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如果有一天

因果有天修(中)

如果有一天 徐蒂安 2233 2012-12-24 12:37:50

  “这,未免有些苛刻了。”项军皱眉。Queenie给出的经营业绩的约定目标,是现在亚非运营的两倍之多。对于担任总经理职务,又是执行董事的他来说,公司的运营状况再清楚不过。要在将来短短一年时间里,将业绩翻倍,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正当项军要向林墨发起攻击的时候,董肖卓却抬手示意他不要再说,狡猾的眼神直勾勾盯住对面的林墨:“哈哈……Queenie给我们注资,真是求之不得!”

董肖卓心里正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让Queenie并购亚非不是他们所想的。但是为了抚平这次纠纷引起股价下跌的骚动,让Queenie注资也不失为一种好办法。有了这个坚*挺的后盾,就安定不少。再说,这并购岂是那么容易的事?亚非好歹也是个庞大的企业。要整个吞下,怕是会偷鸡不成蚀把米的!过河拆桥的手腕,他可是用得屡试不爽!

多咪自然也考虑到了这一层,所以行事极为谨慎,早在协议上加了一条:“在投资方注资后,亚非集团的董事会中,由Queenie指定的董事不少于三分之一。”既然注资后已是大股东,那就要有大股东的样子。

Queenie的大胃口,董肖卓已然明白。但是他没有谈条件的资格。在Queenie面前,再大的企业也是低人一等。而且Queenie计划注资,也是摆明要将产品纠纷的责任替亚非扛下了,他还有什么好说的呢?而且说白了,亚非也需要Queenie的订单和资金支持。要是惹怒了Queenie,怕是会吃不了兜着走啊。

“好!既然Queenie那么爽快,我们也不能扭捏了。”董肖卓在顾问团仔细校对之后说没有其他问题时,便赫然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LED里的Zac满意地点着头。

等亚非的代表签完名,一一握手,祝合作愉快之后,林墨开口道:“各位且慢。今天的会议很顺利,所以按Zac的意思,今晚Queenie安排了一个宴会,宴请大家,希望贵公司能赏脸。”

Queenie对这次的谈判似乎是运筹帷幄。

董肖卓听后,皮笑肉不笑,道:“好啊!Queenie才是赏脸,一定来!一定来!”

“听闻令千金和令婿也在香港,不如晚上一道来?”某个不知趣的部门经理弱弱地问。

“好好!一定!”这方面董肖卓倒是爽快。

多咪不禁拎起了心。

林墨不露声色,将亚非众人送出去,命Sabrina先带他们去附近已订好包间的洲际酒店,享用午餐,自己随后就到。

看着臃肿的一群人离开,林墨向Zac请示。

Zac做出一个OK的手势,并补充说:“Thelawyerseemstohavenotseenbefore,buttoday‘sperformancemakesmelookforwardtonextcooperationwithyou.”

多咪笑着说:“Thankyou!Ithadthepleasureofyourcompany.”脱口而出的标准英文口语,更博得了Zac的好感。

当LED的屏幕暗下,林墨和多咪同时卸下了防备,对视而笑。

原来,同是那样拘谨。

多咪紧张倒还说得过去。可是林墨呢?早已身经百战的他,面对这样的场面,不应该已是了熟于心了吗?

但是,这一次,多咪知道,他是在替自己担心。

“准备准备,我们也该过去了。”林墨温和地说着。

多咪点头,将资料整理好,随林墨出门。

席上,十几个人围成一桌,竟然只听得到董肖卓一个人的声音,他的笑声刺激着多咪的耳膜,令她痛苦不已。见过笑得大声的,可没见过笑得那么大声的。

林墨也很无奈。这样一个爹,怎么生得出董依依那么娇弱的女儿?可谓啧啧称奇。

这顿饭,吃得多咪极不自在。还被董肖卓突然的提问吓得可以。

“律师小姐贵姓啊?”

“我姓辰,叫我多咪就好。”多咪不太想搭理他。

“哦,哈哈!辰小姐对专业知识很过硬啊!这次问题的解决你的功劳可不小啊!”

“董事长过奖了!”多咪微低头。

“哈哈,林大代理,你真是找了个好帮手啊!敬你!”董肖卓举起酒杯就要敬。

林墨也拿起了酒杯:“祝我们合作愉快!”

一席人都一饮而尽。

Queenie总经理办公室里,林墨正在翻阅与万通的新合作方案,也是个棘手的问题。

Sabrina扣门走进来,对林墨说:“总经理,辰多咪小姐我已经送她回酒店了。还有什么吩咐?”

林墨闻言,揉上太阳穴,身子靠在椅子背上,将一个斜斜的身影映在椅子后的落地玻璃窗上:“没有了。你先去忙吧。”

Sabrina出去后,林墨摇转椅子,朝向落地窗,站起身来。窗外依旧艳阳高照,虽然几近黄昏,但还是觉得出室外的燥热。

跟亚非的这一局,算是暂时解决了。

只是,胜负未定。

突然,桌上的手机铃声大作。林墨接起来:“喂。”

“是我。您叫我查的事,有眉目了。”电话那头传来苍冷而没有血气的声音。

“好的。在哪里?见面说。”林墨挂上电话,萧然拎了西装出门。

悠扬的小提琴声,弥漫在整个咖啡厅里,却和现在肃静的气氛极为不相称。

桌上的牛皮文件袋鼓鼓的。两个严肃的男人相对而坐,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这是您要的资料。”冷面人推过牛皮文件袋。

“谢谢。”林墨从文件包里拿出一个薄薄的信封,“这是你的酬劳。”

冷面人接过,抽出里面的纸片,看一眼上面的数字,点点头,似乎很满意。收好以后,抬头补充道:“还有,我无意中发现一件事,不知道该不该说。因为您没有吩咐去查。”

“什么事?”林墨有些好奇。

冷面人环顾四周之后,示意林墨凑近,在其耳边不知说了什么。

“什么?”林墨大惊,不可置信地问,“你是说,我跟霍子,其中有一个不是林家的孩子?!你肯定你弄清楚了?!”

“是的。我去查您交代的事时,碰巧遇到了当年服侍过林家少奶奶的佣人郁嫂。她很肯定,少奶奶直至去世,只生过一个孩子。”

林墨还是不愿相信,假设道:“那有没有可能是双胞胎?”连他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自己跟霍子,长得根本不像,而且年纪也不对。

座位对面传来没有温度的声音:“这不可能。不过我想,林少奶奶亲生的,应该是您。不然林老夫人也不会重用您,让您坐上总代理的位子。”

“关于这个,你查到什么证据了么?”

“无从查起。当事人,都已经不在了。”

“郁嫂不记得了么?”

“她是中途进的林家。进去的时候,孩子已经有些大了。后来她离开没多久,林少奶奶就遭遇了不测。”

林墨陷入了沉思。

“如果非要找出个知情人,那就只有……”

“我奶奶?”

“是的。”锋利的眼神直直透射出光芒,让人不禁生出寒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