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生欢颜

第69章:陈修

生生欢颜 欢顔 1319 2013-10-02 17:23:36

  没几日,沈子君便回来了,只是身边多了一人。

正是合欢花开的正盛的时候,沈子君的府邸里栽种的合欢树开满了一片一片的粉红,似含羞的少女绽开的红唇,又如腼腆的新娘潮出的红晕。

苏欢颜便是这时候见到了沈子君和她身边的男子。

那是苏欢颜第一次看见陈修,长眉若柳,身如玉树,深邃的眸子显得狂野不拘。面若书生般秀气,却分明透着桀骜。虽是个颜如宋玉的男子,苏欢颜对陈修却是没有多大欣赏与好感。

于是只是客气的问道:“子君,这位是?”

“这就是我与你提起过的那位同乡。这次回乡,正巧碰见了。他正好要进京城参加秋闱考试,所以便与我一道回来了。”沈子君解释道。

说罢,身旁的陈修向着苏欢颜道:“在下陈修,见过姑娘。”

苏欢颜温笑回应,“陈公子有礼了。不知公子可找到住宿之处了?”

本想着若是陈修还未有着落之处,便将红颜阁那地方告诉他好让他有个好的环境温书,却不料沈子君突然开口,说道:“不用找,就住这里。反正这府邸空的很,不差房间的。”

苏欢颜闻言一惊,拉过沈子君,轻声耳语道:“你留他在此,也不怕旁人闲话了去?”虽是开明之人,身为女子,终归还是要顾虑一些的。

沈子君却是笑道:“我是什么性子,你又不是不知,不过是故人之交而已。何况他一路对我照顾有加,我这也算是尽我一点谢意,住在别处可是要耗好些银两的。”

苏欢颜便也浅笑回道:“好吧,那便这样吧。”

陈修便在沈子君府邸落了脚,沈子君特意收拾出一间雅致的屋子来,苏欢颜帮着也忙了好一会。

待到与沈子君独处时,苏欢颜才拉着她坐下说说话。

“子君,你这次回去可是去看那谁了?”方才碍着陈修在,不便聊些女儿家的事情。

“嗯。不过也只见了一面。”

苏欢颜听闻疑惑问道:“怎么会?除去这路程,你也在那儿呆了几天的。”

沈子君的脸上迅速闪过一丝忧虑,一面出神的想,一面回答着苏欢颜的问题,“我也不知,许是他家里事忙。只是这次回去总觉着他对我瞒着些什么事情,我这一路回来总有隐隐不好的预感。”沈子君怎么也弄不明白,为何那个在信里对自己牵肠挂肚的男子却在见到她的时候除了迟疑的开心,还带有隐忍的慌张。

“是不是你多虑了?”

沈子君愣了愣,苦笑,道:“欢颜,你记不得记得你回来那日我刺绣伤了手?都道是见血不吉利,我总感觉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苏欢颜思量了片刻,却是浅笑安慰道:“别迷信这些天数命理之类的,那刺绣本就容易伤着手,别多往坏处去想。”年少偏执,不信命数,奈何四年后的苏欢颜不得不承认,太多事由不得自己,能做的便是尽人事听天命罢了。

“对了,说到这个,那个刺绣可是送了他?”苏欢颜笑盈盈问道。

闻言沈子君竟低垂下头,脸上的羞涩尽入苏欢颜之眼,听着她低柔婉转答道:“嗯。”

这个模样的沈子君让苏欢颜记了好些年,此后回忆起沈子君,每每都是想起这个时候的她的样子。也许这个时候的沈子君爱的并未多深,却纯粹,许是她自己经年以后都忆不起自己还有这般姿态的时候。

闲聊了几句,苏欢颜便回房了。

晚膳的时候三人才重新聚在一起,席间与陈修并无过多交谈,苏欢颜本以为是彼此刚认识有些生疏的原因,此后才知陈修在沈子君的朋友面前总是没有太多话的。

只是入夜回房的时候,苏欢颜分明瞧见沈子君与陈修在合欢树下谈笑有声,似乎全然没有了白日里的担忧抑郁。

合欢树叶昼开夜合,此厢叶卷花开,艳眼又惊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