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生欢颜

第63章:楼心月献曲

生生欢颜 欢顔 2264 2013-09-29 17:33:29

  如雁唱罢,掌声四起,曲调一换,便又开嗓了。

园林晴昼春谁主。暖律潜催,幽谷暄和,黄鹂翩翩,乍迁芳树。

观露湿缕金衣,叶映如簧语。晓来枝上绵蛮,似把芳心、深意低诉。

无据乍出暖烟来,又趁游蜂去。恣狂踪迹,两两相呼,终朝雾吟风舞。

当上苑柳农时,别馆花深处,此际海燕偏饶,都把韶光与。

如雁嗓音本就清亮,不似江南女子的柔柔弱弱,虽不娇媚,却如清泉,让人听了直觉甘冽清爽。

自然也是获得了如潮掌声,阮娘站在一旁观看,满意的笑了。很显然,让如雁开场收到了预期的效果。

随之出场的便是楼心月,没有展示绝佳的舞姿,反倒是柔柔欠身便坐到琴前,在众人期待中挑拨琴弦开始弹起来。玉指在琴上拨动,十分流畅。婉转而层层泛着涟漪的乐音缓缓流出,起弦便风雅,券券而来,似是在描绘一幅山水人家,又像是奏了一曲白头韶华。楼心月今日着装本就淡雅,一头黑发绾成高高的美人髻,配着这乐曲,往日的美竟又多出几分迷离出尘的意味,让人沉醉。

姚旬尘也在这曲子里失了神,并不是因为楼心月的美,而是乐曲里那种淡淡的美好让他想到了苏欢颜。

苏欢颜在他姚旬尘的眼里就意味着美好,自从与她相识,日子便越来越有趣。有时候,她的身影会模糊成另外一个身影,同样的简单美好,能让他同样感到窝心暖意。亦同样地不会刻意讨他欢喜,却偏得他心,不似其他女子们。想着不自主看了身旁裴珺研一眼,该找个机会与太子上上帮他把这门婚事退了。裴珺研偏不是别家大家闺秀,偏是皇帝最心腹的宰相之女,如何能令皇帝收回成命是个难题,已令他愁了好些日子。太子素来与他交情甚好,应该会帮到他,只是他也不知为何自己迟迟没有进宫找太子表明此事,是因为不确定苏欢颜是否值得自己冒险么?亦或是其他?无奈轻轻叹气,姚旬尘又回归楼心月的琴曲中。

裴珺研却被姚旬尘那一眼看的慌张起来。本来今日看见苏欢颜出现便已慌了神,半个月不见,她依旧那般美丽动人,不免令她嫉妒。那些杀手不知所踪而苏欢颜亦毫发无损,最令裴珺研气氛的是姚旬尘依旧那般柔情对苏欢颜,那些都是不曾给过自己的温柔。

正慌神间,听得姚旬尘忽然开口:“珺研,晚宴结束后我叫辆轿子先送你回去吧。”没有让王府派马车来接,姚旬尘本意便是想晚宴结束后去找苏欢颜见上一面。

裴珺研闻言心下更加恐慌,直觉告诉她姚旬尘让自己先回去是想要去见苏欢颜,她不能让他们见面。不知该怎么阻止,却还是故作镇定地娇柔开口:“那王爷你呢?”

“我还有点事。”姚旬尘忽然眼神犀利,却是一贯温柔的声音。

裴珺研怔怔地看着姚旬尘,脑海里却快速旋转着想要想出应对之策。

姚旬尘拿起桌上的茶杯眯眸思忖般望着裴珺研问道:“怎么面色这么不好?”说罢,轻轻抿了口茶水。

裴珺研闻言面容又失色几分,却心生一计,低柔开口道:“也不知怎么了,这几日头疼的厉害,今日好像一直略感不适,也不知是不是这头痛的原因。”

“要不早些回去休息?”语气温柔的好听,却瞧不出他眸子中有任何情绪。

“珺研想陪王爷将这晚宴看结束了。上次阮娘不是提过欢颜妹妹今日要献舞嘛,我也想瞧瞧欢颜妹妹的曼妙舞姿。”

裴珺研一反常态,甚至对苏欢颜称呼都热切起来,令姚旬尘有些吃惊,

“那好,若是觉得不舒服便与我说。”姚旬尘眸忠闪过一丝耐人寻味。

裴珺研暗自舒了一口气,轻轻颔首。

台下这厢不过片刻的事情,台上已换了另一曲。

精彩的表演一出接一出,来宾个个叫好。

众人意犹未尽之时,阮娘忽然现身出现在舞台上。本就是极美艳的人,今日着了红缎裹胸和同色凤尾裙,外披红色纱衣,顾盼之间娇艳动人,勾人心魄。

盈盈欠身便开口道:“不知方才那些表演,诸位还喜欢否?”

靠前的都是六部官员以及王爷们,个个只是面带笑容却未答话,倒是其他坐席的宾客们纷纷叫好回应。

“那么咱们先做歇息,让后面的姑娘们好生准备着。诸位可以自行交谈着,半个时辰后表演继续。”说罢莲步轻移便退了下去。

台上倒是留了几位女子弹琴,想必是阮娘安排的。

众人也不恼,倒是很满意阮娘的安排。一直看表演总归要有些疲劳的,这半个时辰自行休息倒也是乐事一桩。

平日里那些常来的闲然自得的交谈起来,觥筹交错间,挽玥阁又热闹起来。

侯佑璟本意想与其他官员们熟络一下,此番却走到了姚旬尘身旁。

“姚王爷。”侯佑璟淡然开口,他的声音冷冽沉静,不带一丝情绪。

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对视的那一瞬间,分明有微妙的敌意夹在两人中间。

“好久不见了,候王爷。”姚旬尘幽黑的双眸看着侯佑璟,轻轻作答。

“没想到今日姚王爷也来了,阮娘还真是用心了。”说的清浅随意。

姚旬尘却是一愣,言外之意似乎是想知道自己为何而来。虽不知侯佑璟与苏欢颜是何交集,但今日她与侯佑璟一同而来,想必两人关系不浅。

“我去年也来过,候王爷你久离京城,怕是不知道。而且我也想来瞧瞧欢颜姑娘的表演。”

裴珺研在一旁听得两人你来我往的说话,虽不明其中深意,却总觉得两人之间暗潮汹涌。

侯佑璟双眸中瞳色更加清淡,“欢颜姑娘倒是常与我提起你呢,想来你们还真是交情匪浅。”

碍于裴珺研在身边,姚旬尘只是淡淡回道:“我与欢颜姑娘一见如故,交情自然深厚。”

“那我也算是幸运,说来也算与欢颜姑娘有几分薄缘。”侯佑璟一直都是淡然说话,觉不出一丝起伏。

姚旬尘却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压。

“那等会我们可都要好生欣赏欢颜姑娘的表演,为她捧场了。”说这话时,姚旬尘心里却有微微醋意。

下一刻侯佑璟便淡淡开口:“那不打扰姚王爷了,我去与其他王爷们叙叙旧。”说罢便回到自己那桌,与其他同宗的王爷们闲谈起来。

姚旬尘脸色却凝重了几分,侯佑璟方才的话对自己似乎有所暗示,但是又无法明了。暗自忖思了好一会,回过神来,侯佑璟已不见踪迹。姚旬尘无暇顾及,便也不再多想下去,只是默然又喝了好些茶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