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生欢颜

第29章

生生欢颜 欢顔 1620 2013-09-13 11:35:36

  一夜都未睡好,苏欢颜辗转反侧,干脆躺在床上静思起来。

想起裴珺研那般讨好姚旬尘的模样,哪里像是恩爱情人该有的。也许姚旬尘对裴珺研无意,只是裴珺研一厢情愿单相思罢了。再想想姚旬尘对自己的好,的确是真真实实感受的到的。那么他为什么没有表态为什么而顾忌呢?

莫非昨日是他对自己的试探?让自己去见他未来的王妃难不成真的另有深意?

可是毕竟裴珺研是他未来的王妃,自己又不能确定姚旬尘的心意。

越想越加烦乱,苏欢颜不禁蹙紧眉心。

已全然无睡意,忽然想去灵远寺静静心,索性起床。

自己独自走山路,才发现竟是如此陡峭难走。苏欢颜不免怀想起那个牵着她走过这里的姚旬尘。

他的确对自己关怀备至,温情迷人,事事贴心,让人一下子就陷了进去。

她不奢望他会用连理枯枝为自己建一座长生殿,只求能郎情妾意两相好,为她暖一生安眠梦就好。

可是,他是王爷,注定无法过简单的日子。如今,又出现他未来的王妃,以后的路该是更难走了。又或者,一切都是她多想了,也许只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思绪纷乱,脚下也没留心,竟陡然滑了一下。

却被一双熟悉的手扶住,才没有跌倒。

愕然抬头看着眼前人,来人也淡淡睥睨着她。

“果然我不在,你就这般叫人担心。”话出口却是柔情款款。

仍是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姚旬尘,苏欢颜疑惑地问道:“你怎么会在?”

“我若说昨日去而复返,在红颜阁又是守了一夜,今日起来正看见你出门,放心不下就随着你来了,你信不信?”眉眼弯弯,深情款款,声音带着一如既往的魅惑。

苏欢颜却在这话里失了神。

该不该信呢?

苏欢颜茫然不知,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这番迷惘的样子看在姚旬尘眼里却十分可爱,扶起苏欢颜,却又弯下腰替她拭去裙角沾上的尘土。

一切似乎都那么顺理成章,那么一瞬间,苏欢颜感受到平凡美好的小情意。

“把手给我,还是我牵着你走吧。”姚旬尘向苏欢颜伸出了手。

苏欢颜却迟疑了,没有递出自己的手。

终于还是下定决心,开口道:“我想自己去。你先回去吧。”

她并不想抢已有准王妃的男人,她与姚旬尘到底该如何,她还需要好好想一想。

不意苏欢颜会拒绝,姚旬尘有些发愣。

却只是转瞬,唇边散出淡笑:“好。”

姚旬尘却还是提了一个要求,“我看着你上去,我再走。”

拗不过他,苏欢颜转身提裙而上,虽是慢慢的步伐,却比之前稳重的多。她自己知道,她如此这般不过是想让姚旬尘放心而已。

也不知走了多少石阶,终于看见了灵远寺的山门。

叫住一位小和尚,苏欢颜恭敬有礼地说道:“可否劳烦小师傅帮我带个路,我想找远山住持。”

对苏欢颜行了个礼,“施主,请跟我来吧。”

说罢,领着苏欢颜朝远山的屋舍走去。

没想到苏欢颜会突然来访,远山有些吃惊,却更多是喜悦。

“欢颜姑娘,怎么今日想起来到这来了?”

“小女子有几个想不通彻的问题,还望远山住持能指点一二。”

远山只是和蔼的笑了笑,“你随我来。”

没想到远山竟带自己到了一处极僻静雅致的地方,高高的栏杆围着,倚栏而望,才发现身处高处,放眼望去,都是重重峦叠的开阔之景,心境也开阔起来。

“是遇到什么想不通的事情了?”远山开口问。

“我今日得知我心中之人已有婚约,他还带我去见了那位与他有婚约的女子,我不知何意。”说出口,仿若心事也没那么重了。

顿了下,又接着慢慢说道:“他待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可是我生性不爱争抢,何况于理不合,毕竟那位女子才是与他有婚约的人。我不知该如何是好。”郁结的心情,仿若随着倾吐缓解了些。

瞧见苏欢颜紧蹙的眉头,远山有些为她感慨,上次那签文他一直记得,也许这些才不过是开头而已,往后苏欢颜的情路恐怕更艰难。

轻轻叹了口气,“于理不合于情又如何呢?”

苏欢颜闻言一怔。

“解铃还须系铃人。若真不知如何抉择,就随缘吧。”远山又缓缓开口道。

“多谢远山住持指点。”或许是该顺其自然。

远山看着山下的景,开口道:“其实我也不是圣人,我也会有想不通的问题。有时候心中郁结,就来这看看景色,心境倒也能开阔些。”

知是远山给自己的另一建议,苏欢颜心领神会的报以微笑,轻轻点头。

又与远山边赏景边闲谈了好一会,苏欢颜才告辞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