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如果有一天

毅然放开手(一)

如果有一天 徐蒂安 1905 2013-01-07 09:32:00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晚起的虫子被鸟吃。

打完喷嚏,多咪按掉闹钟,懒懒趴在床上,好像还想再睡。眼睛开一条缝,不是不愿睁开,而是哭过的后遗症——眼泡肿得她无能为力,开了手机,屏幕闪了,有两条短信和一个未接。一条短信是霍子发来的:晚安,好梦!大概是送她回家之后留的,心里有些小女孩似的兴奋,不住拍拍自己微红的脸。还有一条短信和来电都是林墨的,说是今天去Queenie开会,研究和万通的合作。林墨回来接她,八点半。

还早。于是给张律打了电话,说明情况上午就不去律所了。

很好,再睡一会儿。兴许再睡一会儿眼睛就不那么肿了。

才眯了一会儿,手机铃声响起来,“Iwasfoundonthegroundbythefountain……”懊恼地皱了皱眉,摸上手机接起来:“喂?”

“还没起床?快来开门!”霍子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

多咪吓得从床上坐起来。愣了一会儿,扔掉手里的电话,忙去洗漱,匆匆换掉有些让人浮想联翩的睡衣,五分钟之后,站在门后,吁了一口气,打开门。

“噔噔噔噔!豪华爱心早餐到!”门外的霍子拎着塑料袋挡在多咪眼前晃荡。

多咪笑着接过:“谢谢!你怎么那么早啊?”

“刚晨跑完,路过你这儿,就顺便带早饭上来了。”霍子一身运动服,面额有涔涔的汗渍。

等两人入座餐桌,霍子一直看着多咪。

多咪发现这一情况,有些不自然起来,终于忍不住问:“你一直看着我干什么?”

“呃……你的眼睛怎么那么肿?”霍子看着多咪大核桃般的眼睛,憋着笑。原来眼睛大,肿起来,就更大。

自从昨晚以后,两个人的关系变得有些微妙。多咪知道霍子在笑话自己,要是换了以前,她铁定是要反驳的。而现在只是别过脸去,什么也没有说,当下觉得尴尬。

霍子站起身,去厨房从冰箱里不知道拿了什么,乒呤乓啷地倒腾,又是闷响,又是脆生生的破裂声。过了一阵,霍子拿着他的成品出来了,用毛巾包着:“敷着吧。”

多咪接过来,猜到是鸡蛋,滚烫滚烫的,有些拿不住手:“谢谢!你还会煮鸡蛋啊?”

“这算什么?我做菜那是一流的!”霍子夸夸自擂。

“是吗?!”多咪显然不相信,这样一个大少爷还会下厨?开玩笑!

霍子见她一脸忽略自己的表情,立马下了军令状:“今晚!就今晚我给你做顿饭,你要是有一道菜觉得不满意的,我就,我就让你亲一下!怎么样?”

多咪对他的自恋可以说是无语到极点,歪歪嘴道:“还是算了吧。”

“我这样一个美男子肯为一个赌牺牲姿色,你应该高兴地跳起来!再说,我做饭真的一流!这样双收的事情,真不懂你有什么好犹豫的……”

多咪用鸡蛋敷着眼睛,一边吃着早饭,心不在焉地听着。

直到多咪的手机响起来。

“我去接个电话。”多咪直接打断霍子,急急奔到卧室找手机去。

接完电话出来的时候,样子更急,多咪穿着外套,一边说:“我要上班去了!你也差不多该走了吧。”

霍子看了看表;“还早啊?你不是九点上班么?”

“今天有事就得早点!我干嘛跟你解释那么多……”多咪一手提了公文袋,从桌上拿了钥匙,“走不走啊?”

“那我送你!”

“不!不!不用了。我……你不是要给我做饭么?总要去买食材吧?”多咪当然不能让他送,林墨的车子就在楼下。

霍子挑了挑眉毛:“你答应了?”

“算是吧,但是我不会亲你的,想个别的法子惩罚你。”多咪在玄关穿着鞋道。

“行啊!”霍子得意,“那你把公寓钥匙给我。”

“啊?”

“我总得提前在你家准备吧?没钥匙我怎么进来?”

多咪咬了咬嘴唇,最后还是把钥匙丢给他:“别弄丢了啊!我只有一把钥匙。”

霍子夸张地歪嘴笑着,送她出门。

多咪下了楼,直径钻进林墨的卡宴。

“昨晚没睡好?眼睛怎么肿成这样?”

“啊?哦,是啊,一直做噩梦来着,呵呵。”多咪开始说瞎话。

没有血色地回答,林墨注意到多咪有些变化,虽然细微地不容易察觉,但他还是感觉到,她对自己比以前更有距离感了。

路上,两人都无话可说。于是林墨开始谈工作,这样总归不会安静地可怕。

“万通那边,我跟Sabrina已经争取过了。他们同意将这次合作的多数主动权交给我们。当然有些迫于媒体的压力。”

“那就好。”

“当初你的建议有了意外的收获啊!”

多咪眨了眨眼睛:“意外么?我怎么觉得这是我意料之内的事呢?”

“呵呵,你真是越来越让我刮目相看了。对了,有没有考虑好过来我这边?”

“啊?这个,我还得跟张律商量一下,暂时还不能给你承诺。”

林墨笑笑:“真是律师,说话那么严谨,我还真占不到任何便宜!”

“呵呵,过奖!”

林墨言归正传:“今天的会议主要谈的是具体的合作细节,还有投行的选择。最近想跟我们合作的投行真不少,其中很多都是知名的。所以在选择上,估计会有些分歧。”

“嗯,我想,这些投行中跟万通有联系的一定不在少数,要避开才行,不然就被他们占了便宜去。”

林墨赞同地点点头,接着说:“万通肯定想通过投行得到我们的报价,好最高限度分配项目利润。我已经派人去调查了,应该很快会有结果。”

“好的。”多咪顿了顿,“只是怕,万通已经提前有了防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