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如果有一天

贪心不足够(二)

如果有一天 徐蒂安 2758 2012-12-30 09:12:00

  女人手腕上那明晃晃的白金链子,刺得倪绿睁不开眼。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惹到了董依依,为什么下班一回来就被她劈头盖脸说了一顿。

董依依伸出手指指着倪绿,激动地说:“你个白眼狼!好好的丈夫不当,偏要去做情人!”

倪绿心生厌恶:“你胡说什么呢!”没有停下脚步,走进了书房。

董依依紧追着,又一边闹着:“我胡说?我亲眼看见的,怎么是胡说?!”

“你看见什么了?肯定是你看错了!”

“我要是不肯定也不会跟你无理取闹!那个女人有什么好?连林家二公子都喜欢她……”

“你说什么?你跟踪她了?”倪绿听出了端倪,说的不会是多咪吧?

“是啊是啊!威胁到我的人我怎么能放过,你等着,我会让她好看!你也会为此付出代价!”

“你别乱来!我跟她什么也没有!只是普通同学而已!”倪绿知道她说得出做得到。

“你终于承认你认识她了?普通同学?普通同学为什么见你就哭?你还一脸心疼的样子?!”董依依穷追猛打,不依不饶。

倪绿当下知道不妙,不曾想那天晚宴上的事也被她撞破了,解释道:“只是些成年旧事,你计较这些干什么?”

“你别想糊弄我,明明是你有情她有意。她要是个本分的女人也不会勾三搭四,真搞不懂你们男人,怎么都喜欢这样的货色,分明是个狐媚子!”

倪绿一听她说多咪是狐媚子,火就噌一下上来了,手里的文件夹被砸到桌角,发出极大的声响,纸片撒了一地,终于失了耐心吼道:“住嘴!”

董依依被他忽来的怒气吓了一跳。“我待你不薄吧,你说,你为什么这么对我?!呜呜……”捂着脸哭起来,“你到底是真的喜欢我,还是为了我Daddy的公司和钱?啊?你说,你说啊?!呜呜……”

倪绿从来不知道,女人这么难缠,这么爱没事找事。终是不忍心,走过去扶住董依依的肩膀:“好了好了,都是我的错。快去洗把脸吃饭了啊。”

董依依哪里肯依,甩开倪绿的手:“不用你假好心!留着跟那个女人去说吧!”怒气冲冲地转身走出去。

董依依冲出家门,上了悍马,“陶叔,去Daddy家!”

车子驶离,倪绿在二楼卧室的窗户望出来,猜到她会去董肖卓那里打小报告。好吧,该来的总要来。

“小姐,姑爷欺负你了?”

董依依那核桃般的眼睛,是个人都看得出刚刚狠狠哭过。

见小姐没有回答,陶叔也识趣地不再说话。他可是熟知这位小姐的骄纵脾气,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到了董肖卓的豪宅,董依依见了董肖卓就诉起苦来。

了解完事情的始末,董肖卓道:“夫妻之间应该相互都担待着点。就你那脾气也该改改。”

董依依一听,愈发觉得委屈了:“怎么连Daddy也帮着他来欺负我?Daddy不疼女儿了,呜呜……”

“好好,不哭不哭,Daddy会替你讨回公道。你先回去吧。”

“不回去!”董依依坚决地说。

“吵个架就赖在娘家不走了?”

“是啊!除非他过来接我。”董依依撅起嘴,摆出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

“唉。”董肖卓无奈地摇摇头。

等董依依回自己房间,董肖卓拨通了倪绿的电话。

“她母亲走得早,都是我把她宠坏了。你就多担待她一点。”董肖卓又补了一句,“难为你了。”

“我会的。”倪绿看不透他。原本以为董会训他一顿,可是现在却请他喝敬酒。

“你有时间的话,抽个空来接依依回去。别让她有赖在这里的理由。”董肖卓苦口婆心。

“好。”

挂了电话,董肖卓眼里泛出一丝捉摸不透的光芒。

彼时,林墨已经和多咪吃完了饭,一起回了丽丝卡尔顿。

坐电梯上楼以后,林墨侧过脸嘱咐多咪:“今天累了吧?早点休息,养足精神明天痛痛快快地玩。”

多咪“嗯”一声,开了门进去,不忘跟林墨道晚安。

等林墨进了隔壁房间,从安全通道的隔间里探出一个头来。此人掠出身,上前敲了敲多咪的房门。

门一开,多咪眨眨眼:“是你啊,进来吧。”

“重死我了。”霍子拎了大包小包,已看不见他的两条腿。

多咪让道,皱着眉疑惑道:“我没买那么多东西吧?”

霍子挤进身子,把袋子们安置好,挑了挑眉毛:“都是你的!”

“这些都是我的?你没开玩笑吧?”多咪不信,明明记得自己只买了两件衣服,和一套给朱昀的化妆品,哪来这些乱七八糟的。瞅一眼霍子,一个一个查看。

多咪拿出一件雪纺连衣裙:“这是什么?不是我的。”

又从另一个袋子里拿出一个双C牌的包包:“这也不是我的。”

接着,又从一个袋子里掏出一副亮闪闪的白金耳环和项链。

再接着,是一枚鹅蛋大的红宝石戒指……

越来越离谱。

多咪拿着戒指,明白过来。这戒指下午逛街的时候看到过,她还惊叹了一声。没曾想,霍子竟然暗中买了下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只是表达下我的心意。”霍子懒懒地坐在沙发里,一副家常便饭的样子。

多咪瞥了他一眼,不屑地说:“原来你就是这样泡女人的呀?”

“怎么说得那么难听呢?我喜欢一个人有错么?再说了,钱对我来说真的不算什么,如果你喜欢,我还可以送你一堆的。只要你喜欢。”

“都拿回去!我不要!”说话间,多咪将自己的东西拎走,剩下的全部推给霍子。

“怎么?你不喜欢?”

“不是喜不喜欢的问题。我不能收!”

“那就是喜欢喽?!那就收下!”

多咪对霍子的强盗逻辑无可奈何,知道霍子拿出手了就不会那么容易收回去,只好掏出自己的钱包:“一共多少钱?”

“啊?这是送你的,不要钱!”他知道糖衣炮弹多米不受用,难免遭到拒绝,可还是要试试,耍个无赖,“你要是不收,我今晚就赖在这里不走了!”

结果摆在他眼前,多咪是软硬不吃。

“你到底想怎么样啊?”多咪做剪刀状,怵在他面前。

霍子起身,见了她懊恼又不知所措的样子,凑过身去:“你不怕我再装醉?”

“再?”多咪听出了霍子话里的玄机,“你是装醉?”难怪Sabrina当时那么快就折返回来了。多咪感觉气得要晕过去了,难为她一直驮着霍子那么久。

“嘿嘿,你身上有一种让人留恋的味道。”霍子说着,在多咪耳边作出陶醉的模样。

“走开!你个流氓!”想到自己被这眼前的男人揩了那么久的油,气就不打一处来,一下狠狠推开他。

霍子是遇强则强。多咪越想推开他,他就越粘人,最后索性一把抱住多咪。

多咪动弹不得,怒目仰视他道:“你要干什么呀?!放开我!”

对着只距离几寸远的两颊生晕的俏丽脸庞,霍子竟莫名有些醉了。双臂好像不受控制,缠绕住多咪的臂膀、身躯、脖颈,最后伸向了微微烫红的脸。

多咪没来由地颤抖,大概是惊恐吧,她想。只是挣脱不了。想要扭过头,却被男人的手硬生生擎住。

温存的唇瓣黏上来的时候,多咪有一瞬是顺从的,闭上眼。脑海里闪过许多人像,倪绿、林墨、霍子……

霍子见女人没有多大的反抗,便吻下去。

身子一倾,双双倒在沙发上。

多咪只觉得身子轻盈,被温柔覆盖。下一秒,感觉到男人的手隔着薄薄的衣衫抚过后背腰间顺势而下,贴上细腻的皮肤。多咪一个激灵挣开眼来,当下扶住那只让她羞赧的手:“不要。”

男人的理智正被欲望所侵蚀,哪里能停下手来。反而喘息声更急,动作力度跟着加大。

多咪已经恢复了理性,在他身下奋力挣扎,猛一踹。只听男人闷哼一声,已然抽身而去。

“弄疼你了么?”多咪见男人靠着沙发角,蜷缩在地上,担心地问。

“没,没事。”男人低沉着声音,艰难起身离开了房间。

霍子走后,多咪突然意识过来自己踢到了什么部位,脸腾一下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