成一条线,用极低的声音说:“世上哪有那么多好心人?!”

多咪听见,瞥了他一眼,大概意思是想说,住嘴!也不想想是谁把她弄成这样,现在还来添乱?!

霍子很识相地跟张律打招呼,跟多咪说了声:“晚上下班等我来接你啊,拜拜!”便不容置喙地离去。

张律虽然觉得奇怪,但也没有细究。想起昨晚上的事来,便问:“昨天晚上你怎么回事啊?怎么突然不见人了?”

多咪不想没事找事,还是选择隐瞒:“哦,这脚就是昨晚上崴的,疼得实在不行,就去了医院,本来想打电话,却不巧手机没电了。真对不起。”多咪都佩服起自己来,谎话都编得那么圆。

张律点点头:“今天你就早点回家吧,自己小心点。”

“嗯,谢谢张律!”

其实,张律心存疑惑,这可不像多咪的作风,平时只要有事一定会跟他支会一声,可是这次就直接消失了,觉得肯定另有隐情,

这时候,虫子摸进来,瞧了瞧多咪肿的脚踝,疑惑道:“怎么?一晚上不见,就把自己搞成这样啊?昨晚你干嘛去了?做动作替身去了??”

“别拿我开玩笑了。”见霍子和上司都走了,多咪像泄了气的皮球,霎时解除了防备,瘫软了下来,“疼着呢!”

虫子提溜着眼,凑到多咪身边,问:“诶,刚才那帅哥是谁啊?”

“啊?哪个帅哥?”

“别装蒜!就是扶你上来的那个!”虫子扁扁嘴,继续追问。

多咪想了想:“哦,你是说霍子啊?他就是这些花的始作俑者喽!”

“哇!终于真相大白了!还真是个帅哥啊!”虫子有些犯花痴。

“什么帅哥?!我伤成这样,你以为是谁害的?”

“是他……你的?”虫子被多咪说得有些凌乱,要理一理,“呃……可是他还送你上班……”

“反正我对他只有厌恶,”多咪说着,不忘调戏虫子,“你喜欢的话我可以帮你作介绍啊!”

“去去……这么说,是个黑马王子喽?!”虫子摇头晃脑道,“已经有一个白马王子……那岂不是要争起来?”

多咪觉得虫子完全曲解了自己的意思,忙解释道:“什么争起来?!他是要我好看!才见面就害我成这样,还……”多咪没有往下说,想起昨晚被强吻的一幕,不禁尴尬起来。

“还?还什么?”虫子两眼直勾勾盯着多咪。

多咪被看得有些心虚,眼神慌忙逃开。

虫子略见端倪,步步紧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