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生欢颜

第26章

生生欢颜 欢顔 1991 2013-09-11 17:40:55

  几日不见姚旬尘,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一袭玄色绣着复杂纹案的长袍着实让苏欢颜有些吃惊。平素姚旬尘都是穿的简单随意,今日却出奇的挑了隆重的款式和象征身份的色彩。

脸色显出疲倦,却还对着苏欢颜忽地一笑:“今日可有空?”

“要去哪儿么?怎么今日你穿的这么隆重?”

“带你去吃饭,不过是去北辰王府,可不是平日我们去的那家。”又是一笑作答,却不提原由。

姚旬尘的笑,总会让苏欢颜心里泛起温柔的涟漪。一点一点,一圈一圈,荡漾着,然后包围住她,令她的心溶化。可是也许他的温柔并不只是对她一人,但苏欢颜依旧无法抗拒,心甘情愿。

“怎样?”姚旬尘又问了声。

苏欢颜轻轻点头。

走在路上,看着姚旬尘俊美的宛如玉质雕刻般精致的侧脸,苏欢颜很快察觉出今日的姚旬尘有些不一样,还是邪魅性感的眼睛,还是温柔迷人的笑容,还是一如既往邀请自己而来,可苏欢颜就是感觉到了不同。

“今日为何去你府上吃饭啊?”

姚旬尘却淡淡一笑,不作答。

“那都有谁啊?”

“魏威,还有一位你不认识的。”答得有些漫不经心,似是说的是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下意识的感觉到那一位不曾谋面的人会是女子,不禁追问道:“我不认识的那位是女子么?”

一想到若然是位女子,能去北辰王府吃饭的必然是与姚旬尘有所关系的,四人同桌吃饭,好像就似把自己与魏威安排成一对似的,苏欢颜就有些反感。

“恩。”

“那她是与你关系亲近的人咯?”状似无意,以掩饰自己慌张的内心。

这一次,姚旬尘没有出声,只是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苏欢颜的问题。

没有姚旬尘那醇厚带着让人心醉的柔和声音,这样简单的点头回答竟让苏欢颜不安起来。心中隐约有了担忧,却不断告诉自己只是失神乱想罢了,却还是从眼里透出一丝慌乱。

一路无言,两人再没有任何对话。

许久,当俩人到达辰王府府邸前,姚旬尘忽然开口,“其实今日就是吃顿饭,不必过多拘束的,平日那样就好。”

苏欢颜看着他,似乎在琢磨该怎样回答这一番话。

鬓边的碎发因风微微晃动,苏欢颜自己却未察觉。

姚旬尘却忽然靠近苏欢颜,轻轻将那缕碎发别到苏欢颜耳后,眼睛含笑,“进去吧。”

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扰得有些心慌意乱,垂下头,轻轻应了声,“恩。”

一入正堂,才发现魏威和另一位女子已经在等自己和姚旬尘。从华贵的衣料可以看得出是一位大家闺秀。

“王爷,先坐吧。”女子殷勤迎上姚旬尘,柔声说道。

“恩。”待姚旬尘坐下后,女子与魏威也随之坐下。

“欢颜,坐这。”姚旬尘开口,示意苏欢颜坐在他的左手边。

苏欢颜乖乖坐下。堂内有些沉寂。一向最爱说话的魏威也难得的默然不做声。

苏欢颜直觉女子的双眼紧逼着自己,让人不寒而栗。于是,她的目光迎上那双眼睛,那是一双复杂的眼睛,包含了太多的思绪,包括隐隐的恨意。然而这双眼睛的主人却是一个端庄娴静的女子,虽没有出众的外貌之色,却也有着大家闺秀的温文尔雅。

“这位想必就是苏欢颜苏姑娘了吧?”女子打破了这片刻的沉默,脸上挂着温和的神情,似是亲切的问道。

苏欢颜轻轻地点头。

谁料女子又轻轻开口,“苏姑娘还不知道我是谁呢,王爷还没来得及给你介绍吧。我是当朝宰相的长女,裴珺研,也是王爷即将迎娶的正王妃。”有一丝宣告主权的火药味。

这最后一句如雷贯耳,苏欢颜一时反应不过来。

不是一顿便饭么,为何面前的女子优雅的面容下却带着咄咄逼人的架势,为何姚旬尘要带她来见他未来的正王妃,心生郁闷,却还是努力平静地回答裴珺研:“见过裴小姐,今日还特意请欢颜来府吃饭,真是费心了。”

眸子是前所未有的冷,眼里看不出任何波澜。

裴珺研不免心下一惊,苏欢颜居然不卑不亢,没有她以为的惊慌失措。她却越发讨厌苏欢颜。自己对姚旬尘一番情深却得不到他的回应,若不是父亲替她向皇上求来赐婚,想必姚旬尘断然不会对自己多看一眼的。可姚旬尘对她的也只有相敬如宾的礼数之节,自从遇上苏欢颜以后,更是连形式上的柔情都疏于给自己了。她,堂堂的宰相之女,怎能服输于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子。

“哪里的话,苏姑娘言重了。招待王爷看重的朋友,也是我应做的。”后面一句,咬字极重,意思很明显。

苏欢颜秀眉微蹙,心中的感觉说不上来,却极想离开。

看向姚旬尘,似是很想将他看穿,想知道他那颗多情的心到底在想什么。

却是魏威笑脸开口,“大家肯定都饿了,还是先吃饭吧。”

“的确是饿了,吃吧。”听道姚旬尘开口,裴珺研也不便违他意。

菜一道道的上,四人均食不言,各怀心思。

苏欢颜只觉得愈发压抑,姚旬尘的想法她也顾不得去探究了,只想着能快些离开辰王府。

“王爷,我觉着身子有些不适,想先行回去休息。”苏欢颜起身看向姚旬尘恭敬说道,虽是询问的口气,却是不容置疑的坚定语气。

“恩,回去好好休息。”

“苏姑娘有否大碍?要不我派人送你回去吧。”裴珺研俨然女主人口气开口说道。

苏欢颜欠身,“裴小姐好意心领了。没大碍的,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顿了一下,“那我先告退了。你们慢用。”说罢转身便离开了。

也不知怎样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出了辰王府,第一次觉得那段路如此难走,苏欢颜只感到一阵无力和迷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