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如果有一天

越抱着越累(下)

如果有一天 徐蒂安 3529 2012-12-19 10:52:32

  林墨同电讯巨头万通公司的项目负责人谈完主干部分,就急急赶往了多咪的住处,留下Sabrina继续跟进。下午跟多咪说明过情况,让她在家里等他。多咪没有瞒过林墨,崴脚的事最终还是在见面前暴露了。跟想象中的一样,林墨很是担心,本想让她在所里等他,但是多咪说要回家拿点东西。林墨包容她的小主意,也就许可了。

这不,多咪正窝在卧室的地毯上,观察她的“金华火腿”。“啊~嘶……”微微碰了碰,就是一阵钻心的疼。

“叮咚!”

“来啦!”多咪扶着床沿站起身,一瘸一拐地去开门。

门外的林墨,还有些不太明显的喘气声。

多咪将他请进屋。

“让我看看你的脚,”不由分说,林墨扶她去沙发坐着,自己蹲下来看,“还好没伤到筋骨,只是肿得厉害,这几天怕是要吃点痛了。”

“呵呵,没事。谁没崴过脚啊。”多咪有点乏。

只是林墨还在不停地说,脚泡过没……昨天用冷水,今天就该换热水了……记得泡完脚要把地拖干,不然再滑一跤就得住院了……

“我知道了。我不是小孩子。”多咪按耐不住,说了,看着林墨。

林墨坐到了多咪身边,扳过她的身子,却欲言又止。终于说了句:“我出去下,等我回来。”

多咪微微点头。目送林墨离开。其实不说,多咪也知道林墨的意思。她感觉得到他对自己的真心。

没过一会儿,林墨就回来了,大包小包的塑料袋拎进来。

多咪咋舌,什么情况?

“我到附近的餐厅打包了些吃的。本来想带你出去吃,只是你这样不太方便。呵呵。”林墨脸上的笑容依旧温和。

“还真是有点饿了呢!”多咪回应着笑了笑。

“马上就可以吃了。我去拿两副碗筷,”林墨顿了顿,“不介意我在这里吃吧?”

多咪笑着摇了摇头。看着林墨忙绿的样子,她蓦地有一瞬,竟想就这样答应下来。这样好的男人,她终于是动心了。可是,可是……在感情上,就要亏欠他,那可是一辈子的欠。

她不要。

吃饭时,林墨不忘给多咪夹菜,还说,吃多点,脚好得快。

这让多咪想起了远在另一个城市的爸妈。每每生病的时候,她就会异常想家。现在也是。只是好像,当下有林墨充当妈妈的角色。她很安慰,真的很安慰。

“对了,你今天找我有什么事?”多咪吃着吃着想起来。

林墨早就想说的,可是多咪现在……“哦,也没什么事。只是想请你帮个忙。”

多咪很好奇,有什么是林大代理解决不了的,便问:“什么事啊?”见林墨不说,急急询问起来:“到底什么事啊?别把我当成伤病员!”

林墨笑开来:“谁说你是伤病员了?”

“你每句话、每个动作的潜台词都表现出来了!”多咪争论着。

“好吧,”林墨顿了顿,道,“Queenie在香港的分公司有个产品质量纠纷的案子。我本来打算到张翔一律师那里把你借过来,跟我一起过去处理。但是你……”

“哦,没事。只是要过两天,等我的脚不那么肿了就成。”多咪平生最不喜欢吃白饭的人。听到因为自己的缘故而无法展开工作,就想也不想全揽了下来。

林墨在心里替多咪担心,她那么得义无反顾,非要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但还是答应下来:“好吧,等过两天,你好得差不多了我们再过去。”

多咪点了点头。

待林墨收拾好餐桌,便对多咪说:“那我先回去了,你早点休息。”

“嗯,好的。”多咪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孤男寡女在自己家里吃饭,怎么着都是暧昧的氛围,“呃,谢谢你的晚餐!”

“呵呵,我很乐意有下一次!”

多咪尴尬地笑笑。

“对了,明天开始我来接你上下班。不许拒绝。”林墨说到这里,有些不容置喙起来。

“啊?”多咪登时有些圆不过慌来了。之前说有东西要回来拿,不过是借口,只是不想让这两兄弟碰面,免得生事端,到时候三个人都尴尬,“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就这样吧。我走了。”林墨告别后,留下多咪一脸无奈。

真是愁死多咪!算了,人家兄弟间的事,自己还是别掺和,做自己就好。多咪安慰自己想。忽的又想起霍子在车上说的话:我在追你啊……顿时头大,虽然不知道这话是真是假,但终究是自己引起的,怎么办?

半夜,犀利的眸子不时转动,望着天花板。霍子睡不着,还念着白天的事。早些时候奶奶也问他今天怎么那么早回来。他觉得自己有些力不从心了,对她。原以为是很容易搞定的事,现在发现不下功夫不行了。

真是特别的女人。霍子心里想。今晚本想直接带她去吃饭,但是霍子知道多咪约了林墨。他不想在跟多咪没有进展之前就暴露了自己。他要打的是一场稳赢的仗!黑暗里,霍子的眼神很是锋利,像两把光刀,要生生扎进某人的心里去,令人不寒而栗。

第二天,多咪起来照镜子的时候,发现自己一夜之间变成了“国宝”。真“多亏”了那两兄弟,多咪一晚上都没睡好。脚踝也传来嗞溜溜的痛。班,还是要继续上啊!

多咪下楼的时候,看见有辆轿车突兀地停着。定睛一看,保时捷卡宴。是林墨!而附近没有可疑的车辆。多咪在心里吐了口气,终于过一关。想也没想就直接朝车子走去。

林墨倒也没觉得有蹊跷,下车去扶。

到了律所楼下,多咪没有让林墨扶她上楼。她怕自己办公室的“壮观景象”吓到他。

林墨意外没有坚持。他想着,这样冒然出现,会给多咪带来不便。

而这天,百朵玫瑰却没有出现。连同霍子这个人一起销声匿迹。多咪反倒有些不太适应了。不过想了想自己也没什么损失,心情瞬间变得好起来,于是打电话给猪,晚上去老地方吃个饭呗!

一上午,张律都不在所里,出庭处理一个敲诈勒索的案子,原本想叫多咪一起上庭,毕竟这个案子的基本资料都是她整理的,会比较熟悉。但是她现在腿脚不方便,还是决定她让留在所里。想来,张律也为多咪考虑了不少。

所以,多咪得令,趴在电脑前,写一个“碰瓷”案子的答辩词。写得无聊了,就看看手机有没有新短信,又或者电话。可是,一个都没有。又看看日期,五月已经快过完了。

于是,她忽然觉得,自己的世界一下安静了。仿佛回到了跟绿分手的那段时光。清冷,而没有余温。

六月一号,是跟倪绿的纪念日。多咪至今还是清楚地记得。怎么忘得了呢?

对那时的他们来说,这无疑是最重要的一天。会为对方准备一份精致的礼物。因为是儿童节,多咪往往会上淘宝挑些有趣的玩意儿,比如说可爱的情侣牵手手套,比如说精致的爱情小罐。每每倪绿都会微笑着逗她说:“我的小屁孩儿怎么永远都长不大呢?”可是多咪知道,他心里是极欢喜的。就像那一对小丸子爷爷奶奶的手机挂件,初拿到的时候,倪绿就说:“原来你喜欢我老的时候长这样!有一枚鹅蛋头!”多咪笑开来:“是啊是啊!饿了可以拿来煮了吃!哈哈!”

那么窝心的场面,如今已然不复存在。

“嗨!想什么呢那么入神?”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到了所里,“儿童节想要什么礼物啊?”

“啊?”多咪转过眼看着虫子探过来的脸。其实在听到虫子说“儿童节”的时候,她尤为诧异,怎么眼前的人儿竟知道自己想什么。但转念一想,是今年的儿童节,快到了。

“别说你不过啊!”虫子有点小威胁她。

多咪扁扁嘴:“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那你是想过三八节喽?”

“总比儿童节好。”多咪嘴硬。

“老女人!老死你算了!”虫子一脸嫌弃道。她哪里知道,多咪只是不想再触碰那已封存的记忆,着实令她心痛不已。

多咪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生怕虫子看出什么,于是接过话:“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不是去协助万通谈合同了么?那么快就完了?”因为带虫子的王景天律师是做非讼这一块的,客户大多是些公司企业。这次万通的合同是指明了王律师跟进,所以作为助理,虫子自然要随同前往。

“还说呢?你猜我今天遇见谁了?”说到这里,虫子两眼直放光。

多咪想也没想,便回答说:“遇到帅哥了吧你?”

“啊!你怎么知道?!”

“瞧你那花痴样!”

“去去!”对多咪的直白,虫子并不介意。她俩从来都是这样没头没脑的,倒也爽真,“告诉你吧!是Queenie的林墨林大代理!”

“哦。不稀奇啊。一个是电讯巨头,一个是数码巨子。总代理亲自操刀,相互给面子是当然的了!”

“那倒是,可是……”

“哎呀,你就承认你花痴成疾了吧!”

虫子有扑上去掐她的冲动。又说:“今天那‘玫瑰男’又送什么颜色的啊?”虫子已经习惯改叫了昵称。

“没送。”

“哈?”虫子往四周围望了一圈,“还真是没新鲜的……太阳打从西边出来了?……还是你把人家吓跑啦??”

“什么呀?”多咪瞅她两眼,“他吓跑我还差不多!”

“哎哎,你可真是暴殄天物啊!”虫子做真心祈祷状,表万分惋惜。

多咪对她的夸张表情见怪不怪:“应该是谢天谢地!终于还我清静日子了!”

下班的时候,多咪走向林墨的车子。

众人的眼光不约而同聚集在林墨的保时捷卡宴上。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主角?

同事也惊愕,明明前几天是另一个男人……也有少数人认出林墨来的,纷纷张大惊讶的嘴巴。而金大叔则直接竖起大拇指,顺便抛来一个“你真行”的眼神。

多咪极不自然地坐在车里。

是谁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太对了!但此刻,多咪恨得牙痒痒,如果“群众”是一块沙琪玛,多咪一定狠狠将它嚼得烂碎,令之永世不得超生,以解心头之恨。

就这样,多咪在一片流言蜚语中度过了几天清闲的日子。崴了的脚也好得差不多了。应多咪的要求,林墨也不再接送她上下班。行动不再受限,顿时,多咪觉得,连自己周围的空气都变得新鲜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