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生欢颜

第25章:楼心月

生生欢颜 欢顔 1844 2013-09-11 17:44:00

  苏欢颜没想到第二日刚醒,沈子君便前来找自己。

“欢颜,你身子好些没?”一见到苏欢颜,便上前亲切关问到。

苏欢颜见到沈子君,喜笑颜开,“没大碍了,昨儿只是有些头晕。”

“怎么突然到我这来了?”苏欢颜拉着沈子君坐下,欢快地问到。

“这不是昨儿舞的兴致,都忘记了答应我一位同乡的事情了。想着今日你陪我再去一趟挽玥阁,问问阮娘哪一位是我要找的楼姑娘。”沈子君娓娓道出来意。

“好,我们这就去。”

今日的挽玥阁出奇的热闹,才不过巳时已宾客云集。

沈子君与苏欢颜进到大堂的时候,也吸引了众多目光。竟还有人出声道:“那其中一位貌似就是昨日身穿粉红舞衣的那姑娘吧。”

闻言沈子君暗自一喜。

人群有些闹嚷起来,苏欢颜示意沈子君还是快快去后院找阮娘她们,拉着沈子君快步绕过大堂。

迎面正巧碰见阮娘与楼心月她们。

“呦,姑娘今日难不成又是来舞一曲?外面可都是为你慕名而来的人呢。”阮娘眉轻挑,嘴角含笑,向着苏欢颜说道。

“阮姐姐谬赞了。其实今日来是想向阮姐姐打听一个人的。”略欠身,恭敬回道。

“还是这声姐姐好听。还没问妹妹叫什么名呢?”

“苏欢颜,唤我欢颜就好。这位是沈子君,我的好姐妹。”苏欢颜唇角如丝浅笑如丝缕云光穿透重雾悄然而落,音柔媚清雅。

阮娘眼光在沈子君身上停留了下,看回苏欢颜,“那欢颜妹妹是要向我打听何人?”

“姓楼的一位姑娘,据说是你们挽玥阁的头牌。昨天无缘得见,今日还望阮姐姐代为引见。”

谁知阮娘听得这话竟笑了起来,“你们要见的楼姑娘近在眼前啊。”说罢看向楼心月接着说道:“心月你果然是远名在外啊。”

有些不可置信,沈子君看着楼心月说:“原来你就是我要找的楼姑娘。”

苏欢颜也略有诧异。

“不知你们找我何事呢?”楼心月浅笑开口问道。

“其实....”不知如何开口,沈子君欲言又止。

阮娘见这情形开口道:“不如心月你带她们去你房里聊。我先去大堂招呼客人们。就让如雁先你表演好了。”

听得阮娘提起如雁,苏欢颜就想起那可绕梁三日的美妙音色,忍不住开口:“阮姐姐,我能去见见那如雁姑娘么?”

“自然可以,你与我就一同先去看看她准备的如何吧。”

调皮地向沈子君眨了眨眼,示意她们先各自行动,苏欢颜便随着阮娘去了如雁居住的房间。

没想到刚进屋子,正碰见一个年长些的女子在替如雁上妆,一边细致传授化妆的的点滴。

如雁透过镜子瞧见了阮娘与苏欢颜,正欲起身行礼,阮娘却柔声开口:“不用起来了,先把妆画好吧。”

复古金翠,红袍拥裹,对镜理云鬓的古典看的连如雁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

一旁的苏欢颜看在眼里,也觉得不同于昨日的朴素,现下面前的如雁多了些许女人味道,那紧身的衣服也衬得腰身妖娆起来。

“见过阮姐姐。这位就是昨日那一舞两千两的姑娘吧?”如雁起身走到她们面前,好奇地问到。

“唤我欢颜就可。姑娘歌声动人,所以我今日才劳烦阮姐姐带我来认识一下姑娘你。”

趁着表演前还有好些时间,苏欢颜便和如雁畅聊了一番,两个人都没想到彼此如此契合,有些相见恨晚的感觉。

另一边,楼心月领着沈子君去了自己的房间。叫丫鬟奉了茶,便与沈子君单独交谈起来。

“沈姑娘为何要见我呢?”

“其实是我一位同乡让我一定要来问候姑娘一声。他叫陈修,不知楼姑娘可有印象?”沈子君如释负重般道出来由,璀然一笑。

手不自觉轻轻一抖,陈修,没想到竟是陈修托她而来。胸口感到有些郁结,陈修,她怎么会不记得呢,那个与她只见了一次面就令她心生悸动的男人,不告而别之后忽然又让人来问候她,楼心月有些失措。

“楼姑娘,怎么了么?”察觉到她的异常,沈子君问道。

“没什么。他可让你带了什么话么?”平静了下心情,楼心月轻轻问道。

直觉敏感到这楼心月必对陈修有些什么情愫,却还是照实回:“他就托我问候你,让我来看看你。说他下次必会再来挽玥阁的。”

“这样的啊。”声音颤抖,低不可闻。

“对了,楼姑娘,我可不可以向你讨教舞艺?”沈子君岔开了话题。

“其实欢颜姑娘的舞艺倒是挺有天分,你们情如姐妹,时常一起练习会提升更快的,倒比我这外人教来得效果好。不过若是姑娘你不嫌弃,我这倒欢迎你们来练习。”

本有光芒的眼神忽然黯淡了下去,油然而生一种无名的失落,似乎还夹杂着一丝不甘心。

“那子君先谢过楼姑娘了。”

看到沈子君眼神中的变化,楼心月心中一阵复杂,莫名地,她有些恍惚,她感觉这个女子内心深处对苏欢颜藏有嫉妒,也许哪一天就会被唤醒。

楼心月偏头看向纱窗外,远处苏欢颜的身影正往这房间而来。

纱窗外,偶尔有几声鸟啼,却是清凉的意味,连风都渗着丝丝的阴冷。

而苏欢颜如花朵盛开到最美的迤逦笑容与这些似乎都显得格格不入,她一心只想寻好姐妹一同回去,全然不知房内人的所思所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