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生欢颜

第6章

生生欢颜 欢顔 2872 2013-09-07 09:42:32

  侯王府。

一人坐在府中盯着桌案上看,似是很认真的在看一幅画。只见那人俊美绝伦,雍容尔雅中透出尊贵气质,紫色的精美袍服穿在身上显得更是尊贵无比。是了,这就是侯王爷,侯佑璟。

而那画上的人也是个绝美的女子,画者似是注入了满满的情感,让画中的人也生动起来,那一颦一笑似是真的,让人不禁沦陷。侯佑璟记得第一次看见这幅画便这般沉醉,他性子一向淡薄冷漠,很少有人和事能让他动容,偏偏就被这画中的女子吸引。而这画中的女子,正是苏欢颜。

那日有人献上此画,正巧昔日旧交邵卓峰有事相求赶到府中。正好奇画中女子是谁,岂料卓峰惊呼:“你怎么会有我欢颜妹妹的画像?”

“你认得画中人?”侯佑璟难得的有些欣喜。

“不止是认得,我此番就是为她而来的。”接着邵卓峰便把事情来龙去脉说了一番。

听罢,侯佑璟略有所思。下旨干涉一宗案件、惹事上身并不是他会做的事情,可是他不能让苏欢颜就这样死掉,而且与邵卓峰交情甚深,此番也是难得有事相求。

“这画中人当真是苏欢颜?”

“这画工惟妙惟肖,定不可能认错的。”邵卓峰略不解的答道。

“好,我答应你,我会救她。”

听到好友这么说,邵卓峰略松了一口气。转而开玩笑问道:“你这不会是相中我欢颜妹妹了吧?”

“怎么会?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个人,女人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只是不忍心你这么可人的义妹被冤死,她若不是你义妹,我也不会出手相救的。”说罢,便叫人收起画放入书房中。

一阵风刮过,画被吹动起来,思绪也被拉回现实。自前几日收到邵卓峰书信说苏欢颜已经没事了,而且要赶赴京城亲自道谢,侯佑璟便一直在期待苏欢颜的到来,连他自己也没想到自己怎么会对一个素未谋面的女子有牵挂。可是这两日也没有人登门造访,想必是还没有到京城。

“赵鹏,我出门转转,若是有位苏姑娘到访,就留她做客等我回来。”侯佑璟唤来贴身随从交代到。

“知道了,少爷。”

换了一身便装,侯佑璟便出门了。

京城的街道处处都热闹的很。侯佑璟向来不爱这些繁华,倒是喜欢素净优雅的地方。有条住户极少的街道上有一间小茶馆,是他常爱去的地方。

没料到平日安静的小茶馆今日分外吵闹,侯佑璟眼神示意了一下馆主便径自走上楼上小隔间,平日他最爱呆在这里。楼下的声音却越发吵闹起来,侯佑璟不禁放眼望去。看了一消会便明白了事情原委,原来是一位年轻人被偷了钱袋,追着那小贼一路到这茶馆。只是这疑犯不言不语,痴痴傻傻,似是一位聋哑人。年轻人怎么问,他都是不说话,最后年轻人着急骂起来,这人也毫无反应。“都被人骂都没反应,定是聋哑人呢。”人群里有人嚷嚷道。周围人都同情他,便不肯让那年轻人搜聋哑小伙子身寻找丢失的钱袋。年轻人认定自己没有认错人,得理也不肯妥协,便僵持好久,引来更多人围观。

侯佑璟坐在阁间,看着那聋哑的小伙子坐在众人中间,不时地便摸摸自己的手臂,周围人吵吵嚷嚷的说话,他也不明所以,只是不断抬头看着被大家斥责的年轻人。再看那年轻人,虽是被说欺负一个聋哑人,也没有愧色,倒是急着出了些许汗。侯佑璟起身正欲下楼,却听得一道清丽的声音划破空气:“这位公子,看你风度翩翩,怎么偏与这聋哑可怜人过不去?”闻声而去,只见一位身着碧绿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翠水薄烟纱的女子走向吵嚷的那群人。虽只瞧得见侧脸,但也感受的到脱俗的气质。这身衣裳衬得人玲珑可爱,可是说话却是嘤然有声中带些清冷。

侯佑璟忽然觉得很有意思,也不着急下楼,便站在扶栏后饶有兴致的看起来。

“姑娘,在下无意冒犯,只是他的确是偷我钱袋之人,我追着他一路到这的。”

“那你可亲眼瞧见是他偷了?”女子缓缓问道。

“这,我虽没有亲眼瞧见,可是我当时正走在小巷内,意识到钱袋不见的时候,转身就看见他慌慌张张的,若不是他做贼心虚,何必要跑呢?”

人群里忽然有人开口说道:“他一聋哑人,看见你那凶狠着急的摸样,怕是胆小才跑的吧。是吧,姑娘?”

面对奉承,只见这女子只是浅浅一笑,转而对着身旁的聋哑小伙子说:“你可以走了。这事我会帮你处理的。”

只见这当事人站起来转身欲走,却忽然发现什么似的愣住了。

瞧见他这副狼狈样,女子轻启朱唇:“不用装了。你并不是聋哑人,而且偷钱袋的正是你。想必那钱袋就在你身上吧。”

见事情败露,这人气急败坏起来,“臭丫头,坏我好事。”说罢拔腿欲跑,却被一道折扇正中额头,转而侯佑璟飞身下楼擒住了他。“送与官府吧。”侯佑璟冷冷说道。

转身,却看见了此生最不能忘的一张脸。嘴不点而含丹,眉不画而横翠。正是他牵挂了许久的人,苏欢颜。那眼睛似乎带情意,让人看着就快陷进去。比画上的还动人,更添了一份独特的气质。

“多谢这位姑娘和这位公子了。”年轻人的话打断了侯佑璟。

“公子客气了,刚才实为计策,多有冒犯还请包涵。”苏欢颜欠了个身。“举手之劳,该做的。”侯佑璟也回应道。

“那在下先告辞了,先去官府,日后有机会一定谢过二位。”说罢便出门走了。

刚才围观的人也在诧异惊叹中散开回座位了。

“这位姑娘,可否赏脸上楼喝一壶茶?”侯佑璟对着苏欢颜邀请道。

这是苏欢颜第一次见侯佑璟,并不是不能拒绝,可那种气质似乎就是让她感觉亲切、让她不自觉的点了点头。日后每每忆起这初见的场景,他们总是会跟别人这么说:我们在某个下午见过一面,以后终生不会忘记。

坐在侯佑璟对面,苏欢颜到没有什么羞涩、大方的说:“刚才多亏了你出手。”

侯佑璟却反而岔开话题:“姑娘家住京城么?”

苏欢颜被这一问,略有点小反感生出来,“公子如此未免有些唐突。”顿了顿答道:“我并不是京城人士,只是有事所以才到京城来的。”

侯佑璟却忽然笑了,笑起来让苏欢颜有种温暖的好感。“看来是我冒昧了。”抿了口茶接着说道:“刚才姑娘真是好计策啊。在下着实佩服,很少见得这么聪明的女子呢。”

“女子才智不一定输男子的。古有卧龙先生的妻子在先,我这只是班门弄斧罢了。”

“那姑娘是怎么看出来那个聋哑者是伪装的?”

“我瞧见那追钱包的年轻人面无愧色,而那似是痴傻的聋哑人一直抓着自己的胳膊,但凡是有所隐瞒的人都会紧张,必然会下意识的触碰身体。我这方法也只是试一试,看来运气还不错。”说罢也抿了口茶,“这茶香的很呢。只是我向来不爱喝茶,总觉得苦。这茶喝来却有点甘甜的味道。”

“我对茶倒是蛮喜爱的,平日总要喝几壶。也许姑娘你以后就会爱上喝茶了,品茶可是让人舒心的事情。其实姑娘不是运气好,是观察入微分析的好。不过倒是漏了一点。”

苏欢颜满心疑惑,追问道:“遗漏了什么呢?”

“这个嘛,再见面的时候告诉你吧。今天相识,很荣幸也很开心。”说罢起身欠了个身:“在下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先行走了。”

“那我不知道你是谁,并不一定能再见到啊。”

侯佑璟浅浅笑,却是很自信,“也许过几日我们就会见了。相信我,我们会再见的。”

看着侯佑璟潇洒离开的背影,苏欢颜是又恼又想笑,恼他留了疑团给她又让她觉得有些轻薄,想笑是因为觉得他挺有趣的。苏欢颜又喝了一口茶,心下想着晚上去找个地方投宿、明日该去找侯王爷了。

而此时走在回府路上的侯佑璟莫名愉悦起来,刚才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那么逗她一下,再见面的时候,不知道她该是怎样的反应了,心下想着脚步也轻快起来。

夕阳西下,余辉洒在街道上,照映出侯佑璟的背影,入晚的寒冷都不觉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