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如果有一天

朋友可分忧(下)

如果有一天 徐蒂安 1744 2012-12-22 15:53:57

  多咪有一声没一声哭着,像是哭累了。霍子索性将她扶起,向吊脚楼走去。

两个人的步子不太齐。木质的楼梯隔板发出高高低低“咯吱咯吱”的声响,在海滩的注视下,一声又一声,淹没在黑夜里。

霍子进屋前拉下吊灯。周围的一切都从黑暗里浮现出来。霍子将多咪扶到绒面的沙发里。软软的,多咪觉得愈发困沌了,于是整个身子都缩了上去。

霍子忽然觉得好笑,这样一个女人,连防备都笨手笨脚,怎么还那么勇往直前?他知道,今晚她要出发去香港。他亦知道,是跟林墨一起。

但是多咪自己好像忘了呢。不然怎么会在自己的沙发上睡得香甜?

霍子踱步到酒柜前,挑了一瓶爱丁歌德,缓缓倒进高脚杯。复杂的酒香慢慢释放了出来,混着烟草气息。啜一口,霍子来到多咪跟前,俯下身去。

温热的鼻息轻抚过她的面颊,痒痒的。想要挪开,却被什么箍住,只得扭捏着。

忽的,她感觉到一个湿润的唇印在她的眼睑上,带着微微烟草的气息。多咪极其讨厌烟味,却对此刻还有些酒味的气息,身心感到莫名舒展,没有躲闪,没有睁眼,像在享受这一刻。

玩味的眼神注视着她的表情。

很好。

霍子下决定。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哥,你找的人在我这里。”

挂了电话,霍子又看了一眼多咪。本来只是一眼,可是为什么移转不开?

接到电话的时候,林墨正在心急火燎地找多咪。一开始手机打不通。后来打通了,接电话的却是酒馆的老板,说是喝了酒,包落在馆里了。不知道还好,现在知道了,林墨不由着急起来。律所已经人去楼空。又到了多咪的住处找,但屋里的灯黑着。到底去哪了呢?不会出什么事吧?

而接到电话以后,林墨皱起了眉头。他们两个怎么会认识?

按霍子的提示,林墨驱车来到了浅海边的吊脚楼。他当然记得,这是他俩小时候最留恋的地方。因为孩子们喜欢,所以父亲就买下了这里。长大以后,林墨忙碌起来倒是不再去了,而霍子每逢假期回国,都要待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

现在,多咪正在那小楼里。

“不要睡了!”霍子摇摇多咪,“来客人了!”

霍子的大嗓门,惊醒了多咪。带着起床气,半睁着眼睛,坐起身,哑着嗓子问:“谁来了?”

这是,林墨从门外走进来。看到多咪安然无恙,悬着的心放下了。

霍子诡异地笑着,重新拿起茶几上的爱丁歌德,说:“来得挺快啊!”

多咪有点愣住。“啊!”倒吸一口气,“我忘了要赶飞机!”怔怔地看向林墨。

林墨对她还是温和:“哦,还有时间。你落在酒馆的包我已经帮我取回来了。”

多咪悻悻,原来他已知道自己喝酒的事。

“走吧!”林墨对多咪说,说的时候却是看着霍子的。

霍子的嘴角微微上扬,终于开口:“哥,可管好你的女人哦!”

林墨猜不透霍子的用意。明明是他将她拐来的这里。是挑衅?关心?林墨想不出动机。

霍子斜靠在窗台边,啜一口爱丁歌德,满意地看着下方,保时捷渐渐缩小,最后变成了一个点,低吟道:“林墨,你可要小心了……”

车里,林墨很沉默。多咪不知道他是什么表情。生气?或者愤怒?发觉自己竟是有些怕他的。呵。

多咪微微局促。生不知,她的表情看在林墨眼里竟是欣喜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多咪说话做事都有意无意地顾及到林墨的感受。就像刚刚在吊脚楼里。她喝酒的事,忘记赶飞机的事,竟是有些怕林墨对她生气的。

“那个……我跟同事出去喝的酒……她……她心情不太好……”多咪努力掩饰着。

“以后少喝酒。”

淡淡的一句,将多咪已到嘴边的话生生憋了回去。只得“哦”了一声。

此后,便一路无话。

在多咪起身下车上楼之际,林墨捉住了她的手。

待不等多咪回过神,便听到林墨低声道:“我不生气。只是……你知道,我很担心。”

多咪有些动容。然则,她没有坚硬的理由。这样的男人,任谁都会被其感动。多咪轻轻点头,钻出车外。

细长的倒影,延伸出寂寥的关怀。多咪心里知道,她无法拒绝,却又无法靠近。她像是一棵树,没办法靠同伴太近,否则汲取不到养分,会死掉。她忽然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傻子,又同时是个骗子。一边被人骗,一边又骗人。

而林墨,却有些骗自己。只是他自己不知道。

原来,这世界,本就是由无数傻子和骗子组成的。

多咪带了些衣物和日用品,就塞满了一个20寸的行李箱。看着床上还未被安置妥贴的行李,有些懊恼。从把行李箱里的东西又重新翻出来。挑三拣四,终于在行李箱鼓爆之前将东西统统塞了进去,拉上拉链。又急急整理好电脑和资料,塞进包里。赶着下楼去。

就这样,在多咪质疑自己是傻子和骗子的同时,林墨载她赶去了机场,将要飞到一个对她来说陌生的地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