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如果有一天

人善天不欺(上)

如果有一天 徐蒂安 2988 2012-12-16 00:02:54

  “跟我走吧!”霍子丝毫没有问多咪的意思,自径往会所的后门走去。

多咪皱了皱眉;“我为什么要跟你走?”是啊,她心里有一百个问号!

“跟我走,或者回去夹在那两个男人中间,你来选。”霍子耸耸肩,“或者,你想不想知道那些花……”霍子故意延长声音,仿佛在吊多咪的胃口。

“那些花是你……”多咪,被这莫名其妙冒出来的男人,彻底搞晕了。

霍子挑了挑眉,大步迈开,自信有了这个鱼饵,女人的好奇心一定会加速他的计划成功。

多咪望着霍子的背影,却全然没有要跟上去的意思,反而向餐厅内走去。

霍子走了几步,发现身后没有跟来的脚步声,忙不迭回头看,木然发现多咪已经消失在餐厅入口处。心里暗骂,“Damnit”,便匆匆赶上去。

在多咪正要推门进包间的时候,霍子在她身后一把抓住了她。

“啊!”多咪吓了一跳,反射般大叫。

门里,林墨和张翔一貌似是听见了什么声音,只是更像是服务员的叫唤声,都没有在意。又是几分钟的沉默之后,张翔一自言自语道:“怎么还不回来?”

林墨放下手中的瓷茶杯,抬头道:“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她能有什么事……不会是迷路了吧?”张翔一突然想起有一回,他让多咪去一家公司拿CASE的基本资料,本来是件很容易的事,却整整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问她是不是路上出了什么事,结果她很尴尬地回答说是因为迷路。由于不是本地人,倒也难怪。可是还有更离奇的一回,所里有个同事生日,于是大伙一起聚餐帮着庆生,吃晚饭后又到KTV哄闹。多咪比较安静,就一个人出去找洗手间,结果半天都不见人,最后还是叫人去找她回来。你猜怎么着?原来她上完洗手间出来,忘记了回来的路,也不记得房号,找服务台吧,也帮不了忙,只得兜兜转转,又不敢推门进去确认……张翔一对林墨说起这些的时候,眼里有一种不可名状的东西。

“呵呵,原来她还是路盲。”这倒是林墨不知道的,心里有些怜惜。

“还是我出去找找吧,不知道又在哪里干着急呢!”张翔一终于按捺不住。

林墨也起身:“一起去吧。而且公事已经谈完,就不耽误你了。”

张翔一略有疑惑地望了望林墨,最后说:“也好。”

于是两个人出门四下里找。又打了手机,却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哪里还会有多咪的踪影?!

将近大半个小时的寻找,两人把原本就不算太大的酒店翻了个底朝天,却还是没有。无奈,只好收手打道回府。

道别之后,林墨回到自己的保时捷卡宴上,又尝试着拨了多咪的手机号,仍然是冷漠的“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他好生疑惑,好好地怎么就没了踪影,不免有些担心,只是心急又找不到人,只好先回去。

另一面,张翔一也疑惑,想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开车驶回家中。

自从霍子强行将她的手机关机以后,多咪真正领会到“霸道”二字的意思。光是在酒店被这个男人拉扯,就已经让多咪狼狈不堪了。现在竟然还被一个貌似保镖的人拽进他的车里!多咪感觉像是上了贼船一样。那男人还不许他反抗,连反驳的机会都不给她。真是要疯了!去他的玫瑰!多咪心里已经把他列入了黑名单!

“系好安全带!”霍子头也没回,自顾自发动车子。

多咪瞪了他一眼,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车子一个急转弯,多咪的头便撞上了车门上的玻璃,“啊!”

“叫你系安全带了啊!”

怎么一点都不怜香惜玉……多咪此刻真是杀了他的心都有了。如果他是块豆腐,多咪一定想都不想就剁碎他。揉揉头,多咪不禁觉得委屈,从小到大就没受过这样的欺负,“你到底想干什么?!”

霍子转头看了看她:“怎么?这样就受不了了?我也是没办法,你不愿跟我走,只好来硬的。放心,我不做贩卖人口的买卖。”

多咪越听越觉得恼火,冲他吼:“停车!给我停车!!”

霍子不听,继续开。

多咪知道他没那么听话,便一抬手去开车门,拉开门把手的瞬间,霍子急忙打方向,刹车,开到路边。多咪顺势把脚迈了出去,钻出车子。可是多咪太急,车子还没有完全停稳,一个趔趄崴到了脚,一下趴倒在地上,疼得直咧嘴。

驾驶位上的霍子,立刻下了车,跑到多咪这边去扶她,还大声嚷:“你不要命啦!这大马路的,又大晚上,谁一个不留神就能把你碾成泥!到时候哭都没地儿哭!你不为自己想想,也为我想想吧?!你死了不要紧,我可还要坐冤枉牢啊!你这人怎么那么……”

多咪本来就觉得今天很背运,遇到这么个不讲理的人,现在又崴了脚,刚刚又被恶人先告状数落了一番,终于止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霍子惊住了,看起来那么柔弱的女孩子,哭起来怎么那么大声,彼此离得不算近却觉得哭声直直往他的耳膜里钻。他一时竟不知道怎么办了,只得说:“别哭了,你先起来。”说着便去拉多咪。

多咪哪里肯让他扶,在她认为现在自己变得那么糟都是拜他所赐,便毫不客气地甩开他,哭声也越来越大。

霍子没有就此停止,再次去扶她。但依旧被他甩开。就这样反复了好几次,霍子耐不住了,一个挺身,抓住多咪颤抖的肩膀,竟对着她的唇吻了下去。

两双铜铃般的眼睛相互对望着。

消失的是多咪的哭声。

多咪使劲推开他,大声斥责:“你干什么?!”心想,这人不仅霸道,还是个色狼!

霍子也回过神,却有些愣神:“你看,还挺灵验,一下就不哭了。”他的掩饰却无法解释为什么刚刚自己会那么做。

多咪瞪着他,抬手就要赏他一个耳光。

霍子却好像早有防备,伸手一抓,一使劲将她整个人拽起来。

多咪自然没有料到,一个没站稳,就扑倒在“色狼”怀里。“啊!”急急挣脱的狼狈样,却引来霍子一阵笑。

“笑什么笑!?”多咪气得直哆嗦,转身想走,又被霍子抓住,多咪怎么甩都甩不掉这讨厌的手,气结。

霍子的手被她甩得开始隐隐作痛,当下想,林墨怎么会看上这么个女人……“都不能走路,急什么急?!上车!”

光顾着跟他作对,多咪这才注意到脚踝处传来钻心的疼,怕是崴得不轻。慢慢蹲下来,扶住受伤的脚踝,眼泪汪汪的,很惹人怜。

霍子本来就见不得人哭,刚才已经失态做了莫名其妙的事,现在,一时木讷,想也没想,直接一个横抱,把多咪塞进车里。

多咪出乎意料没有挣扎,乖乖坐在车里。

这倒是让霍子有些不太适应,想到,也许是刚才哭闹地累了。于是发动车子,往医院方向开去。

一路上,多咪出奇地安静,既不问去哪里,也不哭闹。起初还有些哭后的颤抖,后来就只愣愣地看向窗外,连霍子递过去的纸巾也没有理会,不知道在想什么。

霍子更觉得这个女人善变,怎么抽一下呆一下的,所以也停止去想,专心开车。

到了医院,霍子把车开到地下停车场,下车后又把多咪扶出来。多咪很顺从。霍子怀疑,如果这时候把她卖了,可能还会替他数钱。真是越来越不懂这个女人在想什么。

医生替她检查伤处的时候,裸起裤脚,小腿上依稀可以看见一处青,从露出来的部分可以推测这块青不小,已经是快好的趋势。霍子心想,能撞成这样,真是个莽撞的人。

“没什么大碍,就是要多休息几天,少走动,今天回去用冷水泡脚,明天改用热水,连续泡几天,再配点云南白药镇痛膏回去贴着啊!”医生边说着,边开药。

霍子拿着药方去结帐。

坐在多咪身边的中年妇女瞅了霍子一眼,又回到多咪身上,笑盈盈地说:“你男朋友对你真好啊!”

多咪一时没回过神:“啊?”

“瞧他心急的样子,很紧张你呀!”

“不,不是……”

多咪还没有说完,就被中年妇女打断:“多好的小伙子啊,模样又俊,个子又高,啧啧,你们两个真是般配!”

多咪正要辩驳,霍子结完帐回来,对她说:“可以走了。”迎上了那中年妇女意味深长的眼光,有些不自在。扶起多咪,向停车场走去。

回到车里,霍子替她系好安全带,说:“你住哪儿?我送你回去。”

多咪惊住,跟先前的霸道不讲理相比,现在简直就像换了一个人,竟温柔体贴起来。可是一想到自己搞成这样他是罪魁祸首,便没好气说:“xx公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