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逆天魔后

第十五章 玉池妖道

逆天魔后 不成魔 2189 2013-03-04 22:59:03

  次日,洛萱匆忙向南宫府道别,引起南宫府长辈之间的轩然大波。

洛萱一头雾水,望着为了自己离去而争执不休的南宫府上下,不明白自己究竟有何魔力能使赫赫有名的南宫府方寸大乱。

乱作一团的前厅之中,南宫白仿佛置身事外,坐在交椅上,独善其身,悠然自得地品茗上好的雨前龙井。

“洛夫人别见怪,爹娘很快就会得出一个统一的定论。”他朝洛萱抛了一记媚眼。

洛萱冷眼看他,反问道,“与你有关?”

南宫白笑而不语,随即,南宫老爷带领一大帮的南宫府长辈出来相送。紧接着,南宫府的奴仆鱼贯而入,抬出一个又一个的箱子,场面之壮观,让人不得不联想到下聘。

“洛夫人,请您务必收下……”

洛萱不敢受南宫老爷这厢大礼,忙推辞,谁料,南宫老爷随即说道,“还请洛夫人看在这些黄金的份上,救犬儿一命。”说着,南宫老爷命人掀开了箱子,刹那间,前厅里金光熠熠,闪耀夺目。

“犬儿曾被高人断言,活不过二十,如今眼看他年近二十,愈发地多灾多难,老夫知道洛夫人是有法术的高人,老夫也知道区区南宫府留不住洛夫人,还请洛夫人看在老朽就这么一个儿子的份上,将白儿带在身边,保他平安度过二十岁!”

洛萱左右为难,却最终还是耐不住南宫府一帮的老人家哭哭啼啼的哀求,答应带这位养尊处优的南宫府大少爷上路。

洛萱见这位大少爷从头到尾没有说过一句话,也未曾表过态度,一时间,对南宫白的秉性倒真是摸不清。

四人一行上路,托南宫白的福,他们骑着贡品御马,到了傍晚,便已经抵达玉池镇的边界。

玉池镇四面环山,晚上山路崎岖,他们不得不在镇边的一间小客栈投宿。

这是一间竹屋,颇似东南沿海山区一带的土著吊脚楼。

洛萱哄着青旻睡下,独自一人来到客栈外,家乡的气息,带给她无比亲切的感觉。

“洛夫人,好雅兴!”

南宫白手执一壶酒,对月当空,在这竹林当中,正好遇见了同是心事满怀的洛萱。

“南宫少爷也是……喝酒伤身,以南宫少爷的大智慧,想必无需我多言。”

南宫白似醉非醉地笑了一声,“洛夫人过奖了,洛夫人才是有大智慧的人,敢问当今世上,能视万两黄金为粪土之人,还有几个?”

“南宫老爷爱子心切,岂能用这黄金俗物污了这珍贵的亲情?”

“哦?”南宫白似乎颇不认同,“我倒觉得,在这世上,任何东西都有个价……只是多少的问题……”

“我不知道南宫少爷与南宫老爷有什么嫌隙,竟导致如此偏激的想法;只是,南宫少爷,我既已经将你带出南宫府,我也一定会将你送回去。”

“哈哈哈……”南宫白大笑起来,“洛夫人果然快人快语,放心,我南宫白绝不会让夫人难做。”

天空中突然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雨水打在竹叶上,风吹动枝叶,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

南宫白突然脱下了自己的外衣,几步走到洛萱身旁,将外衣架在两人头顶。

“夫人,得罪了……”南宫白笑道。

洛萱抬起眼,看向南宫白,他的笑容,令她产生一瞬的错觉,似曾相识的关怀和温柔。

想不到往日里玩世不恭的南宫少爷,竟也这般细心贴心。

有一种人,时刻将笑容挂在脸上,因为心里有太多的情绪夹杂在一起,叫他不知道如何自处,除了笑,他想不出更合适的掩饰。

大概,南宫白便是这种人,洛萱有些心疼这样的南宫白。

两人的身影消失在竹屋里,佩无从竹屋里出来,正好瞧见了这一幕。

心如止水的他,看见这一刻,心中竟然充满了嫉妒。

他恐慌地冲回自己的房间,静默道法,以求心中的平静。

到了第二日,四人整装上路。

沿路上,不知怎么的,每隔一里的路,便能见着一个祠堂,里面供着一只九尾狐仙。

洛萱不禁好奇,狐族近万年来,从未听过有成仙的,能渡过千年大劫的都鲜少,更何况功德圆满得道成仙的。

洛萱仔细打量了那狐仙的模样,竟与夕颜有几分相似。

“喂,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对狐仙娘娘无理!”上香的村民见洛萱这几个外来客,竟如此靠近狐仙神像,亵渎了狐仙,大声怒吼道。

“施主,你们误会了,我们是外乡人,只是对你们这儿的狐仙娘娘感到好奇,忍不住想要一窥尊荣而已。”佩无平心静气地与村民解释,村民见他们当中有道士,便没将事情闹大。

“这样啊……你们早说嘛。这狐仙娘娘是从五年来来到我们玉池镇的,自从她来到我们玉池镇啊,妖魔鬼怪再也不敢侵犯我们玉池镇,而我们玉池镇所有的难事,只要拜了狐仙,都会解决,狐仙娘娘法力可高强了哩。”

洛萱点了点头,愈发觉得这狐仙娘娘有蹊跷。

自从听了村民讲述了关于九尾妖狐的事迹,洛萱决定自己应该要好好造访这狐妖一趟。

于是,洛萱将自己的白玉瑰留给了南宫白傍身,并且让青旻陪着南宫白,寸步不离。

她按照村民所说的,与佩无一同攀上了狐崖。

适逢黑狗食日,天地间一片混沌。

隐约之间,他们闻到一股梨花清香,随即,一声九尾狐狸嚎叫声响彻上空。

“夕颜……”洛萱认出了那声音。

“狐狸是受了诅咒的一族,少有道行高强的,你倒算是狐狸中厉害的角色,不过还不是便宜了我……”尖细的充满邪恶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佩无反射性的说道,“他的声音……他就是那妖道。”

闻言,洛萱同时联想到当年青岚所说的,“铸魂练鬼,可得妖鬼,妖鬼身处三界六道之外,以六道内众生物的元气为生。”

“夕颜……”洛萱一慌,大喊。

夕颜经惊了惊,五年来,自从魔后逝世,很少听见有人这般唤她。

“快走……快走……”夕颜被那妖鬼按住了四肢,不能动弹,只能发出虚弱地叫唤。

“一个都别想走,既然是送上门来的猎物,哪里有不要的道理?”

突然间,那妖鬼放下了奄奄一息的夕颜,朝洛萱佩无两人飞来。

洛萱情急之下,卸下了一身的黑衣面具,以灵气真身应战。

“洛萱?”佩无看向那令幻化出的女子模样,明明就是他心中朝思暮想的洛萱,为何……究竟为何会有如今的境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