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生欢颜

第76章:爹保证你一定会是旬尘的正王妃

生生欢颜 欢顔 2000 2013-10-06 16:44:07

  裴珺研这一气便干脆赌气绝食,让她的娘亲心疼的不行,翌日一大早便拉住正欲去进宫的裴耀宗。

“老爷,研儿昨日到现在都没有吃东西,你这做爹的不心疼,我这做娘的可舍不得。”说罢,眼眶竟是湿了。

裴耀宗微微皱眉,却没有说话。

“到底是为了什么你们要闹得这么僵?”裴氏复又开口问道。

“研儿她平日里胡闹也就算了,这次竟然......”说到一半却没有说下去,只是面上一脸愠怒。

“再怎样,她也是你女儿啊。我昨日怎么劝她都不肯进食,你这做爹的就不能让一步?”

裴耀宗的脸竟是又阴沉了几分,片刻才道:“我去看看她。”

原本昨日从裴珺研房内出来后,裴耀宗心头就像是堵了快石头,思来想去都不知进宫之后要不要向皇帝说明一切。眼前女儿又与自己赌气,更是让他心头烦躁。

待走到裴珺研房前,迟疑了好一会才推门进去。

裴珺研早已起来了,或许是一夜无眠。此时坐在梳妆镜前,脸色因为绝食有几分苍白。

裴耀宗看了不免心疼,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好生好气开口唤道:“研儿。”

裴珺研没有回头,方才在镜中便看见了,却仍是难消气愤,不想回应。

“研儿,昨日是爹的口气重了。但是你也不该有那般害人的心。”裴耀宗复又开口。

“今日他们便走了,我纵使有那个心也害不了她了。”

“研儿,你.....”裴耀宗被裴珺研的气话咯的一时气结。

裴珺研回过头望着裴耀宗,两人就这么沉默无言以对。

半响,裴耀宗才缓缓开口道:“研儿,我知道你是因为旬尘。即使你今日除得了一个,他日你能阻止旬尘他纳妾么?”

裴珺研原本黯淡的脸,瞬间又晦暗了几分。

裴耀宗兀自接着说了下去:“研儿,你以后做了北辰王府的女主人就该有女主人的样子,你避免不了旬尘还会有其他的女人,做正王妃的就该包容,这是你逃不了的命。”

“可是有她苏欢颜在,也许旬尘娶得正王妃就不会是我了。”裴耀宗的话她也明白,她可以忍受姚旬尘有别的女人,可是不能容许其他女人抢走她正王妃的地位。姚旬尘对苏欢颜的情意她都看在眼里,想起来都让她心阵阵生疼。她直觉预感到苏欢颜对于她的威胁性,所以她不惜一切也想要除去苏欢颜。

裴耀宗看着自己的女儿眼眶都红了,便道:“爹保证你一定会是旬尘的正王妃。不过,你也要向爹保证,你今后不可以伤害苏欢颜,能不能做到?”裴耀宗做了决定,他要将一个秘密守在心里,用它来换取裴珺研的幸福。

“为什么?”裴珺研腾的站起来,身体因为虚弱有些站不稳。

裴耀宗面色更加阴沉,缓了缓才道:“爹说到便能做到,不会骗你。你只需要告诉我能不能做到?”

半响的沉默。

“恩。”裴珺研咬着牙,终是点了头。只是她能成为姚旬尘的正王妃,她愿意用一切代价。

裴耀宗也终是舒然而笑,道:“那去吃早点吧。”

裴珺研轻轻颔首,便跟着裴耀宗走出闺房。

一上午的时光眨眼即逝。

苏欢颜收拾好行装,便出了府邸。

谁料一出门却看见一身石蓝色衣着的姚旬尘等在沈府门前。

姚旬尘负手而立,静静凝视着苏欢颜,唇际忽然掠过一丝笑,明眸隐隐泛起温润如水的柔情蜜意。

苏欢颜走到姚旬尘的面前,轻启朱唇,问道:“你怎么在这?”

“我来接你。魏威的父母亲来了,他要陪着他们,便不去杭州了。”姚旬尘说话的时候还是深情看着苏欢颜。

“啊?”苏欢颜略一吃惊。

“所以,便是我与你,两人去杭州。”姚旬尘眼中闪过一丝狡黠。

苏欢颜忽然有些懊悔,若是早知道这般,定不会让周子轩同行了。不知等会该如何解释了。

苏欢颜有些尴尬地开口,“若是多一个人与我们同行,你介意么?”

姚旬尘闻言面色一沉,“还有谁?”

“只是我一位朋友,说是要去杭州探望亲戚,前几日跟我说想要同行做个伴,我便答应了。”

姚旬尘微一皱眉,沉吟了一声,“哦?”

苏欢颜立马垂下眼眸,不敢去看姚旬尘的眼,轻轻回应道:“就是如此而已。”

姚旬尘忽地一笑,只是这笑里掺杂了其他东西,苏欢颜却并未发现,只觉着他的声音不同于寻常,她听到姚旬尘回道:“既然答应了,便一起吧。”

说罢复又对着苏欢颜开口,道:“走吧。”

苏欢颜应了声,便跟着姚旬尘的脚步朝着渡口方向而去。

若是让很多年后知道真相的苏欢颜选,她一定会拒绝周子轩同行的要求。此时她并未预料到周子轩那一个看起来没有任何企图的理由会是一切毁灭的开端。用沈子君之后说苏欢颜的话来说,就是太没有防人之心——尽管苏欢颜答应也因为一丝丝试探姚旬尘的想法。

待苏欢颜和姚旬尘走到渡口的时候,周子轩早就在那候着了。

看到苏欢颜,周子轩心内一阵狂喜,却在看见姚旬尘的时候,心里又黯淡了下去。

果真是声名远扬的姚王爷,风度翩翩,风流气质自然流露,浑然天成的美貌让人几乎移不开视线。

“这位就是你朋友?”开口的声音更是好听迷人。

苏欢颜还未回答,周子轩便欠身答道:“在下周子轩,见过姚王爷。”

“周公子不必如此客气,出门在外,唤我姚公子即可。”

周子轩微微颔首。

“那咱们上船吧。”姚旬尘说道。

说罢,三人便一同上了船。

很多年以后,苏欢颜才明了她踏上船那一刻心内的不安是为什么。她总是忍不住会想,若是她单独与姚旬尘去这一趟杭州,那么她与姚旬尘是不是就有再多些相爱的时间,他们之间是不是就会是不一样的结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