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生欢颜

第46章:坐我的马

生生欢颜 欢顔 1221 2013-09-20 13:16:57

  都道是天有不测风云,侯佑璟与苏欢颜正聊着,一道闪电裂空而过,令他们身处的破庙亮了一亮。

风雨欲来。

“真是变幻莫测的天。”苏欢颜的声音响起。

侯佑璟抬眼望去,四下无人,静悄悄的,远处只剩下一片朦胧。

“是呢,若这雨下的大了,明天山路必定难行。”

“别担心明日了,现下还有地可待,有火取暖,已是满足了。”说话时,苏欢颜脸上都漾着满足的神色。

“这倒是。那咱们接着聊。”

闲聊了其他,侯佑璟聪明的避开往事的话题。直到后来,苏欢颜耐不住困意,方倒头睡了去。

侯佑璟见状,便给她披了包袱中备着的外衣,自己则没有入眠,而是走到破庙门口处。

此时雨势已渐小,雨丝飘散,侯佑璟望着眼前的朦胧山色,不知不觉间竟陷入回忆。

记忆中也是这样一个飘着小雨的天气。

那时候的他,还身处京城东边那个小县里。

他漫无目的在街上闲逛,转角便看见了她和另外一位男子在一起。朦胧的天,甚至一瞬间以为是自己花了眼。

她似乎没有看见侯佑璟,低笑闲谈间与同行的男子便从他面前走过去。

然后他选择了转身离开,不曾叫住她,任由她的身影消失在烟雨中。

甚至在之后的数次会面时,他都不曾开过口问过这件事。

直至有一天,巫山云雨后,她轻轻开口问:“那日你看见了,对么?”

听闻甚至有些微愣,而后侯佑璟淡然开口回道:“恩。”

明明心里有疑问,却就是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

反倒是她解释道:“那是我一位故人而已。”却也没有再多的解释。

自此之后,谁都没有再提起那件事,她不说,他也不问。

忽而一阵冷风刮过,将侯佑璟拉回现实。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

回首望了望正在睡梦中的苏欢颜,也不知是不是先前与她那般对话竟勾起了对往事的怀想,暗自轻叹,转身进了破庙,坐回火堆旁,闭上了眼。

晨色初起的时候,苏欢颜便醒了。

本想让侯佑璟再睡会,岂知他向来浅眠,听到动静便也睁开了眼。

“醒了?”侯佑璟问。

“恩。既然都醒了,可以早些赶路。”

侯佑璟却笑着摇了摇头,“不急。吃些干粮再赶路也来得及。”话落,便拿过包袱递给苏欢颜。

侯佑璟事事都以苏欢颜为先,不免让她心存感动。

“你昨晚何时睡的?”看着侯佑璟眼下青青的,似乎睡的并不久。

“你睡之后过了会吧,看了会雨。”

苏欢颜也没有再追问,反倒是乖乖开始吃干粮,还分了一半递给侯佑璟。

吃罢,侯佑璟像是想起什么的似的问:“你的脚好些没?”

苏欢颜一笑,“肯定好了。”说罢便起身,谁料刚起来便吃痛,竟又站不稳倒了下去,亏得侯佑璟及时扶住。

扶住苏欢颜坐下,侯佑璟道:“给我瞧瞧。”有不容拒绝的语气。

苏欢颜怯生生伸出脚。

这一看才发现脚已经肿了,似是崴了脚伤了胫骨。

“这么严重,竟然说没事。你这几日怕是都行动不便了。”侯佑璟不免责怪道,语气里却还透着心疼。

还未等苏欢颜开口,侯佑璟又接着说道:“等会骑马我带着你,坐我的马。”

苏欢颜启唇:“这......那我那匹马怎么办?”

“你自己伤成这样,倒还有空关心马。别人日夜赶路累死的马不计其数,今日这马也只能丢在这了。”

苏欢颜寻思着侯佑璟所说不无道理,无法反驳,便也默然同意了。

所谓的无能为力,便也不过如此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