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生欢颜

第三十九章

生生欢颜 欢顔 1722 2013-09-17 15:16:51

  偌大的府邸,只有苏欢颜的屋子点着灯。

自从父母过世后,苏欢颜便遣散了所有的下人们,独自生活。

此时一个人站在窗子边,看窗外清冷月色。

门却忽然被推开。

听见声音,苏欢颜回过头,见身着喜服的肖何逊走了进来,袖子夹着入屋外的冷风,脸上略带几分酒气。

肖何逊走上前一下子抓住苏欢颜的手,低低唤了声:“欢颜。”

苏欢颜却挣脱开来,避开他的触碰,反问道:“今日是你大喜之日,为何来我这里?”

肖何逊却是苦笑了一下,道:“我也不知我为何要来这。”

苏欢颜莲步轻移,走到桌子旁,倒了一杯清水,递给肖何逊,轻轻说道:“你醉了。喝了这水,早些回去吧。别让新娘子等的辛苦。”

肖何逊坐到苏欢颜对面接过杯子,结果那杯水,却没有喝。

“你见我今日成婚,当真一丝感觉都没有么?”肖何逊问。

“有,为你开心。”说的坦然,唇角都漫出一丝笑。

肖何逊却沉默了。

还是苏欢颜开了口:“喝口水解解酒。”

肖何逊注视着苏欢颜,眼中浮过热切云雾:“我们还能当朋友么?”

苏欢颜秀颜微怔,偏过头,半响才淡淡道:“不能。”

她素来坚决,并不愿暧昧的维持关系,既然已成往事,就该断了联系。何况肖何逊已成婚,他们都需要各自重新开始。这般决然方能让他割了牵挂、好好生活。

肖何逊苦笑,“你果然还是恨我的么?”

重新对上他的眼,苏欢颜嫣然失笑,“那日不答你的问题是不想我们再生牵扯。今日你既又问,我便与你说个明白。对你,我不恨。我知你用情至深,只是我无力承受这番情意。你终究会明白,我与你并不合适。你既已成婚,就该好好开始新的生活。即使你肖何逊今日未婚,我仍是不会与你再做朋友的。既然已经过去,就放下吧。没有我的生活会更好。”

说罢,起身,不愿再看肖何逊眼中那沉重的悲伤。

走到门口停住了脚步,“你若想呆会就自己坐坐吧,我去别的屋。”

不用回头也知身后是肖何逊灼热的目光。

长痛不如短痛,是苏欢颜一向的原则。希望终有一日肖何逊会明白她今日所说所为。

“苏欢颜。”肖何逊喝住她。

“我后悔了,我当初若没有那么逼你,我们就不会是今日这般样子。我后悔了,我不该害你入狱甚至觉得你会向我妥协,我不想弄成今日这般田地的。”肖何逊的声音飘来,似是抽光了力气才说出这番话。

苏欢颜仍是没有回头。

“你去了京城之后,我便更加后悔了。本以为我能忘了你,谁知你一回来,我就管制不了我自己的情绪。我承认我之前做错了,我甚至没有勇气去京城找你。今晚我是好不容易才下定了决定来找你,你原谅我好不好?”说着说着,肖何逊竟有些哽咽。

“我既不恨你,何来原谅一说?回去吧,新娘子还在等你。”朱唇颤动了几下,苏欢颜轻轻回应。

身后的肖何逊的面上已是阴翳重重,他忽然明白过来他与苏欢颜之间,只剩他一人苦苦纠缠。当初错一步,如今已是无法挽回。

还在思量之际,却听道苏欢颜惊叫:“啊!”

苏欢颜下意识的退后,肖何逊一个箭步挡在苏欢颜面前,厉声问道:“你们是何人?”

这一群黑衣也行打扮的人不答反问,“你就是苏欢颜吧?”果真是和画像上一样,生的艳美绝伦。

“你们要做什么?”苏欢颜看向方才问话的人。

“取命、”眼神变得狠厉。

说罢,几人齐齐亮剑,直杀过去。

首当其冲的一人反被肖何逊夺下手中的剑,肖何逊用剑当下几人的凌厉攻势,霎时便和几人同时招架起来。

因为要护着苏欢颜,肖何逊只守不攻。终是寡不敌众。肖何逊干脆拉过苏欢颜,奔向府邸外。

黑衣人们也追着到门外。

肖何逊却忽然对着后巷大喝一声:“阿四,去叫官兵来。”

顿时后巷内便跑出几人,看到眼前景象先是一愣而后便转身快跑去找官兵。

黑衣人们没想到后巷还有人,一迟疑,便已拦不下那几人。

“你们缠住他,我杀苏欢颜。”似是头目大声命令道。

眼看来不及接住那突如其来刺向苏欢颜的剑,肖何逊愣是冲过去用臂膀抵了那一剑,霎时,血从肖何逊肩上留下,混在大红喜袍上,顿时喜袍色泽暗了一大片。

肖何逊哑声对着苏欢颜说道:“快走。”

苏欢颜却只摇了摇头。

巡视的官兵闻讯而来,为首的黑衣人大声喝道:“走。”却被阿四他们带着的人从四面包围住。

待黑衣人被官兵抓住带回府衙,肖何逊才放松警惕一笑,唇角却苍白无力。

苏欢颜赶忙撕下衣角为肖何逊包扎起来,“对不起。”阿四见状赶忙跑到肖何逊身边,扶起他,“少爷,我送你回去。”

深深望了苏欢颜一眼,肖何逊轻轻点头。

独留苏欢颜看着稍稍伛偻着背的肖何逊消失在眼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