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生欢颜

第75章:小姐,这次是要怎么对付苏欢颜?

生生欢颜 欢顔 1420 2013-10-05 17:09:32

  裴珺研独自沉思了好一会,才返回到自己房中。

吩咐丫鬟们在门外候着,裴珺研从衣橱内取出画像,画上的人正是苏欢颜。

裴珺研仔细端详着画里的人,心底不禁暗暗嫉妒起来。

苏欢颜的美是她得不到的,那么姚旬尘的爱便不能再让苏欢颜得了去。

周子轩的法子未免卑鄙了点,但是也由不得裴珺研选,眼前这情势她也只能孤注一掷了。

收敛了心神,裴珺研对着门外道:“小怜,你进来。”

语罢,一个丫鬟便赶忙走了进来,原是那送信纸被斥责的丫鬟,听到小姐唤自己,哆哆嗦嗦进了房,低着头,等着裴珺研再次开口。

裴珺研看着小怜,却并未开口。

小怜抬首迎上裴珺研的目光,心里竟忍不住颤抖起来。

这小怜其实是个聪慧的丫头,平日里很得裴珺研的欢心。只是今日惹了裴珺研生气,这厢又被裴珺研单独叫进来,忍不住也害怕起来。

裴珺研却忽然从首饰盒中取出一支簪子,笑道:“把这幅画与簪子交给上次让你去找的那个人,让他办件事。”

小怜接过画和簪子,问道:“小姐,这次是要怎么对付苏欢颜?”上次也是她去办的,自然知道此事与苏欢颜有关系。

“让他派几个人明日跟着王爷他们的船一道去杭州。待苏欢颜落单时,便擒住她送到杭州最大的客栈的天字一号房,把人交给一位叫周子轩的男子便可。”

裴珺研的眼神忽然厉了几分,又道:“可记住了?”

小怜连连点头,回道:“恩,都记清楚了。”

裴珺研摆了摆手,“那快去吧。”

小怜转身走了几步,正欲推开门,门却被推开了,看到眼前人,吓得退了一步,拜道:“老爷。”

裴珺研这才偏过头,看到裴耀宗的出现也着实一惊,唤道:“爹。”

裴耀宗却是皱起两道眉,对着小怜道:“手里拿的什么?”

小怜慌得不敢开口,裴珺研赶忙迎上来,娇嗔道:“爹,这是女儿让小怜拿去典当的,都是无用的东西。”

“还骗我,方才我在门外可是听得一清二楚。”裴耀宗的面上已有了怒意。

裴珺研闻言身形一怔,也不知如何开口。

“研儿,爹早和你说过别惹是生非,你何时变得这么凶狠?”裴耀宗半是斥责半是心疼的说道。

裴珺研却是一撅嘴,索性坦言道:“那苏欢颜碍着我和旬尘,我只不过是想让她离旬尘远点。”

“苏欢颜?”裴耀宗重复了一遍裴珺研提到的名字,眉心微蹙。

裴珺研略一点头,道:“对,就是她,旬尘现在的心思全在她身上了,女儿多委屈。”

裴耀宗却像是没有听到自家女儿的话,偏过头对着小怜道:“这是不是苏欢颜的画像?拿给我看。”方才进来便瞧见一卷宣纸,加之所听到的对话,想来小怜手里拿着的便是苏欢颜的画像。

小怜自然不敢违背裴耀宗的意思,便将宣纸递给了他。

裴耀宗展开一看,竟是愣住了。这眉,这眼,都分明是与那人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像是受到了什么震惊,裴耀宗忽然怒斥道:“不可以伤害这个人。”

裴珺研只觉着不可理喻,又讶异又愤恼的望着裴耀宗,问道:“爹,她会抢走旬尘的。你怎么帮别人,不帮女儿?”

裴耀宗完全不理会裴珺研的愤怒,又是严厉说道:“我说了,不准伤害她。”

“爹。”裴珺研这一声,几乎是怒吼了。

“从现在起,小姐禁足。没有我的允许,你们和小姐都不准离开这个府邸。”握着画像,裴耀宗说完这句话便甩袖离开了裴珺研的房间。

裴珺研气的只能对着小怜发泄,“滚出去。”

“那这簪子?”小怜试探性的问道。

“还管什么簪子,给我扔了。快滚出去。”

小怜平白遭了骂,怕裴珺研再发火,赶忙退出房间。

房内独剩裴珺研心头怒火难消地待在房内,于是又将能拿得起手里的东西都摔了以作泄愤,即使如此,仍是平息不了火烧火燎的心情。她怎样也无法明白,为何自己的亲爹竟然要帮着那苏欢颜。念及此,又在心里狠狠的痛恨了一番苏欢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