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如果有一天

朋友可分忧(中)

如果有一天 徐蒂安 2012 2012-12-21 12:52:52

  不远处,有一束犀利的眼光在那两个女人身上流转。

“看不出来这个女人还会那么一出。”说话的人正是霍子。多咪不知道,他不出现,并不代表他不在。这几天,霍子一直跟着她。从林墨的车,到他们吃饭的餐厅,到多咪的家,又到律所,都一直跟着。

银色宾利不远不近地跟着两个女人离开的脚步。

到了路口,终于打到空车。虫子扶正多咪,正要将多咪塞进车里。霍子从车里探出头:“我送她回去。”

虫子扫过四周,才锁定出声的位置。一看,原来是“玫瑰男”!又看了看怀中半昏迷状态的多咪,有点为难:“呃……”

“交给我吧,我会送她回家的。”说着,霍子已经从车里下来,不由分说将多咪拎到自己身边,“你放心回去吧。”

虫子愣了愣,道:“哦。”一边心里祈祷,希望不是送羊入虎口。老天保佑,多咪你千万别怪我!

而这边,霍子已然驾车离去。

夜晚,寂静,幽瑟。那座矮小的吊脚楼,独显得臃肿。

吊脚楼的四周被浅海滩包裹。海滩里,有两个人影,远远望去就好像快埋进了沙子里,太过清瘦虚幻。

夏季的晚风灌进衬衣的领口,空荡荡的,说不上来的感觉。多咪试着移动沉重的脑袋,却徒劳,努力支配着四肢,却搜索不到它们确切的位置。

多咪感觉有一股力量将她圈了起来,禁止她乱动。想将自己拽离,却没来由地一下瘫软。唉,酒,她还是碰不得的。

霍子,没有乖乖将她送回家。

或者说,他没法送她回家。

因为没有钥匙。

多咪也没有。

见着她的时候,就只是光一个人儿。大概把包落在酒馆里了。霍子这样想着,也没有要回去帮她取的意思。就这样吧。也好。有个理由。

霍子不知道为什么会将她带来这里。只不过是个女人,还是林墨看上的女人。

很久之后,霍子回想起来,才敢承认,其实自己那个时候就已经被多咪吸引了。至于是什么吸引了他,他蓦然,而不得而知。

怀中的女人又动了动,好像挣扎着。

霍子索性将她的身子扳直起来,又托住她的脸。长而密的睫毛轻轻颤动着,殷红的嘴唇微微蠕动,也掩饰不住惺忪的鼻息。

“睡够了没?”霍子猛得摇一下多咪的身子。

怔了怔,终于强迫性地睁开了眼。“啊!”多咪来不及辨识这张庞然大脸的主人,吓了一跳,本能地往后仰了仰,“你谁啊?!”

“见鬼了你啊?”霍子没好气。

多咪的脑袋僵了僵,才缓过神来:“怎么是你啊?”可突然发现不对,又补了句:“怎么又是你?”像见到仇人似的,多咪酒醒了大半。

“不能是我么?要不是我,你就横尸街头了!”霍子斜一眼她,“怎么就不知好歹……”

“胡说!我说遇见你了才有这种可能性!”

霍子哼哼道:“那你回得了家么?”

“当然!”多咪的嘴硬是出了名的。可是好不容易不靠外力站起身,一提手,包不见了踪影!“呀!小偷!”

竟然是指着霍子喊的!

霍子气结。自己怎么就变成小偷了?!

多咪气鼓鼓地朝他上下打量了一番,不像是身上藏包的样子。于是转身朝他的车跑去。

好家伙!原来是以为我把她的包藏车子里了!霍子气得差点晕过去。急忙追上去。

到底是喝过酒了,多咪跑起来,感觉两条腿还是不住地发软。霍子没怎么追,就从后面一把抓住了多咪的胳膊。“喂!你这女人怎么胡来?!”

“放开我!小偷!”

“谁偷你东西了?!你给我过来!”霍子握着多咪的手臂,强行扳过她的身子。

多咪吃痛,极不情愿地被迫靠近这个让她厌恶的男人。

“辰多咪!你给我听好了!从现在开始,我正式追求你!”

多咪惊一乍。第二次听到这样的话。

“别想糊弄过去!我知道你现在脑子很清醒!我要定你了!你别想逃!”霍子不知哪儿来的怒气。也许是多咪迷糊又迷茫的眼神激怒了他。明明是那么要紧的“告白”,怎么竟是这种表情?!

“神经病!”多咪想要逃开,却身不由己。

霍子哪里肯放,手中的猎物越是挣扎,他就越来劲:“我说!我要定你了!”

“够了!”多咪捂上耳朵,“别说了,我不想听。”

是的,她心里很烦乱。霍子的霸道,让她透不过气。明明已经离开的人,为什么还要出现?!霍子?或者,倪绿。又抑或林墨……她不知道脑子该怎么转,只想自己消失便好。她承认,霍子忽然人间蒸发,自己并不全然无动于衷。到底是在她生命里出现过的人,也说过要对她好。她不是冷血,也不是没良心。只是,她不知道怎么还这些债。只得选择装傻。

霍子捉住她的手,想让她安静下来。

多咪突然开始哭了。慢慢地蹲下,蜷缩成一个点。

霍子不知所措。

多咪嘤嘤低泣,气若游丝。

霍子也蹲下,去抱她。

意外地,多咪没有逃开,反而往霍子怀里缩了缩。这让霍子没来由地小得意。

此刻,多咪需要被安慰。因为她发现,其实自己并没有彻底放下,只是防备的伪装。那一种心情,如果可以淡去,那就不用再刻意回避。每每有人想要靠近,多咪就情不自禁想起了绿,像是一个诅咒,形影不离。

“会对我一辈子好吗?”

“当然!”绿欢快地答应着。

“为什么那么笃定?”

“你好啊!”绿想也不想就说。

“我哪里好?”

“都好!”绿一脸满足。

傻傻的对话,曾是多咪坚持的理由。即使是在他说离开的时候。她依旧缅怀那时的青葱绿草,斜下夕阳,相互依偎的一对人儿,纯纯的,没有杂质。

可能太过于认真,太过于在乎,现在就变得异常难以割舍。

如果雨过之后还是雨,那么忧伤之后还是忧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