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生欢颜

第10章

生生欢颜 欢顔 2573 2013-09-07 20:57:28

  这一天的白天过的似乎特别慢,苏欢颜对晚上的约会的期待似乎超乎了自己的预料。

姚旬尘果然如约而至,绛紫色锦袍包裹着颀长的身躯,而苏欢颜今日则着了一身黄色烟纱裙,两人走在一起,不免引来道道目光。

瞧见自己与苏欢颜一直被打量却不见苏欢颜有任何不自在,姚旬尘唇边漾出一丝玩味:“欢颜姑娘,我们这一路上一直被人打量,你倒是不别扭?”

“习惯了。打以前就总被人看,而且我们二人走在一起总不会是被批评的吧?就当她们是在夸赞我们好了。要是每次都在意一下,岂不是徒给自己增添烦扰?”

“难不成他们是在夸我们般配么?”

“你就知道拿我打趣。快点走啦,我还等着看戏呢。”昨日相处下来知他总爱风流玩笑,苏欢颜也总是见招拆招回应他。

姚旬尘笑而不语,加快了点步伐。

待二人坐在雅座里,台上已经唱起了“柳色遮楼暗,桐花落砌轻。  庭前骄客酒微醺。 金杯频劝饮,  太殷勤”的戏曲。

看罢母错爱、绝亲情这两折,两人不免讨论起来。

“这陆母虽是爱子心切,但也太独断专行了,害了儿子一生幸福。”苏欢颜有些愤慨。

姚旬尘抿了口水酒,淡然回应到:“相比之下,这唐婉倒是温顺,处处体谅陆游,让人欣慰啊。”

“可是这放翁,可以不事权贵、不屑谄媚,高天阔海,抱负远博。天地君民,皆是他心头笔端的星月光辉。岂料,家国天下,他唯一担不起的,竟是,家。”说罢,苏欢颜和姚旬尘都有一瞬间的沉默。

“如果是你,你会怎么选?”苏欢颜霍然抬首看着姚旬尘的眼睛问道。

“那如果你是唐婉,你会有怨恨么?”姚旬尘并没有正面回答,反倒反问苏欢颜。

苏欢颜不知怎么回答,就在苏欢颜困惑的时候,姚旬尘温柔的声音泛起:“不如等欢颜姑娘有答案的时候再告诉我也无妨。今日这演出也到此为止了,咱们回去吧。”

苏欢颜又回复神采奕奕的模样,“嗯,咱们走吧。”

岂料刚走了段路,天空忽然阴云密布,狂风大作。一道耀眼的闪电从空中划过,空气中湿湿的。

要下雨了么?可这边僻静无人四下无处躲雨啊。正当苏欢颜做了被淋成落汤鸡的准备时,突然只觉得头上一黑,仰头看去,只见姚旬尘举着外衣遮在她的头上。就在此时,豆大的雨点打了下来。

“我堂哥的王府就在前面路上,我们不如去那躲雨吧?”姚旬尘提议道。

“你堂哥是?”苏欢颜有些疑惑。相处这些日,他从未提起自己的身份,忽而是王爷的堂弟,不禁让苏欢颜有些不解。

“北辰王,他的辰王府就在前面不远,这雨一时半会定时停不了了,我们先去避避雨吧。”

瞧见雨势越来越大,苏欢颜点了点头,由姚旬尘带着往辰王府走。

“小王爷,你回来啦?”一进门,就有总管迎上来。

姚旬尘示意他先退下,自己领着苏欢颜进了里屋。

“他怎么唤你小王爷?”

“我是辰王爷的堂弟,他们与我也自小熟稔,都是这么唤我的。”

苏欢颜就信了,她从一开始就不曾怀疑过姚旬尘,他说的话她总是信,就这么信任了那么多年,直至信任被一点点磨灭完。

即使加快赶过来,苏欢颜仍是被磅礴大雨淋湿了。

“欢颜姑娘,你这湿衣服得赶紧换下来,不然会感冒的。不过在下这里并无女装,你可介意换一身男装?”

苏欢颜被这关怀感动的一阵暖流流过心头,“不介意的。”

姚旬尘赶忙吩咐下去拿一套上好的男装来,并叫侍女带着苏欢颜去客房换了衣服,自己则耐心在屋外候着。

等了好一会,苏欢颜才徐徐走出来。却着实让姚旬尘吃了一惊。

姚旬尘见过美丽妖艳的女子无数,却未见过如此英俊的女人。苏欢颜一身素衣男装,却难掩魅惑。是了,并不是美丽,而是一种气质,只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已经从她身上倾泻下来。

“不好看么?”苏欢颜声音响起,打断了他迷离的思维。

姚旬尘悠然一笑,很完美的将所有惊愕藏于笑容之后,轻声道:“没有,很好看。”

画面似是定格了,可能在两人内心深处,有什么已经在蠢蠢欲动。此后经年,姚旬尘总是屡屡忆起此时眼中的苏欢颜,令他永生不忘。

雨越发下个不停,不见转小的趋势。

“欢颜姑娘,这雨今晚怕是停不了了。不如今晚你就住在这吧。”

“这毕竟是王府,不太方便吧?怕是辰王爷会介意。”

“这个欢颜姑娘大可放心。我堂哥最近公务在身不在京城,这辰王府我也算是半个主人,而且客房我已经让人给你收拾好了。”

盛情难却,再瞧那雨声越来越大,苏欢颜便答应留宿一晚。

“今日淋了雨,欢颜姑娘要不要早些休息?”姚旬尘柔声问到。

“我这会还没有睡意,又不知可以做些什么打发时间。”

“这外面雨这么大,看来只能呆在家里了。不如我们去书房转转,那边有好些藏书,去打发会时间如何?”

“也好呢。”

刚进书房,苏欢颜不免感叹起来,“想不到这王爷也是爱读书的人,竟有这么多的藏书。”

“他也是闲来无事打发打发时间。”姚旬尘应到。转瞬就瞧见苏欢颜捧着一本书津津有味翻阅起来,灯光照在她的脸上,显出一层光晕,衬得她更加动人。姚旬尘情不自禁站到书案旁拿出宣纸和画笔,在纸上描绘起来。

看的有些忘乎所以,忽而抬首却见姚旬尘在一旁书案那作画,不免有些吃惊:“你还会画画啊?”

“哎,别动。”姚旬尘下意识一惊呼,继而补充道:“欢颜姑娘,我在画你。”

苏欢颜听了这话,乖乖的站在那。

“很快的,就快好了呢。欢颜姑娘委屈一下咯。”果然不一会,画就作好了。

苏欢颜凑近一瞧,真是好画,那眼神最神似,忍不住赞叹道:“没想到姚公子画工如此之好。”

“哪里,欢颜姑娘过奖了。只是平时也爱玩玩这个。”

“其实我也喜欢画画呢。只是好久没有画画了。自然和你这功力也是不能比的。”

姚旬尘报以一笑,并不多说。

“那我以后和你学吧,如何?”苏欢颜问道。

“可以啊,不过我可是有条件的哦。”姚旬尘坏坏一笑。

“是什么呢?”

“我这画技只传自家人的。”姚旬尘看着她,眼中带了些探究的意味,他想知道她会作何反应。

苏欢颜是明白人,只一听便知道了他其中的意思,只是她并不知这话里几分玩笑几分认真。权且当做是玩笑话吧,心下想着,浅然一笑:“那我叫你一声姚大哥如何?若不嫌弃我这妹妹,也算是一家人了。”

苏欢颜果然是个聪明的女子,心下暗叹,脸上却依旧风平浪静,只是回答说:“以后有空我定乐意教你画画的。时候也不早了,早些去休息吧,别累坏了。我的欢颜妹妹。”临了特意加重了最后一句的语气。

苏欢颜也有些倦意,便随着他一同走出书房。临走的时候,姚旬尘问她:“这画我想留在我这里,可行?”她点了点头便同意了。

道了别,躺在房里,苏欢颜有些辗转难眠。这姚旬尘,每次与她答话总是带着些情意又藏着些什么,永远保持着神秘感,让她很想探究下去。

窗外雨声依旧,滴答滴答像是谁家女儿的心思,一点点弥散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