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生欢颜

第55章:刺绣

生生欢颜 欢顔 1135 2013-09-24 17:56:40

  傍晚时分,侯佑璟便与苏欢颜抵达了京城,朝着沈子君的住宅而去。

夜凉如水,庭院深深。

沈子君独自坐在烛火前绣着什么东西,一针一线都极其认真专注。

人世果然世事难料,上次返乡竟巧遇了幼时的青梅竹马。两人本就从小郎情妾意,她也早芳心暗许,只不过后来搬到京城便也断了联系。这一次回去便叫是再续前缘了。

从前觉得异地相恋两头难,真放在自己身上,倒也不觉得辛苦了,这些时日来保持着书信联系,心头到也觉得甜蜜。

过了晚宴阁的晚宴便回去一趟,把这亲手绣的礼物交给他,见见所思之人。

想到明日的晚宴之事,心里头忽然觉着有些郁闷。阮娘特意请了苏欢颜去献舞,对于自己,反倒是苏欢颜之前来相邀说要共舞一曲,心里头不免有些不甘心。

“嘶。”想得出神,一不小心竟被针生生扎了下,顿时指尖渗出血来。

沈子君心下一紧,都道是见血不吉利,看着鲜红的血,有些慌乱起来。

“子君。”忽地一道声音传来。

沈子君抬首望去,竟是苏欢颜和侯佑璟一道而来。

赶忙吸了吸指尖,擦去血,迎上去:“欢颜,佑璟表哥。”

侯佑璟半嗔怪道:“平日里都教导你要小心谨慎,方才是不是又被针扎到了?给我瞧瞧碍不碍事。”

这一说,苏欢颜和沈子君都一怔,苏欢颜方才只欣喜见到好姐妹,竟都没注意到沈子君刚才擦血的动作。

沈子君倒是摆摆手,含笑道:“不碍事。你们瞧,血都止了。”说罢,伸出手来,苏欢颜和侯佑璟才放心下来。

“你们刚赶路回来,怎么不好好休息,跑到我这儿来了?”沈子君问道。

侯佑璟才简要的把来意说明。

听罢,沈子君暗暗惊讶,道:“那欢颜你就住在我这儿吧,这样我们都放心。”

“那先谢谢子君你了。”

“跟我还这厢客气的。”

侯佑璟瞧见事情确定下来,便道:“你们聊着,好生休息,我先回府了。明日晚宴前来接你们。”

两人同时颔首。

侯佑璟才走,苏欢颜瞥见沈子君身旁的针线,还有那未完成的刺绣上鸳鸯戏水的图样,笑道:“这鸳鸯戏水是要绣给你那青梅竹马的?”

沈子君脸上泛起红晕:“都猜到了还问我,这是取笑我呢。”

苏欢颜笑着摇了摇头,“绣的真好看。我就做不来这些,尤其是弄不懂这刺绣。”

沈子君有些得意的笑了,“我啊,打小就做这些,尤其这刺绣还得到过佑璟表哥的赞赏呢。”

听到她提起侯佑璟,苏欢颜面上竟泛起一丝柔和,“那以后若是我要刺绣,也跟你讨一个来。

“那要看欢颜你要送谁了。”沈子君打趣道。虽不知佑璟表哥心里头对苏欢颜是何意,也看得出他待苏欢颜是极不同的,之前收到邵卓峰的书信便马不停蹄往苏欢颜家乡赶,她分明在侯佑璟的脸上看到了深深的担忧。

苏欢颜听着沈子君的话,眸子深深垂下去,回望灯如花,未语人先羞。

“到时候若有了可送之人,定告诉你。”苏欢颜回道。

“好。时候不早了,我带你去房里休息吧。”说罢领着苏欢颜朝客房而去。

这一夜便也这么结束了。只是每个人都不知道明日等待她们的各自命运是如何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