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如果有一天

毅然放开手(五)

如果有一天 徐蒂安 2064 2013-01-11 09:44:00

  霍子知道多咪的口味,先前带她去吃俄*国菜的时候还不愿意去,结果一吃就上瘾了。记得那时候霍子还说:“你这样闷骚的女人,浓郁香醇的食物一定合你的胃口!”多咪偏偏不信了,说自己闷骚,打死都不能承认!可是,美食当前,多咪只得低了头。

虽然做法相对简单,但是越简单的菜色才越能显示厨师的功底。

多咪不自主地夸赞道:“真的很好吃啊!”

霍子看着多咪终于被自己的劳动成果打动,心里那个激动,笑出声来:“嘿嘿我就说嘛,现在服了么?”

“嗯嗯,服!”多咪伸出了大拇指,嘴里大块朵颐。

霍子伸手递出了高脚杯:“来!为我庆祝吧!”

多咪顾不及再往嘴里送一口,忙拿起酒杯:“庆祝你什么?”

霍子被多咪这么没头脑的一句问瘪气了:“当然是庆祝我荣升大厨喽!”

“哈哈,就你那样的还大厨,瘦不拉几的。看看人家大厨都是果腹流油,肥头大耳的,你哪点像啊?”

“谁说大厨就非得那样?我是杰出青年,高富帅的代表,还是一颗璀璨的明日之星!像我这样的绩优股加潜力股,你怎么不抓紧点?”

“抓什么紧……”多咪心虚地埋头送食。

女人的羞赧让霍子心一紧,生出非一般的情愫来。他真真希望自己只是刚刚说的那样。

“这沙拉也不错啊!”女人倒是抢先转移了话题,“有百里香的味道。”

“你还真是吃货啊!确实放了百里香。”霍子对多咪的味觉做出了实质性的评价。

多咪索性毫不避讳地谈起吃食:“再好的厨师,如果没有食客的好品味,就是对牛弹琴了,不是么?”清了清嗓子,“所以啊,你得感谢我!要不是我是个吃货,你那大厨的名号就不知从何而来了。”

霍子一瞟眼:“哟,跟我在一起久了,乖乖女也学会调侃了嘛!”

主食之后,霍子拿出了他压箱底的宝物——蓝奶酪。

“不知道你吃不吃得惯啊。”

“意大利的Gorgonzola?”多咪惊奇。

“你吃过?”

多咪立刻摇了摇头:“我猜的。”

霍子一脸不相信,这都能猜?!

“你堂堂林家二公子拿出手的东西,不是极品,也得是上品!往贵的猜,不难!”

霍子哑口无言,这小妮子察言观色的功夫是学得可以出师了。正欲接话,便听见一声惨叫。

“哇!真难吃!”多咪把嘴里的吐干净,咧着嘴,痛苦不已,“不是一般的难吃。”

“那是你没口福!”霍子正缺埋汰她的理由。

多咪一脸嫌弃:“我是无福消受。可这么重的膻味,你受得了?”

“奶酪呢,就是这样。喜欢吃的人,爱它爱得要命,不喜欢的呢,就怕它怕到要躲啊!”霍子勺一小勺蓝奶酪,配着一小块苹果放进嘴里,再抿一口葡萄酒,细细品味着,“这味道真是一辈子都忘不掉。”

“有这么难忘?”

“我还记得我小的时候,第一次吃这种蓝纹奶酪,也像你一样不习惯膻味把它吐掉。刚巧被我爸爸看到,他就告诉我说,那是他和妈妈最喜欢的一种奶酪。从意大利特地买回来给我尝尝的。那个时候我并不在意。没过几天,我爸爸妈妈又去国外出差,很久都没有回来。直到有一天我奶奶跟我说,他们已经去了另外一个世界。我很伤心很后悔,我再也没有机会吃到爸爸带给我的蓝纹奶酪。很久以后我才知道爸爸妈妈就是因为Gorgonzola才相识,才有了我。”霍子的一番话给了多咪很大的触动,原来外表看起来放荡不羁,其实内心也有柔软的一面。

“告诉你一个秘密,”霍子没心没肺地笑着,“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蓝纹奶酪。”

多咪没有再说话,她知道林家当年遭遇过的悲剧,知道对当年还年幼的霍子来说几乎是件无法承受的事。

霍子看一眼多咪,迟疑一下:“不要觉得我可怜。我幸福着呢!有美酒,有佳人!”

多咪刚才还对霍子有些许怜悯,可这后头一句,让她忿忿。

女人当然不知道霍子只是在对自己刚才的失控补救。他怎么可以在猎物面前流露真心?

食毕,多咪半躺在沙发上抚着小腹,一脸满足。

“喝咖啡么?”

“嗯也好,有点口渴。”

霍子抽了抽嘴角,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咖啡不是用来解渴的……”

“哦,可对我来说是。喝了不解困的。”多咪无辜地解释道。

霍子递给她一杯刚刚煮好的蓝山;“暴殄天物的,算你一个!”

多咪嘿嘿地笑。她知道,从霍子手里出来的绝非一般货色。

NO.1peaberry!最好的蓝山咖啡豆子。也叫珍珠豆,是牙买加蓝山山脉海拔2100米的产品中精挑细选的小颗圆豆,精品中的精品!

上好的蓝山总是有一股浓郁持久的水果味,使得液体入口没有了苦味,而被其本身的甘甜和适度的酸味所替代。

“本来我是想搞点猫屎咖啡让你尝尝,但是不巧,本公子这两天一忙给忘了,所以只好拿家里剩下的蓝山当替补。不要见怪哈!”霍子倒是诚实。

多咪还在品味着那百闻不如一尝的咖啡,哪里还顾得上那只有传说中才听过的猫屎咖啡,倒是对霍子禀告的实情没有放在心上,又一边说:“没事儿没事儿,这蓝山已经很好。”

霍子瞧着多咪这副馋猫儿的嘴脸,一弯嘴角:“也是,把咖啡当水喝的人来说,猫屎就太浪费了。”

多咪斜眼,一个爆栗。

两个小时以后,在连轰带赶的战术下,多咪成功将霍子扫地出门。理由是:酒足饭饱,加时辰已晚,再加明天一早还要工作。

充足得不能再充足的理由。霍子贴在门外,大呼不公。好歹他也好酒好菜好咖啡得招待这个女人。怎么说翻脸就翻脸。

突然,门被打开。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多咪一伸手,动作矫捷地掏过霍子的上衣口袋,拎走了自家的钥匙,一句“晚安”之后,没等霍子张嘴吐半个字,门“砰”一声又无情地关上了。只剩下霍子气得直翻白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