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生欢颜

第27章

生生欢颜 欢顔 2377 2013-09-11 17:59:18

  夜色朦胧,月下的荷花仿若蒙上一层轻纱,凉风拂过,淡香怡人。

已是六月上旬,荷花也略微开花。

自打上次苏欢颜说喜爱这片荷花池,侯佑璟干脆命人搬了桌椅到荷花池旁,闲来无事也到此坐坐,倒也乐得自在。念着若哪日苏欢颜也来与他一同闲聊欣赏,倒也称得上美事一桩。

侯佑璟坐在木椅上,剪影似的侧脸在月光下没有表情。

没想到这时候苏欢颜却踉跄而来。

侯佑璟先是一吃惊,待苏欢颜走到眼前,却看见他双眸清亮,笑容和煦。

人未动,却柔声问道:“你喝酒了?”

苏欢颜却不理会他的问题,在另一张椅子上坐定,瞧见桌上盛放的美酒,色泽碧绿如绸缎,幽幽的。自己动手倒了一杯,醇香扑面,啜了一口,“它叫什么?”

“笑红尘。”

闭上眼,仿若在感受酒香,又似是在感受空气中的花香,带着三分醉意浅然开口:“我今日不知能去哪儿,思来想去只好来找你了。”

明明是含笑的眸子,却让侯佑璟感觉到之后藏着隐隐的忧伤。

“我不是与欢颜你说过,我这侯王府随时欢迎你来。”月光照在他的脸上,反射出淡柔的光芒。

又喝了一口笑红尘,苏欢颜似笑非笑般开口说道:“这酒名好味道也好。”

“借酒浇愁可不好,这是你与我说的。”侯佑璟开口,拦下欲续饮的苏欢颜。

苏欢颜心头一颤,垂眸看着侯佑璟的手,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苏欢颜的眼忽然灼灼发亮的异常,人却努力维持着平稳,缓缓起身,顺着池中的石墩走到荷花池的深处。

不意她会如此,侯佑璟微有诧异。

看着苏欢颜似个孩童般戏水玩弄起来,侯佑璟却又浮起笑意。

人比花娇,月色下的苏欢颜多了些迷离的气息,有些出水芙蓉的味道。

似乎是玩的累了,苏欢颜又柔柔起身,却是脚下一滑,侯佑璟还没来得及上前扶住,已跌了下去。

也不知是累了,还是醉了,索性便不起来了。只是那隐隐作痛的脚踝让苏欢颜频频蹙眉,大概是方才摔倒扭伤了。

却忽然被人拦腰抱起,苏欢颜愕然抬眸,就这样毫无预兆地撞进一双深邃的瞳孔里。

也不是第一次这般近距离看着侯佑璟了,却不知为何,苏欢颜只觉得脑中空白,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

将苏欢颜抱回椅子上,轻轻放下她,屈身蹲下来,“把脚踝伸出来让我瞧瞧。”

也不知怎地,苏欢颜竟乖乖的遵从了他的话。

待确定并不大碍之后,侯佑璟才放心的坐回椅子上,沉沉开口:“下次别这么胡闹任性了。”话里却是担忧的口气。

找了个舒服的坐姿,斜斜倚在椅子上,苏欢颜又举起酒杯看向侯佑璟,“陪我喝几杯吧。”

侯佑璟却不接话。

看着沉默不言的侯佑璟,苏欢颜弯了弯唇,“你若再不应我,我这胳膊都酸了。”似有一丝撒娇地语调。

侯佑璟承接上她的目光,深瞳里层层叠叠,让人看不透却又容易令人深陷。

接过酒杯一饮而下,又重新倒满两杯酒,递了一杯与苏欢颜,侯佑璟这才开口,“遇上什么不开心的事了?”

苏欢颜似是轻轻叹了口气,反问道:“你有没有喜欢过某个你似乎永远都搞不明白的人?有时候你觉得他离你很近,却在某些时候突然发现其实你离他很远,好像你一点都不了解他?”说着说着眼神竟有些迷离起来,不知停落在远处哪个点。

是有了爱不得的人么?有那么一瞬间,一个粉面含春却总是将心事掩藏的女子在侯佑璟的脑中浮现,又硬生生地从心里挥除对她的印象。最终低头只说出了这样的回答:“大概每个人都会有这么一个最远又最近的人吧。”

说罢,自顾自地饮了一杯,苏欢颜也不拦着他,反倒斟满了侯佑璟喝空的酒杯。

侯佑璟眸光微闪,目光淡淡的落在苏欢颜的酒杯上,“不是嚷着要喝的,怎么反倒不喝了?”

一声轻笑若有似无,饮了一半,问道:“你们当王爷的,是不是很看中未来王妃的出身?”

侯佑璟一愣,却摇了摇头。心下却似乎明白了点什么,感觉到苏欢颜今日这般必与那位多情王爷姚旬尘相关。

“那是不是当王爷的都多情?”

仍是摇头。

苏欢颜却不再追问下去,喝完剩下的一半酒,喃喃自语道:“我忘了,你和他又不同。”一脸黯淡和忧伤。

“不正是不同才能得欢颜同席喝酒倾吐么?”

“是啊,来,接着喝。”又重唤光彩。

侯佑璟说的没错,她是断然不会向姚旬尘这番吐露真心的,她做不到。为什么做不到呢,这是缠绕了她很多年的问题。多年以后,苏欢颜才明白她对姚旬尘做不到敢爱敢恨,因为那个年纪的她,遇到喜欢的人的第一反应是害怕,怕情深缘浅怕天不遂人愿,亦或是怕自己只是痴心错付罢了。

你来我往,一杯续一杯,侯佑璟与苏欢颜也不知喝了多少杯,酒壶喝空了又唤赵鹏再拿了一壶来。

“你说他那未来王妃干嘛非要请我过去吃那一顿示威的饭,在这之前,我都不知道她的存在,更不会与她争什么了。”

知苏欢颜已经醉了,侯佑璟也不搭腔,任她自言自语。

“还有姚旬尘那个混蛋,他今日竟都不帮我。”说罢眼眸又垂了下去。

岂料说道后面,全是对着侯佑璟说的话。

“侯佑璟,你为什么就那么不爱笑呢?”

“你是不是有好多秘密啊?”

“侯佑璟,你都不理我。”

侯佑璟终是淡淡开口,“欢颜,你醉了。”

苏欢颜氤氲的眼看着侯佑璟,“我才没有醉。我们接着喝。”

侯佑璟拿住她举起的酒杯,起身欲扶苏欢颜回客房让她休息,岂料苏欢颜一个没站稳,头一歪,顺势便靠上了他的肩膀,禁不住闭眼,喃喃道:“好累。”

“送你回房间睡,好不好?”极其轻柔的问候。

“不要,我要闻着这荷花香睡。”怀里人却倔强起来。

侯佑璟无奈的叹了口气,轻轻把她放回椅子上。正欲去拿一床毯子给苏欢颜披上,手却被抓住。

“不要走。”语气极轻,似是浅眠中。

侯佑璟有些哭笑不得,只好脱下外衣将苏欢颜裹紧,将自己的椅子挪到她身旁,不离寸步。

苏欢颜不再说话,沉沉睡去。

侯佑璟静静闭上眼,心中却是从未有过的安宁。

这么多年,先是活在仇恨里,遇到一个动心的女人之后又是无尽的空虚荒芜,似乎没有一刻有过心灵真正的平和,而现下却感受到了。

睁开眼看着还带着酒后红晕的苏欢颜,确定她已经睡着,侯佑璟又重新抱起她,确是极其轻柔的动作,怕惊醒了怀中人。然后向着客房的方向走去。

侯佑璟的身影在月色下拖得长长的,周围静谧异常,只听得见怀中人浅浅的呼吸声。一双黑如濯石的眸子也平添了一份侯佑璟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暖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