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如果有一天

贪心不足够(四)

如果有一天 徐蒂安 1922 2013-01-01 09:20:00

  “嘿嘿,你来啦?”朱昀已经在粤菜铺子等候多时。

多咪一手将礼品袋递给朱昀。

“哇哇!”朱昀笑得合不拢嘴。

多咪眼珠滴溜溜转:“我怎么觉得被你宰了去!”

“今天这顿我请嘛!”朱昀怕这小妮子要反悔,忙补救,“我已经叫Mani上菜了。”

“你真是好狠的心,那么生生宰了我一顿!”多咪还是很心疼,自己都没舍得买,“你可得好生待我。”

“那是一定啦!娘子。”朱昀妩媚风骚,尽显女人本色。

多咪看得一阵鸡皮疙瘩:“行了行了,这招在男人身上才好使。”

“这不是没男人么……”

“我说,你什么时候也正经找个男人,差不多就嫁了,别总来祸害我!”多咪想想还是这个比较实在。

“你以为找个男人那么容易啊?”朱昀帮着Mani摆好菜盘子,很受伤的表情:“要不你介绍我一个?”

“只有事务所的那几个,不是早就被你叉掉了么?”多咪夹了菜送进嘴里。

“不是啊,还有还有!”

“没了啊!我哪里还认识什么人?”多咪继续吃着,没多想朱昀话里的意思。

朱昀一拍桌子,急急说:“不是还有林学长么?”

“……别提了,我正头疼呢。”

“什么情况?”

“你要的话,我介绍给你。别客气!”

“真是寒碜死我了。虽然林墨条件很好,又符合我的品位,可是已经心有所属了,我怎么会抢你的猎物?你也太看低我了,我只不过想八卦下啦嘿嘿。”

多咪连本带利将事情始末交代了个遍。听得朱昀是眼笑眉飞,乐在其中,像是听评书似的。

听完以后,朱昀总结道:“唉,幸福的女人。”

“幸福?”多咪对她的话不甚理解,“你对幸福的定义就是这样?”

“你还不够幸福么?天地良心啊!一个给你精神上的快乐,一个给你物质上的满足,你还奢望什么呢?”朱昀觉得多咪暴殄天物,一点也不懂得珍惜,大有生在福中不知福之感。

“我现在什么都不奢望了。只希望他们都消失。”多咪咬咬筷子,“要不这两个你都帮我牵走吧?”

“啊?你当我是弼马翁么?!”朱昀对她的奇思怪想没了辙。

多咪双手抱拳,作拜托状。

“疯了你!”朱昀黑线缠身,“自己的麻烦自己解决!要不……”

“什么?”多咪凑上去。

“要不两个都收了吧你!”

多咪想掐死她。“Mani,再来一个夏威夷之夜!”

且说,林墨和霍子一道陪奶奶回了家。

祁叔已经吩咐厨子做好了饭菜,极为丰盛。难得两个孙子都回家,林奶奶自然要好好款待。

“饭菜的口味还合吧?”林奶奶止不住温和的眉眼。

“嗯。”

“好吃!”

“呵呵,你们都大了,又时常不在我身边。不知道你们的口味有没有变啊。”林奶奶似在回忆往事。

站在林奶奶身后的祁叔点头道:“这顿饭是老夫人亲自挑选了厨子来做的。都是按两位公子小时候的口味来做。可是花了不少心思呢。”

林墨有些愣神。不知道祁叔是否知晓那件事,他想。

霍子则开怀笑着:“奶奶对我们真好!还记得那么清楚。这顿饭我可要多吃点!”

“嗯,多吃点。小墨,你也多吃点啊!”林奶奶招呼道。

林墨回过神,回答道:“哦,我会的。”

“对了,霍子。那个多咪是个好姑娘,你要抓紧啊!奶奶我抱孙子可心急着呢!”

听奶奶这话一出,饭桌上的气氛一下降到了冰点。

林墨的不快,霍子看得出,为了不让奶奶担心,或者说不想奶奶知道这事,草草应付道:“知道啦!还得看她的意思嘛!”

“她的意思?还不是都看你的行动么?花点心思啊你!也老大不小了。”奶奶嗔怪道。

“这事他自己能把握,奶奶您就不用操心了。”出乎意料地,林墨接过了话茬。

霍子觉出,这是在向他下挑战书啊!

“别光说你弟弟,你自己呢?也没见你带回个姑娘来。”好了,目标转移了,林墨悔得肠子都青了。又来了新一轮轰炸……

饭后,林墨和霍子扶着林奶奶上了楼,坐在书房聊天。

中途,林墨借喝水的名义下楼来。

祁叔正把今天来的厨子往外送。回过头来,撞上林墨的眼神,会意,将事情吩咐身边的仆人,朝林墨走过来,毕恭毕敬地问道:“大公子有什么吩咐?”

“跟我去花园走走。”说完,林墨便迈开步子往花园走去。

祁叔脑子里闪过很多念头,不知大公子何意。不容多想,只得跟上去。

夏日的花园里种满了驱蚊虫的薰衣草,很清爽,又有淡淡的花香入鼻。

“祁叔的花艺真是越来越精湛了。”林墨看看花,又看看祁叔的表情,“您为林家种了几年花了?应该比我的年纪还大吧?”

祁叔只谈谈地回话:“快三十三年了。”

“在这三十三年中林家可有什么事是您不知道的?”林墨小心打探。

祁叔抬眼望了望大公子,心中犹疑一闪而过:“这主人的事难免有些是我们下人不宜过问的。所以……”

“那大事呢?总有不能瞒天过海的。”

“这……不敢多嘴。”

“莫非真有其事?!”

“不知大公子所指何事。但确实不知。”年过四旬的祁叔似乎并不糊涂。

林墨也不想再为难他,毕竟是老臣子,又对林家忠心耿耿,只说:“你先回去吧,我再四处走走。”

“是,大公子。”祁叔转身离去,眉头微锁。

稍许,林墨回到自己的房间,坐在床边,看见床头柜上那搁着父母照片的摆台,便拿起来。

两张陌生的脸。

只怪自己当时太小,记忆中全无印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