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生欢颜

第41章:是不是动情的预兆呢?

生生欢颜 欢顔 1764 2013-09-17 17:53:14

  肖何逊回到房内已是三更半夜了。

轻推而入,却见何忆笙趴在桌子上睡着。心下有些愧疚。

走过去轻轻叫醒她。

何忆笙睁开双眼,朦胧的看着肖何逊,欣喜之色显露无疑,“你回来啦。”

“恩,”肖何逊轻轻应了声,伤口还在隐隐作痛,语气有些无力。

苏欢颜为肖何逊包扎的布已被血染红了一大片,瞥见那抹红,忆笙焦急开口:“这是怎么了?”

肖何逊微微皱眉,忍着痛,虚弱的开口:“受了点伤,没大碍。不要让其他人知道。”

何忆笙知趣的点点头,“我去打盆热水来给你清洗下伤口吧。”

肖何逊淡淡的眸子饶有趣味的亮了一分,“你还懂这个?”

忆笙却被问的有些不好意思,垂首答道:“看过一些医书,略懂皮毛而已。”

待打了热水回来,何忆笙看着肖何逊说道:“夫君还是将这衣服脱下换一身吧。”说罢,脸已羞红。

看着何忆笙娇羞的模样,肖何逊忽然心情好了几分。

背过身去,脱下上衣,又坐回何忆笙面前。

思及肖何逊的伤势,何忆笙红着脸开始清洗伤口,又替他重新包扎。

过程中神情专注认真,也没有问肖何逊一句关于伤口如何造成的话。

打量着面前的何忆笙,肖何逊忽然觉得她是个很体贴的女子,心里涌起从未有过的暖意。

烛光映照她的脸,剪影落在墙上,显得优雅动人。

手轻轻托起何忆笙的下把,凝视着她的眼,温声道:“谢谢。”

何忆笙却被这突如起来的动作弄的又羞了脸,垂下头温婉回道:“夫君哪里的话,这是妾身该做的。”

肖何逊的心情越发明朗起来,“那为夫去套件衣服。”

“那妾身先去将水倒了。”何忆笙柔柔起身。

“搁着吧,明日再倒也无妨的。你肯定累了。”淡淡的语调,却多了几分柔情。

“不碍事的,妾身正好把这脏了的喜袍洗了,免得明日爹娘看见要生疑的。”全是替肖何逊着想。

考虑到忆笙所说也对,肖何逊便没再拦着。只是又道:“那你快去快回,我在房里等你。”

何忆笙微微抿嘴,笑靥清浅,“好。”

看着何忆笙的笑颜,在肖何逊的心中,有什么东西轰然汹涌。不自觉地,也笑了。是不是动情的预兆呢?

这一夜,肖何逊睡的特别的踏实,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平和感,身边女子秀颜含笑,似乎也很满足。

阳光从密密层层的枝叶间透射下来,地上印满铜钱大小的粼粼光斑,一滴晶莹剔透的露珠,在青嫩新绿的草叶尖,悄然滑落。

一大早,肖何逊和何忆笙便起来了。

“夫君,你伤好些了么?”何忆笙关切问候道。

肖何逊只稍微抬了眼,心事重重的样子,回道:“恩,好多了。”心下却惦记着要去府衙里一趟,问问审讯昨日行刺苏欢颜的人的结果。

待何忆笙梳洗装扮好,肖何逊开口说道:“该去给爹娘请早了,走吧。”

何忆笙颔首,拾步紧跟肖何逊走出婚房。

肖知县和夫人已经坐在堂内候着这对新婚小夫妻了。

奉了茶,按礼节拜会了公婆之后,肖知县忽然开了口:“逊儿,昨日我和你娘晚上去了一趟你们婚房,你却不在房内。问笙儿,她只说你出去了。那么晚,你到底去哪儿了?”

肖何逊心下一紧,竟不知怎么回答。

却听得何忆笙徐徐开口:“其实昨日是我让夫君去买夜宵去了。”

“哦?什么好吃的非要出去买?“肖知县看着何忆笙略有狐疑。

“鸳鸯楼的鸳鸯卷。”

仍是有些不信,肖知县又问:“那昨日我和逊儿他娘问你的时候怎么不告诉我们?”

何忆笙浅笑嫣然:“笙儿一时兴起,没想夫君真舍得为自己跑一趟。我怕说出来,爹娘该要怪笙儿胡闹了。”

答得滴水不漏,肖何逊在一旁暗自赞叹起来。

肖何逊和夫人反倒被忆笙那甜甜的“爹娘”唤的笑了,“怎么会呢,逊儿疼你,你们夫妻恩爱,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

肖何逊默默裹住何忆笙的手背,暖意从肖何逊掌中传递到自己手中,何忆笙羞赧低下头。

“逊儿,你带笙儿去转转吧。”

肖何逊颔首,道:“那孩儿先退下了。”说罢,牵着何忆笙而去。

何忆笙没想到肖何逊竟带着自己倒了知县府衙的牢房。

油灯昏暗,看不清牢里关的是何人,只依稀听见老鼠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还有用私刑的声音。

虽说肖何逊的父亲才是知县,但是实际上的事务都交由肖何逊处理了。

狱卒看到肖何逊,迎上前道:“肖少爷。”

肖何逊点头回应,开口问道:“问的如何?”

狱卒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肖何逊眸子立刻冷了几分,剑眉略扬,“说。”

狱卒这才开口,特意压低了声音:“招是招了,但是幕后之人是裴相之女。”

肖何逊微微诧异,转而又回复冷面:“下去吧。”

偏过头,看向何忆笙,“带你来这种地方,没吓到你吧?”

何忆笙轻轻摇头。虽不知肖何逊在调查盘问什么事情,但必定与他受伤有关系。

重新握紧何忆笙的手,肖何逊带着何忆笙默然走出牢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