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如果有一天

朋友可分忧(上)

如果有一天 徐蒂安 1782 2012-12-20 11:21:46

  这天,多咪对林墨的承诺该兑现了。

一大早,就去所里向张律说明了情况。林墨倒是周到,提前跟张律打过招呼。所以多咪手里部分未完成的案子交接很顺利。

多咪哼着小调,在办公室整理要带去的客户资料。

虫子早就看出了她今天心情特别好,于是乘工作间隙之际,跑进来打探情况。

“遇到什么好事了啊你?”

多咪笑而不语。

“是不是有人私定终生了?”

“你才把自己卖了呢!”

“什么叫卖?!”虫子想套多咪的话,于是放长线,说,“有没有兴趣下班以后去喝两杯?”

多咪知道虫子的鬼主意。她是不胜酒力的,从来。“好啊!”不过多咪想者反正下班还早,凌晨1点的飞机也不赶,而且对着虫子,自己没有什么不能说的,于是爽快地答应下来。也好,在去之前。

酒馆,是多咪极少涉足的地方之一。也只有跟虫子一起才会来。

进了馆,没等坐下,虫子就朝老板喊:“老板,这里要一份刺身拼盘、芥末海螺、岩烧鳗鱼,一客甜虾,两份三文鱼寿司、香芋榴莲酥、滑子菇味增汤,再来两客冻奶茶,还有两盅清酒!”虫子熟练地点着,像是这里的熟客。

老板也应声而出,满是和气地招呼她们坐下。

待老板去吩咐厨房,虫子便说:“这日式酒馆不错的,正宗的日味儿,而且价格实惠。最重要的是这里的清酒无限量供应!”

“我还是第一次来酒馆。”

虫子坏笑:“我猜你也是第一次。不过呢,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啦!师傅领进门,修行靠自身了啊!”

多咪莞尔:“喝酒对身体可没什么好处。”

“你别废话!以后你就知道好了!”

多咪怕了她,便不再挑衅。

等菜和酒上齐了,虫子给多咪斟上清酒,又给自己斟满。

只是一小口,酒精就上了头。多咪感觉心里有什么东西飘了起来,微红了脸颊。

“这酒不错吧?”虫子也喝了一口,挑了挑眉,清丽的面容多了几分诱人的魅惑。

“我不太懂酒的。”多咪低垂下头,有一点晕。

“你真是个幸运的女人啊!”虫子看了看多咪不经世事的样子,莫名惆怅起来。举着酒杯,呆呆望着,“你知道,不是所有的女人都能遇上对的人……”

“遇上什么事了?”多咪有些怜惜她。

“呵呵,不还是那句老话么,遇人不淑呗!”虫子自嘲地笑笑。

原来她也是有故事的人。只是不说。不说不代表没有。

多咪没有多问,却固执地觉得,她的快乐是发自内心的。因为有痛。所以要自我开朗。

她想到自己。

其实多咪没有太多不幸。绿,一个昔日的全部依靠,彻底从生命里血淋淋地剥离,曾经伤得她体无完肤。但是,她也不再怪了。她反而开始尝试去祝福,反而希望绿的选择不会太错。即使,现在,他们,一个困守,一个逃离。

虫子拿酒杯碰了碰多咪的,对她说:“祝你永远没有醉酒的理由!”说完便一饮而尽。顺手又要倒酒,却发现两盏酒瓶已然空了。“该死!老板!再来两忠!”

虫子的漫骂声,夹杂了一些多咪的吸气声。这酒着实是辣。

老板拎来三忠酒,笑脸迎人道:“徐小姐,今天酒兴挺高啊~多喝点哈!”

“老板你人真好啊!这酒更好!”虫子有些微醉,不顾形象地大声回应道。

“呵呵呵呵~”

“你少喝点!”多咪望着虫子不断向自己的酒杯里斟酒,终于忍不住去劝说。虽然她知道是徒劳。

“别那么拘束!来这儿就是为了学会放松!”虫子“大气”地剥着甜虾,还是大声说着,引来周围食客的侧目。

多咪朝虫子使了眼色,可是虫子愈发闹腾了。满口嚼着大虾,又夹了海螺肉送进嘴里,含糊不清地说:“你呀!就是给自己压力太大。明明没什么大不了的,总是杞人忧天!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不,又有良人送上门来了么?!”“咕咚”一声,虫子将食物咽下,继续说,“我看着,那两个都挺好。”

多咪不禁莞尔。她何尝不想迈出这第一步。只是,被伤害的痛苦,她不想施加于人。

“没试过怎么知道适不适合自己?”虫子拿起酒杯又一口闷,意味深长地说,“至少别让自己后悔。”

多咪吃着鳗鱼,点点头:“我明白。对了,我要去趟香港,明天凌晨的飞机。”

“和某个男人一起?祝你好运。”虫子斟满酒,“来,干杯!”

多咪见虫子举杯,也将自己的端起来。

几寻过后,两个人儿的心更近了一步。彼此之间又添了一种关联——酒友!

末了,两个人都喝得晕头转向出了酒馆。

多咪感觉身上不知从哪儿来的热量源源不断地往外冒,脸颊也滚烫,甚至有点识别不清方向。靠着虫子才勉强站定。虫子一个上前拦的士,结果多咪没留神,满满当当扑倒在虫子身上,一怀柔情。两个人对上了眼,顿时大笑起来。虫子还不忘骂一声:“该死!又满座!”

因为这酒馆设在热闹的街区,虽然已经晚上九点多,但似乎这一带人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纷杂喧闹的人群,淹没了她们放肆的笑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