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生欢颜

第21章

生生欢颜 欢顔 2118 2013-09-09 17:41:41

  一片黑暗,遮住眼前人。待黑幕被光线一点点撕裂开来,才瞧见眼前站着慈眉善目的妇人。风韵难掩,只是脸色苍白,看着楚楚可怜。“儿啊,你又消瘦了。”因为身体孱弱,语气也是极轻的。可只是转瞬,那张脸便狰狞起来,再看之时,已是一张雕像般的刚毅的脸,面容上有难以掩饰的风霜之色,但王者的风度依然在。这张脸愈加逼近就愈加充满忿恨。回首身后,是黑暗的深渊,一眼望不到底,可是男子并没有止步,依旧步步向前。

要跌下去了吧,一定会粉身碎骨的吧?

冷汗涔涔而下。

“啊!”侯佑璟倏地从梦中惊醒过来。多久没有做这般噩梦了,虽然从十岁开始就没有睡过安稳觉。

已全然无睡意,干脆披衣起身去了书房,挑了灯,随意拿了本书看起来。却觉着心绪极乱,完全看不进书。

看一眼日晷才发现已接近辰时,便吩咐下去准备早膳。潦草地吃了点,便出门往灵远寺方向去了。

灵远寺虽不是京城最大最出名的寺庙,可它是一座山中寺,风景尤为优美,加上与住持熟稔,所以侯佑璟总是爱去那儿与住持品品茶说说禅道,或是下下棋。可是侯佑璟知道,自己去那儿更多的是想寻一方净土来暂时搁置心中那些秘密。

拾阶而上,周围满是浓密的绿色。有小和尚正清扫着石阶上的落叶。远处寺里隐隐传来连续的敲钟声,一切都显得简单平和。侯佑璟内心里渴望这样的平静,远离尘世喧嚣,哪怕不能“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倒也想“几年无事傍江湖”。

照例去宝殿前的铜鼎上了三柱香,侯佑璟便直接去找远山住持了。

轻轻叩了门:“远山师傅,在么?”

门被打开,看见来人远山住持充满欣喜之色。“佑璟,你许久不来了呢。”

刚坐下,端上来的依旧是自己最爱喝的茶,侯佑璟不免有些百感交集。这个他敬重的住持就犹如他父亲一般,可是他却这么久没来看望这位老人家。

“今日可是要与我这老人家切磋棋艺?”远山住持半开玩笑的问。

“我今日其实是心有困惑而来。”侯佑璟直白说出来意。

“看你气色并不好,可是睡眠又欠佳了?”

“习惯了,这么多年也没有睡过安稳觉。”顿了顿,才缓缓开口:“我梦见他了。”

闻侯佑璟用他代指,远山住持便知是侯佑璟最不愿提及的那个男人——他的父亲。

侯佑璟生在一个无爱的家庭,虽有母亲的疼爱,父亲对他们母子却是不闻不问,甚至总是借他们出气,父亲在侯佑璟的印象里就是个没有过多回忆的存在。直到有一天他知道了父亲如此对自己的原由,从此这个男人便植根于他身体每一处,充斥他的血液。

“自他死后,我总觉得身体似是空了一处,甚至有时候在想他若没有死,我是不是就不会感到这般的空洞。”似是在问远山,又似是在问自己。

“阿弥陀佛。”远山轻轻叹了口气。

仍听得侯佑璟叨念:“可是若给我再一次的机会,我仍会选择那样做。既不后悔,为何我却释怀不了?”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天下事,了犹未了,何妨以不了了之。”

侯佑璟听罢,许久没有说话。远山的话如醍醐灌顶,只可惜血液里残留了太多仇恨与失望的因子。

“多谢师傅提点。佑璟明白了。”却还是不想让他担心,侯佑璟说了这么一句。

“佑璟,你若真明白了,还需要一个契机、遇到那么一个肯让你说出过往的人,你才是真的解脱了。”他和侯佑璟亦师亦友,是真的希望侯佑璟能重新开始,至少心里不要那么苦。

侯佑璟暗自苦笑,也许这辈子都不会遇到这样一个人。他定不会与男子倾诉这番过往,而女人他也是信不过的,曾经有一个最接近他心的女子最后也不过是选择离开了。

看着侯佑璟暗自神伤,远山也默默为他感到难过,“佑璟,陪师傅去转转吧。”

侯佑璟颔首,随着远山出了禅房。

路过宝殿的时候却看见了一道明丽的身影,忍不住叫出了口:“子君。”

女子闻声回过头,甜甜地唤了声:“佑璟表哥。”

侯佑璟走到沈子君面前,开口问道:“什么时候回来的啊?怎么不告诉我声我好去接你啊。”沈子君与他青梅竹马,他一向疼这个表妹。

“刚到的,这不是时辰尚早想着中午再去你府上的嘛。”

“那你怎么跑到这儿来啦?”虽说侯佑璟有时候也会带着她来这里烧香祈愿,但她自己还未单独来过灵远寺。

沈子君一阵羞涩,她本是特意来这里算姻缘的,“我只是来这拜拜啦,想远山住持了嘛。”说罢朝着远山住持甜甜一笑。

侯佑璟早想到她是冲着灵远寺求姻缘出名而来的,打趣般问道:“是哪家的公子让我家妹妹动了心,还拿远山师傅当借口?”

“子君丫头,若真是相中哪家公子,都不必来我这算呢,佑璟这看人眼光最准了,让他瞧瞧便知。”远山也帮着侯佑璟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到。

“你们都打趣我,真是的。”沈子君状作嗔怒,脸却绯红一片。

“罢了罢了,我们就放过这丫头吧。”远山开怀而笑。

“还是远山师傅最疼人了。”

“哈哈。佑璟,既然子君回来了,你们就好好聚聚,不用陪我转悠了。”

遂了远山的意,道别之后侯佑璟带着沈子君便下山往回走。

一路曲径通幽。

“这空气闻着好舒服。”听得出沈子君语气里带着愉悦,必是心里有乐事。

“是呢。此行回乡感觉如何?”沈子君虽是侯佑璟的表妹,却不是出生在京城,记事后随着父母搬迁才到京城的。

“不错呢。我还特意去拜见了苏姑娘。”说罢调皮地看着侯佑璟。

“人家苏姑娘在京城等你好些时日了。也不知你这丫头在故居那呆这么久是为了谁。”

“什么啦,我哪儿有呆很久,这不就回来了嘛。”羞涩带过侯佑璟的问题。

侯佑璟也不追问,只是一路上时不时地调侃沈子君几句,两人一路欢闹回了侯王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