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生欢颜

第15章

生生欢颜 欢顔 2030 2013-09-08 16:16:14

  苏欢颜受邀请再次来到侯佑璟的王府的时候,他却不在府上。连赵鹏都不在府上。

画阁楼台,藕池水榭。刚下过雨的天气,让这一切都显得迷离梦幻,苏欢颜忍不住在府里自己闲逛起来。

也不知转到哪儿,忽然一间佛堂映入眼帘,虽不大,却极其雅致,再瞧四周,草木颇多,清幽静僻。

苏欢颜不禁走进去,方才看见正中央供着一尊观音。周围摆设都无灰尘沾染,应是有人固定来此打扫的。

料不到这侯王府还有爱礼佛之人,可瞧侯佑璟又不像是这般人,苏欢颜一时不得解。这一想入了神,都没意识到身后人的到来。

“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一道声音在苏欢颜身后响起,惊得她蓦地转身,恍然间只觉得有一丝难得的严肃出现在来人身上。苏欢颜不知道为何有些心虚,像是窥见了他的秘密似的,尴尬地扯了扯嘴角,生硬地唤道:“侯王爷。”

“我刚到府上,府里丫鬟说你自己在王府转悠着,我便来寻你。没想到你竟跑到这么偏的地方来了。”他说的漫不经心,苏欢颜却越来越觉得莫名的心慌。

苏欢颜本能的觉得,她应该对此事作出解释:“只是王爷府上景色宜人,随景不知不觉就走到这了。”

“那我们回去吧。让赵鹏买东西,这时候也差不多回来了,该回正厅了。”似是不想多提方才,却听不出侯佑璟语气中有何波澜。

苏欢颜本能的点了点头。心里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她直觉认为这佛堂必定与侯佑璟有某种关联,却又预感到那是一扇不能打开的门,警示着她不要去探究。却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府上何人用这佛堂啊?”

“不要再过问这个佛堂,与你无关,也别再去那里了。”话里透着让苏欢颜倒抽一口气的寒气。

苏欢颜就那么愣在那里。

意识到自己的语气过重了,侯佑璟有一刹那的无措,然后变得温柔,轻声道:“走吧。”

苏欢颜很识趣的跟在他的身后,只是彼此都没有再多说什么。

本是特意邀苏欢颜来吃的一顿饭,席间却是不温不火的。赵鹏在一旁,看得出侯佑璟脸上的凝重之色,也不敢多问。饭后侯佑璟独自出门,却交代留苏欢颜吃晚饭。怕赵鹏为难,苏欢颜也没拒绝。

侯佑璟一走,府里除了赵鹏也没有什么苏欢颜熟识的人,便拉着赵鹏一起在荷花池旁说说话。

虽还未到荷花盛开的季节,也有些“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意味,偶有风过,空气中似乎都漫着些许清香。

苏欢颜站在池边,嘟囔道:“你们家王爷真是,自己出去,把我们丢在府里闷着。”

“少爷许是又给你买什么特别的玩意去了。中午那道你爱吃的菜就是少爷今儿特意去买的,上次欢颜姑娘你不是说过喜欢吃的嘛。”赵鹏陪笑劝慰到。

“我还以为那是他吩咐你去买的,没想到他到蛮细心的。”说道后半句,有一丝暖意漫过心头,却又想起佛堂前侯佑璟那时冷着的脸,恐惧以及迷惑好奇又重新席卷而来。

有些失神怔忡。苏欢颜定定地望着面前一池湖水,终于开口问道:“这府上可是有一间佛堂?”

赵鹏没料到苏欢颜忽然问这个,关于佛堂,他只知一些,但是他确定的是他的少爷——侯佑璟曾经严厉吩咐过不许讨论与佛堂有关的事情。

见赵鹏没有答话,苏欢颜接着说道:“我知道这大概为难了你,想必你家王爷说过不能提及,但是我总觉得必与你家王爷如今这般性情有关联。我曾见过孩童天真烂漫的笑颜,我想王爷他定不是生来如此冷淡吧。”

赵鹏被这番话勾起回忆,他记事起就服侍侯佑璟,小侯佑璟几岁。那时候的侯佑璟虽有超乎同龄孩子的冷静,却仍是个被其母妃宠爱的快乐孩童。侯佑璟自小待他如亲弟,也常和他一同玩乐。可是自从侯佑璟十岁之后,赵鹏总觉得他的少爷变了,越发冷静,甚至是冷漠。

赵鹏心里涌起难过,他看向苏欢颜,这个女子让他有一种想要吐露所知以帮助少爷的冲动。回过神来,赵鹏对着苏欢颜说道:“回欢颜姑娘的话,府上确有一处佛堂。是少爷的母妃所用,自先王妃过逝之后,少爷仍命人每日去打扫。少爷他自己有时候也会去亲自清理。”

“如此看来你家王爷很在意这个佛堂,为何又禁止谈论呢?”

“这我就不知道了。少爷极少与我们交流他自己的事情,我们也是按吩咐行事。”

像是想起什么,苏欢颜急忙问道:“那王爷的父王呢?”

“在少爷二十岁岁冠礼那日因身体不治而过逝了。先王爷自少爷十岁之后身体就不太好,可能是劳累所致。”

苏欢颜听罢,看着面前的一池碧水依旧平静如镜,心里却泛起涟漪。不知怎地,心里为侯佑璟难过起来。

收起情绪,苏欢颜脱口而出:“今日这番对话我不会对你家王爷提及的,不会让你为难,你可以放心。”

“我对欢颜姑娘所说是出于自愿,也是因为信得过欢颜姑娘,更重要的是我希望欢颜姑娘能帮我们家少爷一把。这么多年,他虽不说,但我知道他过得苦。但是我愚钝,也没有那个能力帮助少爷,所以才斗胆求助姑娘你。”说道最后,已有些哽咽。

似是沉寂了一会,苏欢颜才轻启朱唇:“嗯,我定当竭力,不负你这番所托。”看着赵鹏,苏欢颜一字一句地答道。

两人又聊了一会,苏欢颜便让赵鹏先下去休息,自己独自欣赏起面前的景色来。本是充满生机的春,眼前也是一片含苞待放之景,却因一直在回想刚才那番对话,连这景色也显得清冷起来。一阵风过,苏欢颜打了个寒颤。她忽然觉得侯佑璟的过去也是这般阴冷,可是她想要接近那段过去,即使她不知道揭开的会是怎样的过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