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生欢颜

第79章:子君与陈修

生生欢颜 欢顔 1365 2013-10-08 17:35:30

  京城里却也不平静。

苏欢颜走的那日沈子君收到家乡意中人写来的一纸书信。

满心欢喜的打开,怎料看罢竟是不知心中是何滋味。像是种种情绪堵在心口,无法释放。

陈修在一旁看着沈子君欣喜的面容转为悲愤,面有忧色开口道:“子君,怎么了?”

沈子君握着信迟迟未开口,呆呆愣在那里。

陈修拿过信,看罢面色也阴沉下来。

他挑起好看的眉,“他既然如此,你何必为他过多伤心?”

沈子君像是没有听见陈修的话,仍是沉默不语。

陈修无奈,干脆在沈子君身边坐下,静默不语陪着她。

半响,沈子君终是开口,语气里有不甘心也有淡淡的疲倦,“他不是说爱我的么?为何转眼又与别家的女子好上了?”

“信里说是母命难违。”

原来这信是写来分手的。毕竟异地相恋,两地相思太难熬,最终情郎选择了与同乡女子在一起。只不过是耐不住寂寞还是抵抗不过母亲的安排,不得而知。

沈子君冷笑了声,若然她没有猜错,上次她回去的时候他便与那女子在一起了,明明是背叛在先,却非要用一个好的借口来粉饰。

“不过是骗人骗己的理由罢了,那女子胜于我的便是我不能随时伴在他身边而已。”沈子君淡淡陈述着,像是说的不过是别人的事情而已。

沈子君向来也是个理性的人,也许陷在爱恋里头的时候还会盲目,但是一旦接受了现实,便成了冷眼旁观者。彼时爱的也没有深入骨髓,心有不甘也不曾动过回乡当面问个究竟的念头,只是将信撕碎,算是悼念了这段情,也发泄了心头的羞愤。

年少最初的爱恋不过就是如此,开始的容易,结束的也简单。

陈修不动声色地看着沈子君,想了想说:“今日别亲自下厨了,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沈子君略有诧异的望着陈修,却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这一招果然奏效,许是两人口味本就接近,陈修带沈子君吃的酒楼完全符合她的口味,胃填饱了,心就没有多空了。

夏日的雨来的急促,这厢沈子君与陈修刚走出酒楼,豆大的雨便打了下来。

两人只好躲到一处屋檐下避避雨。

雨势小了些,雨在空中轻轻柔柔绕成线,织成一片网,似是要网住谁的心。

不知哪里来的兴致,沈子君忽然提议道:“不躲这雨了,可好?”

沈子君眨巴着眼望着陈修,孩子气一瞬间冒了出来。

陈修微微一怔,这个风度翩翩的公子心里头居然滋生一种想要宠溺的情绪,眉眼溢出笑,在沈子君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便拉住了她的手,奔向绵绵细雨中。

那句柔情的“好”在两人奔跑的同时也消散在雨中。

两个人就这么漫无目的随性在雨里一路奔跑,不问目的地在哪儿。直到累了,方才停下脚步。

这般理性的沈子君自然预想不到有一日,自己会这样任由一个不是情郎的男子牵住自己的手,在雨里奔跑放肆。

她看向迷离烟雨中的陈修,看到他面上淡淡的柔和,她忽然觉得很开心很满足,凑近他,在他耳畔轻轻落下一句“谢谢。”

他们靠的如此近,彼此可闻见呼吸声。沈子君的右手还被牵在陈修的左手里。

陈修本要松开,听到沈子君这般说,情不自禁握上她另一只手,柔柔裹在自己右手掌心中。

眼底带笑,似要望到沈子君的心里头去,柔声开口:“子君,以后让我来照顾你,可好?”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沈子君有些无法防备。就像雨来的猝不及防,落下来却是轻轻柔柔、叫人喜欢这突然。

雨轻轻落在肩头,周边一切似乎都静了下去,只闻得见陈修方才的话。

陈修低头看她,似乎在等待着她的回答。

沈子君也垂下头,终是轻轻颔首,“好。”

许是这日的雨太过迷离,连心也迷离起来,沈子君难以抑制心头想要答应的冲动,终是随心感性了一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