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如果有一天

你懂得以后(上)

如果有一天 徐蒂安 2453 2012-12-26 11:07:48

  宾利里,多咪颤动的睫毛还有些湿润,眼泪已不再流出来,只是肩膀还有些不住颤抖。

“谢谢。”多咪发出颤抖的声音,让人生怜,“不过,你怎么知道我在那里?”

霍子忍不住嘴角上扬,这女人真是,现在还关心这个问题,只得说:“你哭得惊天动地,想不注意你都难!我想,明天的头版头条非你莫属了!我连标题都想好了,就叫‘Queenie晚宴惊现嚎哭女’!”

多咪没有反驳。因为没有心思和力气。满脑子都是刚才绿的话、绿的眼神。

她记起刀刀的漫画里说:失恋,就是原本连成一线的日子,突然断成了虚线,一段麻木,一段悲伤。

对于绿,命里不归于自己,便要毅然放手。也许放了手,就会有另一种幸福。是的,这本该早早结束。只是自己太盲从。

“我送你回去吧。”霍子看住多咪。

多咪点点头。拿出手机给林墨发了条短信:不好意思,我有些不舒服,先回酒店了。

很快,收到林墨回复:好的,你早点休息。明天傍晚有个会,你需要出席。其他时间自己安排吧。

到了酒店,霍子跟多咪一起进电梯。

多咪转头看看霍子,有些不解。其实不用送的。只是看到霍子按下了两个楼层的按钮,想问却没有开口。

“叮”一声,多咪住的楼层到了,迈出去,后面的人没有跟上来。

“我不送你了啊!我住楼上。”霍子嘴角一弯,指指上方,解释多咪心中的疑惑,又添一句,“别忘了我们明天的约会哦!”

多咪没有来得及回答,电梯门便陡然关上。

这一刻,多咪竟然有些庆幸,自己身边还有人陪着。她没有告诉过霍子,其实他笑起来很好看,眉眼舒展开来,棱角也变得柔和,还有两个淡淡的酒窝。他应该多笑笑的。

曾经有多少刻,她以为,绿就是她的永远。只是,这物还在,人却已经飞过千山,不见了踪影。

多咪从包里翻出房卡,进了房间,开了灯。橘色的灯光亮起来的时候,多咪忽然觉得眼前的温暖那么不真切,瞬间被自己的眼泪击得粉碎,仓皇逃进了浴室。

双臂抵在洗手台上,支撑着有些颓然的身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妆容已被眼泪冲洗地掉了神采,干巴巴地留在消瘦的脸上,都是干裂的痕迹。多咪伸手摸摸镜中自己的脸,叹了口气。

水,哗哗的流淌。

趟过她苍白的胴体。

洗完澡出来。多咪还是擦着湿漉漉的头发。短信铃声响了起来,一看,是猪发来的微信,问“你在哪儿?”一翻看,前面还有十几条,估计在浴室洗澡没有听到。

多咪赶忙用酒店的座机打过去。一接通就听到电话那边的叫嚣声。

“怎么出差都不跟我打个招呼,要死了你!”猪气急败坏,“我一拨电话就不在服务区,幸好你开了微信,不然我这儿可要报警了!”

“有那么夸张?对了,你急着找我什么事儿啊?”

朱昀扁扁嘴,说:“能有什么事?就是想约你出来吃顿饭呗!都年中了!不过,像是没可能了。某人有了男人就不要朋友喽!”

“说什么呢!我是工作来的!只是林墨碰巧是我老板。还有,年中有什么好庆祝的?”

“能庆祝年初、年末,就不能庆祝年中了?!”朱昀撅嘴说道,“好吧好吧,这饭是吃不成了,要怎么补偿我啊?”

多咪记不清到底有没有告诉她事实经过,理亏,只得应声说:“好吧,你说。”

“嘿嘿,给我带兰蔻全套化妆品回来就成!”

“……”

宴会结束已经很晚,林墨是主办方自然是最后一个走的。回到酒店已是凌晨。本想去看看多咪。只是时间太晚一定已经睡了。于是没有去打扰,而走进隔壁的房间。

林墨静静地躺在大床上,微微蹙眉。好看的脸忽然变得陌生起来。一段段思绪扑面而来。

大片大片的雪花从天而降,掉进海里,盖在吊脚楼上,埋进沙子里。不过多久,就已然变成了一个雪白的世界。

这时,从楼里跑出来两个七八来岁小人儿。不,是一个追,一个,则在逃,跌跌撞撞。终于脚下一滑跌进了雪堆里,滚圆的身子挣扎着却不断滑倒。看着追他的人走近了,乌黑滚圆的眼睛泛出害怕甚至是恐惧的神色。

“喂!把我的坦克还给我!”小男孩气愤地朝对面的人咆哮,“你个包心菜!!”

对面的人,也是个小男孩。只是没有那种威风,那种盛气凌人,而是矮矮小小的,让人想忍不住去保护的感觉。在梅花盛开的季节里,穿着里三层外三层的小棉袄,活脱脱像个球。难怪会被人笑话是包心菜了。

懦懦地伸出手,将玩具坦克还了回去。眼里满是委屈。

“小墨!又在欺负霍子了?!”来人有些愠怒地朝那个威风的小男孩使了眼色。又急急走过去,将受欺负的小男孩扶起,替他拍打掉黏在身上的雪。但是背上、小屁股上的衣物已经湿了一片。小小的身躯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受了冷,不住地浑身颤抖,紧紧拽住来人的衣襟,蜷缩进怀里,好像要嵌进肉里。而眼神却仍是牢牢锁着对面的小男孩,有些生涩,有些僵硬,亦有些恨。

“别怕,啊!”来人安慰着,心疼地安抚着怀里的小男孩,“咱们进屋去。”快要迈上楼梯的时候,又转头对那威风的小男孩说:“你也给我进来!”

那小男孩“哼”了一声,不情愿地跟着上去。

进了屋,满眼是欧式的家居摆设,尽显贵气,只是贵而不俗。只见有位贵妇人端坐在雕花藤椅上,望着来人。

“老夫人,又打起来了。”郁嫂一手一边领着两个孩子。

还没有等老妇人问,那威风的男孩儿抢先说:“是他先拿走了我的玩具!又不还我……”

“所以你就欺负他了?”老妇人,很无奈,“哎,不是说了你们两个是兄弟,应该要相亲相爱才是!为了个玩具就打架,成什么样子。我们林家的孩子是注定要做大事的,应该不拘小节。”

两个孩子都低着头,不只是委屈还是服气。

这时,门外又走进来一个人,整洁的衣衫,稳健的步子。

“祁管家,你来得正好。”老妇人叫住来人,“你快帮我管管这两个孩子。我真是头疼!”

“是,老妇人。”祁管家上前,领走了受欺负的孩子,又不忘看看另一个,叹了口气。

见他们进了里屋,那个被剩下的孩子又皱起了眉头,跑上前去伏在老妇人怀里。疑惑地问:“奶奶,为什么这一屋子的人都不喜欢我?”

老妇人有些失神:“谁说的?!你是林家的长孙,谁敢不喜欢你?”

“那个玩具我好喜欢,能不能叫弟弟让给我?”

“你终于说实话了啊。玩具是你硬抢来的,对不对?呵呵,我的乖孙子还是很善良的。明天奶奶叫人去给你买个一样的,好吗?”

“耶耶!奶奶最好了!”男孩高兴地手舞足蹈,小嘴在奶奶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在林墨的记忆里,他和霍子一直是兄弟。小时候是,现在也是。可是,突然有一天,有人告诉他,这一切都是假的。让他怎么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