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如果有一天

因果有天修(上)

如果有一天 徐蒂安 2454 2012-12-23 20:12:58

  “Iwasfoundonthegroundbythefountain……”手机铃声响起来的时候,多咪正在去Queenie的加长林肯上小睡。睡意朦胧地接起电话:“喂?您是哪位?”

“那么快就忘记我了?霍子啊!”

“啊?”多咪一个激灵,坐正身子。

“我在西贡全记吃海鲜呢!要不要给你来点外卖啊?”

“哈??西贡??”多咪不记得S城有叫西贡的地方。

对方似乎没有想要回答,继续说:“你现在在哪儿?”

“我?我在……”多咪突然反应过来,西贡?“你也在香港?!”

“是啊!奶奶玩心大起,硬要来香港玩,呵呵!”

多咪无语,都能追到这儿来。她有些失措。昨天酒后的事还尚未平息。不知电话那头又说了些什么,直至挂上电话,多咪不由开始惴惴不安起来。

两边街道上的人群相互推搡着,大概是上班高峰的缘故,一大群人从地铁站蜂拥而出。最惺忪平常的事,却使得多咪烦躁难耐起来,好像跟那些行人一样,受着烈日的炙烤。虽然车上的冷气够足,但额头上莫名地微沁出汗渍,心里想着幸好出丽丝卡尔顿酒店的时候涂了点防汗液。她从来是惰于捣腾那些瓶瓶罐罐的,只是碍于给客户面子,今天才难得记着。不禁有些庆幸。

到了Queenie办公楼门口,是极大的排场。鲜红滚金边的波斯织锦地毯,从大门一路铺设到阶梯最底层,两边布满了各个部门经理和接待员,还有几个翻译。

林墨早已在那里等候。

等候亚非集团的谈判代表——董事长董肖卓和总经理项军,及顾问团,其中不乏绿眼睛黄头发的欧洲人。

而多咪来得正是时候,赶进了这场初见硝烟的晤面。多咪下车,看见双方握手时的表情,真真是涵义颇丰啊!尤其是林墨,那个在今早离开丽丝卡尔顿的时候,还贴心地让助理帮多咪准备早餐的林墨,现在,竟有些陌生了。商界的面壳是有够厚!

多咪很及时来到他们面前。林墨就自然地介绍双方认识。

“你好!”

“您好!您好!”

亚非?多咪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倪绿。终是躲不过的。

林墨知道其中的旋旎,只是倪绿本人并没有来。因此,对多咪还是放心的。

多咪放平心情,职业化地朝着对方微笑。

于是便由接待员领着进了大楼,到会议室。边走着,边讲着彼此没有重点、没有温度的寒暄。

会议室很大,以至于说话的时候有些回声。

林墨作为主人,先开口道:“各位请坐吧!”回声不轻不重地跟在他的话后面。

没等诸位坐齐,就听见董肖卓的笑声:“哈哈哈哈……林大代理,给我们好大面子滴,这样大的排场,哈哈,搞得我们都有些顾不过来了啊!”

“董事长见笑了。亚非是我们Queenie最大的合作商之一。当然要照顾周到了!”林墨程式化地回应着眼前这个肥头大耳,满身油腻的零件加工商。

“哈哈!林大代理真是抬举我们了。亚非不过是借着大翅膀高飞,互利互利而已,哈哈!”

一旁的项军也附和道:“是啊是啊!”一脸痘痕,笑起来极为谄媚。

这时候,Sabrina走进来,在林墨耳边说了什么。林墨转而便说:“我们美国总部那边已经联系好了,现在把视频接进来。”

巨大的LED屏幕亮起,应声而出的是Queenie的董事长,Zac.D.Sheldon,标准华裔商人,应该是操一口标准流利的英文。

“Bonjour!”竟是法语的问候。多咪心中暗叹。

“Zac,你好啊!”董肖卓不见外,依然笑声连篇。顾问团的翻译紧随其后。

“Gladtomeetyou!Em,I’msorry,IjustcamebackfromParis,soIhaven’taccustomedbacktoEnglish.”Zac一脸抱歉。

“哈哈,没事。”董肖卓一口广东腔。

林墨见双方已坐定,便将实现转移到面前的合同和起诉书上。

这个案子,Zac亲自出马,可见对它的重视程度。中国对于Queenie来说,是一个尚未开发完全的区域,其潜力是不言而喻的。而想要拓宽在中国的规模,就务必要与当地的零件加工商建立好信用合作关系。亚非虽不是什么国际化的顶尖企业,但在中国,其力量不容小觑。特别是在香港,香港街头混混出身的董肖卓创建的亚非可是黑白两道通吃。搞定了他们,就等于搞定了香港的局势。

现在,有个临时签约的出*售企业告Queenie的电器产品有问题。检验报告说是其中的零件有问题。这黑锅到底由谁来背?

那个小签售公司,之前多咪跟随张律也接触过,一审的辩护词还是她起草的。她发现,那一批货其实是亚非擅自将手头未与Queenie交接的部分,直接转给他们的,并没有与Queenie直接的合同关系。她猜他们是本着一诉成名的歹愿来告亚非。这样还不止,把Queenie也一并告了。看来真是抱着破釜成舟的决心。一审败诉后,还不死心,继续上诉。

Queenie倒不担心这个案子的成败,而跟亚非的关系才是最上心的。Queenie想要脱身,很容易,合同上白纸黑字写得清楚。但是脱身之后呢?跟亚非的合作就彻底灰飞烟灭了。

因此,总的来说,这次,是Queenie要和和气气地摆平这次的纠纷。

林墨抬手,示意Sabrina将案卷材料发放给对方,桌前每人一份。

头一张,便是“民事调解书”几个字,简洁,但明了。

这意思很明确。不跟你来硬的,就只是周*旋。来之前,多咪已经跟张律请示过。对着她,张律侧脸狡黠,看不出什么神色,只是微微点头。多咪心底生花,难得张律没有反对声。想来这已是最妥贴的安置办法。

“董事长,这是我们Queenie拟定的方案。其中包括了调解书和将来对亚非的投资计划。请您过目。”林墨彬彬有礼地说道。

视频列席的Zac也道:“Yeah,wewanttoinjectYafeialready,nowisagoodtime!”

“哈哈哈……有Queenie的帮助,相信我们亚非会成长得很快!哈哈……”圆滑如董肖卓。

项军在后补充:“是呀!不过,这具体投资的计划,看起来,似乎……”

“关于这个问题,我想请我们Queenie的顾问律所的辰多咪,辰律师,来向大家详细阐明一下。”

多咪坐在林墨旁边,脑子里嗡嗡的,满是那零件加工商油腻的笑声,什么都没听进去。幸而来之前功课做足,于是,下一秒,翻开已看过无数遍的案件资料,进入状态:“贵公司,准确的定义,是一个国内产业占大多数的国际化企业。对于Queenie的零件加工商这个身份,Queenie还不满足,想要进一步的亲近!我想,安全的投资,稳定的合作,是贵公司和Queenie的共同理想。所以,为了两者共同的利益,双方签订一个对赌协议,最适合不过。”

多咪在一叠资料里抽出一份,指了指:“这是我拟好的对赌协议。”

等对方的视线都集中在协议上,多咪吐了口气。

协议上的主要条款中写到:“如果亚非集团在2012年经常性的经营业绩达到约定目标,则Queenie出资123.3亿元,增资143.04亿元;如果亚非集团的经营业绩达不到投资方(Queenie)的要求,则出资43亿元,增资143.04亿元。”

在来香港的飞机上,多咪也已和林墨通过气,让他安心便是。

林墨看着她,有些想笑。什么时候她倒过来安慰自己了?呵,着实让人暖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